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进“冷宫”新股、次新股人气走下坡

Weekly on Stocks - - 头条文章 - 本刊记者 刘增禄

新股曾疯狂过也曾失落过,从今年初上市后动辄20几个无间断涨停,到目前多家新股公司上市后3天即开板,新股的市场吸引力正在迅速降温。特别是在目前监管加强、新股发行加速导致稀缺性不再、价值投资理念盛行的大背景下,弱于市场整体业绩增速表现的新股们,正在褪去身上暴利的光环。

多家新股公司业绩“变脸”

IPO新规之后,A股市场的新股发行节奏明显提升,2016年11月以来,一周一批次的发行频率一直沿用至今。数据统计显示,在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8月底,A股市场一共“招收”了480名“新成员”,而为方便分析统计,我们按上市时间划分,将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登陆A股市场的公司归类为次新股标的,将2017年4月至今在A股挂牌的公司归类为新股标的。

经统计,剔除今年8月份以来刚刚登陆A股不久的“小鲜肉”,有2016年中期业绩可比数据的474家新股、次新股,合计实现营业总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883.11亿元、544.42亿元,相较2016年中期同比分别增长了13.11%和13.59%,看似不弱,但如此的经营业绩增速表现如与市场整体相比,则明显偏弱,要知道在今年中期,A股市场整体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了21.89%,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7.9%。

从个股利润变动看,统计标的中有126家公司在今年中期净利润同比出现下滑,占比高达26.25%。下滑幅度上,2016年7月26日登陆创业板的辰安科技最为堪忧,公司在今年一季度 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556.33%的基础上,中期业绩再度出现了148.67%的同比下滑。而在业绩“变脸”速度上,万马科技则更为迅速,8月31日刚刚在创业板挂牌上市,上半年净利润竟然也下滑了8.37%。与之类似,还有21家公司在上市后首次披露的财报均交出了并不理想的“成绩单”。

对于上市后业绩迅速“变脸”一事,这在A股市场中从来就不曾陌生过。2016年三季度期间,新上市的丰元股份、陇神戎发、超讯通信等首份三季度财报即业绩下滑;2016年四季度期间,新上市的步长制药、华安证券、英飞特等也同样在年报中披露了自身业绩下滑一事;今年一季度,新上市的天特股份、华凯创意、高斯贝尔等,同样也宣告了自己一季度净利润下滑的事实。

对于这些公司前脚上市后脚业绩就“变脸”的现象,市场人士分析认为,监管仍有漏洞、违法成本低,这是许多新股敢于铤而走险勇于业绩造假的根本原因。

市场“宠妃”进“冷宫”

今年中期,多家新股、次新股基本面难言乐观,二级市场走势也好似坐上了“过山车”。2016年下半年乃至2017年一季度,新股无疑曾是A股市场的“宠妃”,大部分公司都成了暴涨“收割机”。如2016年11月7日登陆沪市主板的海天精工,上市初一口气收出了30个涨停;2017年2月7日登陆创业板的康泰生物,上市后也无间断收出过22个涨停。正所谓花无百日红,随着监管收紧,二季度上市的新股如新凤 鸣在上市后第5天即打开了涨停板,勘设股份上市第3天即迅速开板。

对于二季度以来新股上市后连板天数明显减少的现象,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主要是因为新股供需平衡关系被打破,此前新股的稀缺性已消失,而新股上市后连板数量的骤减,也体现出市场对新股炒作的力度正逐渐回归理性。

此外,在新股开板速度加快的同时,二季度以来,部分次新股的股价也出现了“闪崩”现象,如泰嘉股份、英联股份、哈森股份、爱司凯等都相继上演过“闪崩秀”。从市场情绪上分析,多数观点认为,基本上是游资在出逃,公司股价达到了一定高位时,马上选择警惕离场,见好就收是目前市场普遍存在的心态。而从业绩变动情况看,遭遇“闪崩”的次新股基本面多数表现不佳,如哈森股份,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了10.47%和18.58%,如果将非经常性损益剔除,公司扣后净利润更是出现了54.86%的大幅度下滑。爱司凯、英联股份虽然中报净利润分别实现了20.71%和0.25%的正增长,但若统计公司的扣后净利润,实则中期也分别以下滑 4.94% 和9.66%收官。

其实,就市场层面看,若单看蓝筹板块,今年是牛市,若剔除蓝筹板块影响,则今年仍是熊市,在价值投资风口期,业绩表现相对不佳的新股、次新股的炒作已在明显降温中。

“票房灵药”号召力不再

谈及往年A股市场中报、年报的炒作热点,最受资金追捧的总是非“高送转”莫属,而新股、次新股又历来是孕育“高送转”的温床,因此每年中报、年报披露期,涉及“高送转”的新股、次新股总会在二级市场闹得风生水起。但随着2016年底监管的强化,2017年

