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木错和色林错的扩张竞赛

Tibet Geographic - - Collection 博博物物 - 中德科学家在当惹雍错湖畔考察采样

同属神湖,纳木错的工作进展格外顺利,得益于青藏所在此建有工作站:“中国科学院纳木错多圈层综合观测研究站”,与县乡政府和牧区百姓建立起良好关系。所以自从2005年建站起,这里就成为冰川、湖泊和大气、土壤、生态诸学科的研究基地。朱立平团队从2005年到2007年,依次在纳木错东北岸、南岸和西北岸扎营,泛舟湖上,使用测深仪进行尽可能覆盖全湖的深度测量,绘出的等深线足有20条。一条条等深线环绕最深处呈不规则排列,向心而不太圆。这是由于湖底自成世界,犹如高原地表的镜像翻版:中心湖区水深大于95米(最大水深99米),并非峡谷,而是巨大又平坦的湖底平原;南北两侧水下坡度大,几成悬崖峭壁状;东西两侧坡度平缓,类似冲积扇— —纳木错湖盆是两千多万年前地质时代产物,随着念青唐古拉的崛起,断裂塌陷而成。

与其他神山圣湖的组合相同,纳木错与念青唐古拉结对,雄踞藏北高原南缘。由于交通方便,每年暖季里人潮不可谓不汹涌,是朝拜圣地、旅游胜地,科研方面,这一山一湖还是气候环境变化的指示器、风向标。近年来从这里传出的最大新闻是湖水上涨了,湖面扩大了。直观可见的是,原先湖中仅有三座小岛,现在增加了— —原有的两座陆连半岛,现已被湖水环绕,远离了湖岸。量化数据为:20世纪70年代以来,纳木错湖面海拔从4718米升至4725米,上升了或说加深了7米;面积从1920平方千米,扩至2000多平方千米。

不过,在这场扩张竞赛中,纳木错还是慢了一点点,只得把“西藏第一大湖”的桂冠让出,先前的“亚军”色林错跃居第一。色林错在当地传说中,与拉昂错一样是“鬼湖”,且是“威光映照的魔鬼湖”,相传为魔王堆阿穷的领地。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源自古老的二元论思想,神与魔或鬼必得相反相成;另一方面,难免出于功利考量:与拉昂错同,湖水太咸人畜不能饮用。不过,听说色

林错的湖水现在也可以喝了,如果不是太过夸张,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水量增加,被大大稀释的缘故。色林错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黑颈鹤及其栖息地生态系统。这一栖息地拥有高寒草原生态系统中珍稀濒危生物物种最多。保护区内黑颈鹤种群数量已由保护前的1000多只恢复到近年的6000多只(一说为上万只),藏羚羊由保护前的2000多只恢复到现在的3万多只,其他野生动物种群数量也呈现逐年递增趋势。

对于色林错的全方位考察列入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重点项目“青藏高原资料匮乏区综合科学考察”中,于2014年夏季由小王博士率队进行。包括湖泊水深和水下地形测量、水温和水质监测、水样及沉积物样品采集,所提供的实测数据可谓史无前例,尤其是若论面 积,借助遥感影像也可计算出来,但求出最大水深与水下地形,非下湖不可,所以迄今网上仍见有估算的色林错水深30米的介绍。现在好了,总算有了确切数据— —最大水深50米。看来所谓夺冠,单指面积而言,若论容积,总水量约864亿立方米的纳木错,仍居首席。

寒旱区湖水上涨了,一般而言被视之为好现象。但有喜也有忧:近忧在沿湖一线优质草场被淹,远忧在念青唐古拉冰川融化加速了。湖面上涨固然有雨量增加的因素,同时也付出了冰川消融的代价。环绕纳木错的入湖河流足有60条,几乎全部分布在南岸和西岸,念青唐古拉山脚。定点测量,从中计算出湖水补给来源比例,证实冰川融水增量在湖泊水量增加的贡献比率中,可能占到56%。

纳木错等深线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