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一棵树

Tourism - - READING TOURS - 文/陆小鹿

巴黎,我最初对它的向往是塞纳河和香榭丽舍大街。有一天,真的就飞去了巴黎,乘着游轮,穿越了塞纳河上无数的桥。那么蓝的天,那么白的云,那么壮观的桥,随手一拍就是一张明信片,塞纳河如想象中一样美好。

次日,去了香榭丽舍大街。本以为能看到风衣男人和高跟鞋女人在大街上亲吻,结果第一眼看到的香街却充满了商业化气息。我有些失落,站在大街上发呆,直到看到了梧桐树,和挂在树上正在给树叶休整的工人。香榭丽舍大街一共种植了四排梧桐树,每侧人行道各有两排。站着不动往远处看,会发现梧桐树叶和我们平时看到的不一样,它们被修整得如同两条平行线,像列队的卫兵,整齐的规则感,带来优雅的视觉感受。

这个意外发现弥补了我的心理落差。事实上,旅行时经常会遇到现实与想象偏离的情况,这个时候,与其沮丧,不如赶快调整好心情去找寻一些意外之美。

说到梧桐,想起了罗马松。我去罗马,多少是因为奥黛丽·赫本的《罗马假日》。来到罗马,特地循着安妮公主的足迹去了纳亚蒂仙女喷泉、许愿池、斗兽场,也学着她坐在西班牙广场的台阶上吃意大利冰淇淋“Gelato”,好好过了一把瘾。在罗马,意外惊喜是,发现一种行道树罗马松。瘦细的枝干,一直到树冠处才分叉,茂密的树冠像朵蘑菇云,样子十分摩登,令人过目不忘。

有特色的城市才能叫人留住记忆,正如有特色的人才富有魅力。

新加坡是座“花园城市”,在我眼里,它就是个放大版的植物园。从樟宜国际机场一出来,就感受到了热带乔 木的热热闹闹,路边灿烂怒放的胡姬花,锦团花簇、艳丽活泼。坐在从机场驶往酒店的大巴上,我深深地被路旁一棵棵我不认识的大树所吸引,这种树树冠巨大,枝叶繁密,仿佛撑起一把云雾飘渺的绿色巨伞托住了天空。问过导游后得知,这种树遍布新加坡各个地方,在夜晚或阴湿的天气,叶子会如含羞草一样闭合,等天放晴了,包裹在叶子里的露水、雨水会纷落飘洒,非常壮观,因而它有个动听的名字叫做雨树。这种树还有个神奇的功能,就是能滤走热气。新加坡属于热带雨林气候,高温炎热,但无处不在的雨树仿佛天然的绿色屏障罩住了阳光,走在树荫下,就会觉得凉快很多,大大提高了居民的生活舒适度。

有一年夏天,我去了兰州,坐着羊皮筏子在黄河上漂流。第一次看见黄河,那么壮阔宽广的黄河,那么气势豪迈的高山,我惊诧于兰州怎么可以有那么长的一条路,沿着黄河,与绵延不绝的山脉遥相呼应,让我这双看惯了江南小湖、小河、小溪的眼睛,深深地被震撼到。

看到一种在南方看不到的树,树皮灰白色,树干细长挺立,它的名字叫白杨树。北方人可能无法理解南方人看到白杨树为什么那么激动。那是因为,中学时读过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还被语文老师要求背诵过,当看到书里写的白杨树真切地站在自己面前时,那些逝去的校园光阴就哗啦啦全部呼啸重现。黄河岸边,高耸入云的白杨树下放着几张桌子,供应茶水。在这个天然茶吧里,喝茶,看黄河,回想往事,但愿时光就此停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