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两路追击嘎朗王

Tibet Geographic - - Collection 博物 -

吉仲活佛到达倾多寺后,前去拜访驻扎在这里的清军,清军都统乘机选派3名得力的藏族兵丁随同前往,并让吉仲活佛带上多张告示沿途张贴,向群众晓以利害祸福,劝导白马岗的百姓不得支持嘎朗王。

1911年7月,嘎朗王白马泽旺兵败逃往白马岗地区后,清军兵分两路,东路翻越金珠拉山口,由西军中营邦带刘赞廷率领,于7月20日到达金珠宗政府格当村,始终没和嘎朗王军队进行正面作战。

清军在筹划如何进剿嘎朗王时,得知从工布派村翻越多雄拉山进入背崩,再沿江而上到达白马岗仁钦崩寺,须过一道藤索桥,牛马也只能到达这里,若再往前牛马不能通行,沿途道路稍为宽坦。副都统凤山正思考如何用兵时,适逢吉仲活佛从波密回金珠宗格当寺。吉仲活佛曾在白马岗传教多年,拥有许多藏族、门巴族僧众的信奉。

吉仲活佛到达倾多寺后,前去拜访驻扎在这里的清军,希望沿途给予方便,清军都统乘机选派3名得力的藏族兵丁随同前往,明为保护吉仲活佛的安全,实则探听嘎朗王白马泽旺等的行踪,并让吉仲活佛带上多张告示沿途张贴,向群众晓以利害祸福,劝导白马岗的百姓不得支持嘎朗王,这样既可让嘎朗王的随从归顺清军,也可让白马泽旺前来投诚。清军都统还派出一营士兵移驻白马岗门户达新寺,以扼守其交通要道。

事隔45年后,珞渝工作队成员冀文正来到墨脱村,天天走村串户,宣传党的统战政策。3月9日,冀文正第三次来到墨脱政府官员昂图家时,无意间谈起清军追赶嘎朗王,昂图不仅讲述了很多细节,还神秘地对 他说:“我手里有一样物证,能证明清军追捕过嘎朗王,你们肯定会感兴趣。”昂图走进客房,从木箱里取出一张纸。那张纸早已发黄,既没有烂,也没有掉角。冀文正小心翼翼地打开,是一张非常结实的藏纸,有《参考消息》报纸那样大,只是稍长些,呈长方形,藏汉两种文字,用毛笔书写,汉文大概有四五行,百余个字,藏文七八行,抬头便是“追捕令”,没有署名和印章,但有“宣统三年”字迹。

当年吉仲活佛翻越多雄拉山进驻白马岗后,奉清军之谕劝导百姓不得支持嘎朗王,称十万大军将兵分多路进剿白马岗,并将消息很快传回清军都统。

吉仲活佛到达墨脱后,成功说服住在地东村的宗本道布。道布召集各处头人集会,向白马泽旺送去假情报,白马泽旺不知是计,带着小妾来了,于8月21日被杀于墨脱的西姆河,随行者亦被射死十余人。23日,当地门巴群众用毒箭射杀了白马泽旺的弟弟德色吉古。

吉仲活佛还派头人当珍、寺庙喇嘛扎巴等,前来将嘎朗王之哥洛冗和小孩等6颗首级送到波密卡托献缴给清军。凤山让本地僧俗多人辨认后,证明确系洛冗的首级,当即挂竿示众。赵尔丰也以昌都喇嘛功尤卓著,建议清廷升他为硕般多活佛,并在白马岗腹心地区张贴安民告示。

就在这时,清军都统复又询问:“你

第24代嘎朗王本根波波即位后,就想修建一座城堡来抵御外来侵犯,于是请了一位高僧求卦,当时那位高僧就对嘎朗王说:嘎朗村地理位置险峻,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而且那里有一座极为像狮子卧着姿态的小山,小山后面有一座大山又很像孔雀开屏,衬托着那只卧着的狮子,而那只狮子远望就很像一个金碧辉煌的宝座。(摄影/颜道靖)

们为何不将白马泽旺的首级一齐送来?”当珍据实告诉,白马泽旺被珞巴族士兵所杀,距金珠还有三站的路程,因工布驻有清军官兵,该处头人已持他们的首级,亲赴藏军兵营内献缴。并称白马岗米日以下各村,均愿往投诚清军。米日以上各村百姓有300余户,均愿到倾多寺投诚清军。凤山以白马泽旺被诛杀,其余兵丁均可免罪,凡愿效力归顺清军的波密士兵,应允许参加,将他们的枪械就近呈缴给清军兵营,对运送嘎朗王之弟首级者,还奖赏藏洋300元。

1911年农历七月,罗长裿向驻藏大臣联豫呈上了波密军用略图,其“绘呈地图详”一(摺)片内言“窃照波密地方,表里山河,自成部落,实用武之国也。……参赞军行所至,考其山川,计其道里,绘有军用略图。属以大难初平,伏莽未销旅行,详测俟诸异日。现当设官建置,分兵驻防。览此图者,亦可得其梗概焉。理合详祈鉴赐,核咨备案施行。”此图亦是中国人所绘首张大拐弯地区最详细精确的手绘传统地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