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霞击,锥心的暖色记忆

Tourism - - INDULGE LANDSCAPE -

记忆里, 第一次被霞击中心魂不是去旅游,而是去山西五七干校。时间已经很早了,转眼间已过去了三十四五年。解放军总政治部的五七干校在晋南的汾阳。坐的是火车,车行的速度很慢,所有的小站几乎都要停靠,快车在汾阳是停不了车的,那站实在太小。火车有一段是傍着汾河走的,汾河很长,车身也很长,如一条青龙。我看到了悬在汾河上的落日,它也是挂在车尾的,好大好圆啊!云彩和水都被染红了,鲜红。那是个血色的黄昏。震惊,是因为头一次看到水上日落的情景吧。而后又一次遭遇晚霞,被晚霞的美色袭击是在嘉峪关万里长城第一墩。

最初,嘉峪关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我还以为那是海市蜃楼。

当车过了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能够看到戈壁的时候,我们也就开始听到了海市蜃楼的话题。最先谈起它的是导游。爽朗、活跃、记忆力惊人的甘肃华夏旅行社副经理王蕴,说一部电影里的海市蜃楼就是在河西走廊的大戈壁里拍的,而且时不时指着窗外说:“瞧,那就是海市蜃楼。”我的记忆出现了混淆,或者我是故意让它混淆。反正这时候应当有黄土夯成的、被岁月风雨剥蚀的、满目疮痍的古堡出现,如那部电影一样,随着古堡出现的是暴虐冷酷而又美艳惊人的女土匪头子。这真是一种奇特的、刺激人的景观。古堡出现了,在公路的右前方,苍凉、浑厚的漠色古城堡像一个平躺着的大方盒,大方盒上的古楼五彩斑斓,硕大而又壮观。它耸起在戈壁上,背衬着黑山。满车的人开始躁动,头争相右转,拉开车窗,让塞外之风和古堡的雄姿俏影尽快的一同飞掠过来。

车在飞驰,古堡在逼近,焦渴中的激动在减淡在消失。那古堡越来越实在、明晰,你也越来越醒悟到,在城市的边缘,是不可能出现海市蜃楼的,尽管这座城市是在大戈壁上崛起的。嘉峪关!肯定是嘉峪关!嘉峪关的关楼不同于万里长城东部关城的关楼,同样雄峙于城台之上,同样壮美,它却有俏丽在里头,就如同一个莽汉和一个巾帼女杰之间的那种差别。城关也不同,城墙也不同。是由于它不在崇山峻岭中?是由于它太规整了?还是由于它的苍凉漠色?绝对的有吸引力,特别是你一路走来,不是难得,而是唯一的一座最有气势,最能称得上古堡的古堡推到了你面前。新的渴望和新的激动在胸中溢涨开来,当它渐渐地又从视界里消失时,这种情绪就更强烈了。

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