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代嘎朗王的沉浮

Tibet Geographic - - Collection 博物 -

在短短的几天里,嘎朗王朝军队就被彻底击垮。嘎朗王终因寡不敌众,被困在一座寺庙里。他只好化装成百姓,带着娇妻和3个随从,打算乘夜潜逃墨脱,试图东山再起。因藏政府军穷追不舍,其无从驻足,随后改道察隅,进入扎嘎地区,逃到印度萨地亚,嘎朗王朝宣告灭亡。

在波密历史上,末代嘎朗王旺青顿堆极具传奇色彩。据说旺青顿堆的母亲生他时,朦胧之中看见一道金光照射进屋里,渐渐的那金光缓缓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不容她多想,那条金龙瞬间便化作一阵水雾消失,竟出现一只雪白的猛虎。旺青顿堆的母亲着实吃了一惊,猛然醒过来后,随即生下旺青顿堆。

嘎朗王白玛泽旺得知后,便在旺青顿堆18岁时,将他招募进宫。在屡次战争中,旺青顿堆表现英勇,白马泽旺便将小女儿果果嫁给他。旺青顿堆统治嘎朗王朝后,吸取了白玛泽旺的教训,对老百姓轻徭薄赋,深受百姓爱戴。旺青顿堆不断招兵买马,其统治地域扩张到察隅、八宿、墨脱、工布、昌都一带。

1919年,嘎朗王的管家聂巴朗杰任地东宗宗本,为了控制最有影响的仁钦崩寺庙,将宗政府从地东村迁往墨脱村。可嘎朗王的势力伸向门巴、珞巴族地区后,引起西藏地方政府的密切关注,为了消灭这个日渐强大的地方势力,他们煞费心机,曾以联姻的方式向那里伸展势力。

旺青顿堆继位后不久,其妻病故。十三世达赖的得力助手、藏军总司令擦绒达萨占堆认为,波密地势险峻,森林密布, 如果强行攻战,势必将付出巨大代价,决定将自己的亲妹妹次仁卓玛许配给嘎朗王旺青顿堆,并准备说服旺青顿堆到拉萨担任官员,归附西藏地方政府。旺青顿堆出于政治上的考量,也迎娶了次仁卓玛。

按照藏族习俗,女儿出嫁后经过一段时间,要带丈夫“回门”认亲。擦绒达萨占堆在给旺青顿堆的信中写道:妹夫和妹妹没必要住在波密,我想你们最好到拉萨来,噶厦政府不仅给你封官,而且还给你将近四个县的领地。1924年,旺青顿堆夫妇去了拉萨。

当时,噶厦政府利用这个机会,取得了旺青顿堆的信任,又密令昌都总管派出谍报人员搜集波密地区的情报。昌都总管派出亲信贡布索朗到波密,以经商为名到处活动,把波密、墨脱等地村寨的交通、差户、物产等情况搞得一清二楚,为军事进攻做了准备。贡布索朗调查时与当地群众发生了不少争端,甚至准备派人暗杀嘎朗王旺青顿堆。旺青顿堆听到风声后,立刻在自己的住所房顶上挂起藏军的旗帜,并让所有随从换上藏军服装。而许木宗、倾多寺也站在贡布索朗一边,暂时唬住了嘎朗王朝军队和官员。

就在这时,西藏噶厦政府派出一名

大将军来到波密,调解旺青顿堆与贡布索朗之间的矛盾,没能让事态恶化,贡布索朗幸免于难。随后,擦绒达萨占堆给旺青顿堆写信,要求带着他妹妹到拉萨省亲,旺青顿堆和次仁卓玛带着一些珍贵的宝物分两批前往拉萨,当旺青顿堆到达通麦时,遇到前来劝说的波密各地官员,都劝说旺青顿堆不要去拉萨。旺青顿堆发现事情有变,迅速返回波密嘎朗王宫。次仁卓玛返回拉萨后,不仅携带了大量金银,还窃走了嘎朗王辖区内的差赋机密,从此一去不归。

贡布索朗回到拉萨后,将波密情况向噶厦政府做了详细汇报,噶厦政府认为事态恶化,藏波战争在所难免,就任命达纳代本为大将军,带领500名藏兵前往波密,在波密宗达兴寺安营扎寨,进行人口、物产方面的调查,要求嘎朗王朝向西藏噶厦政府缴税。

旺青顿堆回到王宫后,把西藏噶厦政府的要求传达给各部落首领和当地群众,大家都表示:我们只向嘎朗王朝缴税,从来没有向西藏地方政府缴税,现在要求缴纳两项税,我们坚决不同意。因

此,旺青顿堆召集各部落头领商议后,一致决定对抗西藏噶厦政府。

没过多久,达纳代本在给旺青顿堆的信中写道:波密各地部落首领意见不统一,有些人还心怀鬼胎,噶厦政府决定统一各部落,请旺青顿堆到达兴寺来商议。旺青顿堆看完信后非常生气,一气之下杀死了送信的全部人员,并组织军队在奠嚷果、达兴桥两处设卡。1927年9月,达纳代本带领藏军攻打嘎朗王军队,同藏军在达兴桥附近交战,混乱中嘎朗王军队卡拖部落一名小兵开枪射杀了冲在最前面的达纳代本。

1928年6月,西藏噶厦政府调集重兵4000余人,分五路围剿波密。

在短短的几天里,嘎朗王朝军队就被彻底击垮。嘎朗王终因寡不敌众,被困在一座寺庙里。他只好化装成百姓,带着娇妻和3个随从乘夜潜逃墨脱,试图组织门巴人、珞巴人东山再起。因藏军穷追不舍,其无从驻足,随后改道察隅,进入扎嘎地区,逃到印度萨地亚,嘎朗王朝自此宣告灭亡。

在征讨嘎朗王的战斗中,色拉寺派出的僧兵勇敢善战,屡建奇功。为了表彰他们的战绩,西藏噶厦政府把墨脱宗交给色拉寺管理,由该寺派出宗本。1933年,色拉寺派出的宗本撤消嘎朗央宗的建制,改为达岗措,归墨脱宗管辖。色拉寺统治墨脱宗期间,发的行文、图章中均称该宗为“赛杰白宗”——色拉隐秘宗。

藏波战争结束后,西藏噶厦政府将嘎朗王朝公主索朗央金,以及属下的尼龙部落、卡达部落、根扎部落、卡拖部落、宗塔部落等主要官员押往拉萨,随后将他们的田地、房屋、财产、牲畜等一律充公,并在波密建立了布堆宗、曲宗、易贡宗。

今天,在旺青顿堆出生的地方,居住着一位叫加央占堆的老人,他是旺青顿堆的亲侄子,也是最后一代嘎朗王旺青顿堆如今唯一健在的直系亲属。

波密县古乡巴卡村风景。(摄影/颜道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