大湖新传奇

Tibet Geographic - - Collection 博博物物 - 撰文 /马丽华 供图 /王君波

二三十年前,当我有机会在西藏走来走去的时候,每每热心于搜集各地“神谱”,尤其对山啊湖的拟人神话陶醉其中,有闻必录。近些年来依然热心且有闻必录,不过却是另外的话题内容了——前者浪漫可以进入文化史,后者严谨可以进入自然史,这是因为有机会接触到另一拨人,从事湖泊研究的专家们。

朱立平研究员从做研究生开始,就赶上了青藏科考“末班车”,在西昆仑考察中打下甜水海第一钻,继而转战西藏南部的沉错,面向高原湖泊迄已三十年;当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2003年成立,他把团队从地理资源所带了进来,从此将西藏全区范围内的大小湖泊纳入视野。几年前,他的大弟子王君波博士向我出示了一份清单,上列青藏所已经和正在进行定点研究的西藏湖泊主要有:藏南地区沉错、普莫雍错、羊卓雍错;藏西南的玛旁雍错、班公错;藏东南的然乌湖、莽错;藏北高原的纳木错、色林错、当惹雍错、许如错、扎日南木错,等等。

不仅在地理方位上有代表性,但凡对西藏有些了解的人,是不是从中看到了闪闪发光的名字,并且无一例外的高颜值?没错,几乎全都是当今上镜率颇高的著名景点。 玛旁雍错时隔百年的两度测量

素享“第一神湖”盛名的玛旁雍错,在阿里地区普兰县境内,与冈底斯西部高峰冈仁波齐结伴,早在史前就被本土宗教赋予了神格。向之膜拜的还有古印度人,以梵语唱诵的《吠陀》中,它俩名叫玛那沙湖和凯拉斯山,且因是大神湿婆的道场而被奉为“神圣中的最神圣”。所以它们最先成为苯教和印度教的神圣之地,佛教和耆那教诸教派加入膜拜行列,是后来的事情。而最早对于玛旁雍错进行科学探察描述者,是瑞典人斯文·赫定,这位著名的探险家在1907年7月27日夜晚和8月7日的白天,两次驾船进湖,用绳测方法完成了一项壮举:测量了该湖的最大水深。他在《亚洲 腹地旅行记》中记录了这一过程,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这样一个场面:湖面风浪骤起,牛皮小船像“核桃壳一样”被颠上抛下……

此后整整百年,无人再做相同的尝试,即便1976年青藏科考队阿里分队来过,考察了地形地貌,检测了水质水温以及湖水的各项理化指标,但是未能测深。待撰写《西藏河流与湖泊》时,沿用的仍

是81.8米的赫氏数据,据此估算总水量为200亿立方米,结论为:玛旁雍错是全世界高海拔地区容积最大的淡水湖。

整整百年过后,2009年夏季,朱立平团队把帐篷扎在湖边,橡皮艇作业在湖面,以密集的调查测线,详细绘制了水下地形分布图。测得最大水深72.6米—百年间湖面下降9米之多!湖水相应减少,计算总水量为146亿立方米。

与水位下降有关,对比1976年青藏队数据,湖水矿化度和pH值升高,直接表现在盐度和碱度增加。在青藏高原大部地区迎来暖湿,尤其北部许多大湖都在扩容的近几十年间,阿里地区却仿佛置身事外,总体暖干,以至于这座第一神湖正在缓慢退缩中。

神湖侧畔是“鬼湖”——地质史上高湖面时期,拉昂错本与玛旁雍错同属一湖,只是随着干旱化进程,水量减少,方才一分为二,从此命运改变:尽管地质和气候条件相同,但是全不似神湖地理位置优越,能够接纳来自北部冈仁波齐的冰川融水和周边多条河流的注入;浅而封闭的拉昂错徒呼奈何,由于湖水太咸,人畜不能饮用,自古背上贬义的“鬼湖”之名,作为神湖反衬。当年赫氏仅对该湖引用传说写过描述性文字,而未曾下水实测。这一次一并解决:拉昂错最大深度49.03米。

高天阔地,雪山蓝湖,如此环境中的考察探索固然艰苦,何尝不是野外工作者独享的大美境界。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富含人文色彩的神湖开展工作,也有不便之处。仅有当地主管部门的许可是不够的,甚至连村长说了也不算数,一旦有转山转湖的朝圣者发出异议,尤其是看见船下水,难免上前阻拦:神湖岂能被惊扰!一旦碰到这样的局面,没什么好说的,理解,尊重,然后等待。王博士说,每当此时,只好停工。所以对玛旁雍错只进行过这一次考察测量,同时仅在水下打钻一次,取得浅岩芯一支。

测量当惹雍错水深的工作顺利多了,有当地政府部门和百姓配合协助,已经多次进行了考察 和采样,于北部最深湖区采集约11米的连续沉积物,在南部最深湖区获取3.8米岩芯,可以分别进行末次冰期最盛期(距今约2.3万年前后)及全新世环境变化研究。

当惹雍错是佛教时代以前本土宗教的圣湖,与紧邻的达尔果神山一道,迄今依然为苯教徒专一信奉。它位于藏北高原南缘,那曲地区尼玛县文部乡境内。除了湖光山色,当惹雍错一大看点,是保存最好最漂亮的湖岸线,一圈圈一层层,当年被有心人数出16级阶梯,最高处,距湖面已有200多米。迄今为止,没有发现比当惹雍错更深的湖泊,这一纪录不仅是西藏地区,青藏高原,乃至全中国,无出其右者— —实测结果,当惹雍错最大水深230米!

或者需要加一限定词:整体在中国的最深湖泊。这是因为长白山天池虽然比当惹雍错更深,但位于中朝之间,是两国间的界湖。

玛旁雍错等深线和采样点

拉昂错等深线图和采样点

当惹雍错等深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