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郑板桥故居

Tourism - - READING TOURS - 文/孙丽丽

一脉夕阳斜照在简朴清雅的小院内,青砖灰瓦,斑驳间透出岁月的痕迹。

这儿是寂寞的,但却牵引着无数游者前去谒访。故居所在的巷子叫竹巷,板桥曾说:“予家有茅屋两间,南面种竹。”这曾经种竹的茅屋,如今已修缮改造。板桥故居散居在普通民宅之中,若不是书法家赵朴初“郑板桥故居”几字提醒,疑是普通宅院。

我轻叩这栋青砖灰瓦小院的门环,触摸那风雨沧桑下剥蚀的墙壁。一丛青竹的萧萧声,牵引着我的脚步。天井般的小院落,清雅幽静,静到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回响。入门堂,映入眼帘是刘海粟所题“郑燮故居”四字,迎面堂屋郑板桥铜像,须发硬朗,清瘦矍铄,单薄的身躯,却有着青竹的傲岸不屈,虚心劲节。故居局促,逼仄,很普通的清代民居。迈进门槛,一股沉郁经年的气息漫来,有着岁月的味道,几件家俱简朴,流露着凡世的清冷。

一代“糊涂”大师的居所,也仅能用他室内一匾“聊避风寒”述说,他向往精神自由,一生清寒俭朴。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先生曾说:板桥故居就该如此。

郑板桥是典型的儒家文人,有着 “达则兼济天下”的宏志,耿直的人格,与官场处处抵触,最终却未能实现,只能选择归隐,从此以卖画为生。前尘旧事,灯影飘摇,从此隔开纷扰喧嚣。

中国文人,当不能把志向实现于社会,与社会交手不了几个回合,便归隐山林,躲进一方天地,安贫乐道地达观修养。东边的墨竹图轴,“二十年前载酒瓶,春风倚醉竹西亭。 而今再种扬州竹,依旧淮南一片青。”表达了郑板桥离开官场,得到解脱轻松的心情。

南进屋内墙上,挂一幅对联:“删繁就简三春树,标新立异二月花。”郑板桥喜欢一种简单的美,如竹般,他性格的卓尔不群,成就了他诗书画的惊世怪才。

东屋书房挂着最著名的书法“难得糊涂”,他的字有“乱石铺街”之说,或大或小,或方或圆,或长或扁,疏密浓淡,若浮云,千变万化,又有着音乐一般的韵律。似他一生坎坷遭际,各种起伏的思想情绪,通过笔法,渗透出来。归隐,让生命获得另一种圆满。

青色小瓦,浮漾夕阳的余光。小厨房在天井的西侧,内有一联“白菜青盐籼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是郑板桥写给他的表兄袁安石的,意味着这种淡泊才来得更久远。那种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无论朋友或其他光景,必不能长久。落拓不羁的郑板桥,不是一直活在我们心中吗?而那些当时显赫的官宦,如今有几人能记得他们的名字。

院子里蓊蓊郁郁,老竹新篁散发着清香,透过格窗朝外看去,墙根生长着一片茂竹,在阳光下随风摇曳,竹影婆婆,令人想起郑板桥在《题画》中的一段话:“余家南面种竹……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此情此景,仿佛主人就在不远处喃喃絮说。

郑板桥纪念馆附近有一条兴化老街。兴化老街分西街和东街,街口有一座兴化县衙,青砖黛瓦,飞檐重叠,石狮木门门鼓,是一座典型的北宋风格的县衙。

我缓缓移动脚步,去细细捕捉一代大师曾经生活过的痕迹,远处若有若无飘来一曲悠扬的民歌:“扁舟往来无牵绊,沙鸥点点轻波远……”细辨,那不是板桥先生的《板桥道情》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