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訪新天鵝堡

Weekend Weekly - - TRAVEL INTERVIEW -

要拍攝新天鵝堡的外貌,十居其九會選擇從瑪莉恩橋(Marien Bridge)拍攝,但往往只能拍下城堡的側面。Kelvin不甘於此,誓要從正面拍出一張飄雪下的新天鵝堡。2016年6月第一次獲德國旅遊局邀請,到當地拍攝風景,以為機會來了,可惜導遊一下子潑他冷水:「影唔到城堡正面㗎,如果要去影,一定爬過嗰座山,當地人都唔識路。」基於種種理由被拒絕了。

未能登山,不代表就此放棄。乘坐吊車前往Branderschrofen途中,驚喜發現吊車正正是面向新天鵝堡!但吊車的窗滿布污漬,又不能打開,隔著窗,根本拍不清。於是導遊替他央求職員協助,幸好挾著旅遊局名義,獲特別安排添置一張椅子。當然不是用來坐,而是站在椅子上,從吊車頂部探出頭部和相機,千鈞一發間「咔嚓」,終於拍到了!「嗰張都幾鍾意,但唔係最想影嗰個angle。」

不理勸告擅自上山

帶著遺憾,半年後,自言任性的Kelvin,不顧上次導遊對他的勸告,與攝影好友為伴,同年12月再戰新天鵝堡。汲取上次失敗經驗,出發前做足功課,上網查找登山路線,卻找不出甚麼,原來攝影師們都有共識地私藏路線(好嘢梗係要收埋啦,你明嘅!)。沒有現成路線,惟有出動地圖、GPS、Google Map等工具模擬行程,自行研究路線。

「第一次行係擔心,因為睇相係打直行上山,同埋嗰度係泥石流。」一如他所料,路途崎嶇。背著重重的攝影裝備,先要澗河,再爬越「禁止進入」的圍欄(家庭觀眾切勿模仿),然後無止境地沿著陡峭的山坡爬行,「一路爬,好小心,因為爬嘅時候,上面嗰個人會踢啲石落嚟。」左閃右避,可謂一步一驚心。愈爬愈上,愈肯定路線正確,有預感目標在望。

爬了45分鐘,終於成功達陣,完全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攝影角度。但眼前的新天鵝堡仍在修葺,圍著棚架,一反高潮。聽到這裡,禁不住問:灰心嗎?「冇喎!搵到好開心,因為我知唔一定要今次影,總之知道個位,我實會再嚟呢度!」

一年後再戰依舊碰釘

的確言出必行,事隔一年,2017年12月第三次前往德國。一如以往,新天鵝堡之旅空手而回。拍攝講求天時地利,今次天時配合得好,十二月去剛好下雪。然而,地利欠奉,城堡修葺工程仍在進行,由原定2017年秋季延至2018年6月才完工。年半間,不斷去同一個地方,卻一次又一次落空。Kelvin表示早已習慣,因為堅信拍出一張好照片,就是要不懈地付出、嘗試。問他今年有甚麼旅行大計,他笑言:「今年先去意大利,可能會經一經德國,因為揸車過去,隔籬就係。」深願這一次,終能拍下他心目中新天鵝堡最美的一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