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寻

Vantage Shanghai - - 文化圈 -

《贵在上海》:这几年国内私人美术馆兴起得很快,如龙美术馆、木木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等等,你是怎么看待这个发展的?陆寻:各有各的特色,有在城市中心的,有做大展的,有倾向于研究型的,也有结合建筑和自然风景的,这些风格构成了一个很丰富的私人美术馆景观。四方可能会有一种“出世”的感觉,它是一个乌托邦,是个游乐场。这就是我对它的定位。我对它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要求,例如什么梳理艺术史啊,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啊什么的。我也不急,不会一年做上百个展览,其实我每年只会安排两个高质量的展览,但中间会穿插很多和教育及研究有关的活动。我希望可以呈现给大家一个特别单纯的,有气质的场所,让艺术回归本质。

《贵在上海》:但是有很多人说四方美术馆做得不够接地气,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有没有计划对于南京本地的当代艺术家进行扶持?陆寻:我个人认为四方还是比较接地气的,比如说我们这两年一直在继续的项目“地形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不过,我似乎很少从地域这个层面去分类艺术家,因为现在大家都跑来跑去的,谁也没有固定的城市去一直扎根,但是我们一直都有和南京的艺术家合作。

《贵在上海》:你是如何平衡收藏家和美术馆馆长这两种身份的?你更倾向于哪个? 陆寻:其实都差不多,我个人收藏的很多作品也都是艺术家特别为四方的特定空间创作的。毕竟一个当代艺术的美术馆最重要的就是收藏,展览和收藏环节对我来说是息息相关的。

《贵在上海》:提到青年藏家,人们自然会想到你和黄予、林瀚、周大为几位,你觉得你们这一代藏家和老一辈藏家有什么区别?陆寻:可能更多的是参与感吧,愿意实实在在地做跟艺术有关的事情。因为我们和青年艺术家都是同一代人,生活在同一个社会环境里面,很多想法,感受是共通的。而当青年艺术家用一种艺术的方式表达出来时,会令我惊讶,有共鸣。艺术改变了我的世界观,改变我看这个世界的方式。包罗万象,可以给人提供各种各样的启发和帮助。

《贵在上海》:对于你的藏品我从侧面有些了解,从国际一线大牌艺术家到国内青年艺术家均有涉猎,你是怎么定义你的收藏体系的?或者说你在收藏中是如何选择作品的?陆寻:收藏和展出那些当代的、现在的、优异的作品,正是我的初衷。我的选择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框架,概念如何、完成度好坏、个人喜好、价格、展览历史、其他艺术家的意见等等,都是我所考虑的因素。

《贵在上海》:今年有没有特别的收藏计划或者想买的作品和我们分享? 陆寻:当然有,今年想从看展览出发,因为今年确实有太多好看的好展览,例如5年一次的卡塞尔文献展, 10年一次的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还有各种双年展等等,我会把我的大脑清空,认真看展览,期待被启发。

《贵在上海》:四方美术馆运营四年以来,你觉得最难的是什么?陆寻:我觉得对于一个美术馆来说最难的永远是观众,但这也是美术馆存在的意义。

LU XUN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