中报“高送转”的“风景”却和往年大有不同,无论参与送转的公司家数,还是送转力度,都有明显降温。

经统计,2017年中报共有105家公司推出了分红方案(今年以来上市新股高达316家) ,而在2015年中期和2016年中期,实施分红的公司家数分别为214家和110家。从分红方式看,今年中报有40家公司涉及了股份的送转。送转比例上,30家公司达到了10送转5的传统“高送转”标准;18家公司触及或超越了10送转10的曾经“顶级红包”标准;皮阿诺、洁美科技、赢合科技3家公司最为“慷慨”,中报送转比例均达到了10转15。但这个数值如果和2015年中期、2016年中期的数据对比,则明显逊色。在2015年中报期,有29家公司送转比例触及或超越10送转20,迅游科技实施了10转30派6的分红方案;2016年中报期,21家公司送转比例触及或超越10送转20,天润数娱、兆新股份、爱康科技、吴通控股4家公司相继实施了10转30的转增方案。

伴随着上市公司“高送转”比例的持续降温,市场对于“高送转”股的疯狂炒作也受到了明显抑制。根据往年的历史数据显示,通常“高送转”预案一出,相关公司股价总会开启一轮十分亢奋的上涨之旅。但从今年中报推出“高送转”方案公司的市场表现看,连续多年财报期间的“票房灵药“”号 召力”已明显下降。虽然也有杭州园林、皮阿诺、平治信息、久远银海等公司在“高送转”公告发布当日股价实现涨停,但类似元成股份、赢合科技、集友股份等公司却是在推出了高比例送转方案后,股价反而在短期出现调整。

对于分红送转标准问题,尽管交易所在2016年年底发文规范“高送转”公告格式,明确强调“高送转”与公司业绩成长性需匹配,原则上不支持亏损或业绩大幅下滑的公司高比例送转,但在今年中期,依然出现4家净利润同比下滑却推出了“高送转”方案的公司,如中期拟10转10的长海股份、赤峰黄金,其报告期内净利润就分别同比下滑了16.38%和11.12%;拟10转7的道道全和拟10转5 的中电电机,中期净利润也 分别下滑了 26.77% 和3.64%。尽管这4家公司业绩下滑还没有达到让人惊心的地步,但如此硬生生地推出“高送转”方案,怎么看都让人感到惊奇。

电子股成机构近期重点调研对象

随着中报的收官,统计三季度以来机构对新股、次新股的调研情况,共有61家2016年7月份以来上市的公司在今年三季度接待了机构的调研。其中,有22家公司被调研次数超过1次,被调研次数最多的裕同科技前后共迎接了55家机构的6次调研。而从参与调 研的机构家数看,期间则是贝达药业的人气相对最旺,一次调研就接待了59家机构同时驾临。

观察三季度以来机构重点调研的公司,从业绩的成长性看,61家公司中有50家今年中期净利润同比实现增长,占比高达81.97%,显示出机构对被调研公司的业绩相当重视。在被调研的公司中,电子板块成为了近期机构最想了解的行业,61家公司中电子股就有13家,占比超过20%。从已经收官的2017年中报来看,电子股今年上半年整体增势良好,行业营业总收入实现4598.46亿元,相比2016年中期增长47.57%,排在中报营收涨幅榜的第3位;行业净利润实现370.93亿元,相比2016年中期增长63.33%,排在中报利润涨幅榜的第5位。从个股统计,行业内207家A股公司,157家中期扣后净利润实现增长,占比高达75.85%。76家公司增长幅度超过50%;47家公司扣后净利润翻倍增长;坚瑞沃能、风华高科、士兰微等7家公司的扣后净利润增长幅度甚至超过了10倍以上。

此外,随着苹果即将发布 iPhone8,下半年很可能会掀起一轮高端智能机的升级潮,这对电子行业的发展也将带来向好预期,带来一定需求的增加,驱动整体产业链的进一步发展,这对传统消费电子白马而言是个非常好的预期。 出现暴跌,直接拖累了二级市场股价表现。商誉减值已经成为很多上市公司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并购催生万亿商誉规模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今年8月30日,A股公司半年报披露的商誉总值共计1.18万亿元,相较去年中期的8499.61亿元的商誉总值,同比增长超过了39%。

在拥有商誉的上市公司中,中国石油在报告期内的商誉规模最大,高达459.16亿元;美的集团、潍柴动力、青岛海尔、中国平安、广汇汽车等11家上市公司的商誉规模也均超过100亿元,另有290家公司商誉超过10亿元。从近半年商誉变化看,唐德影视的商誉规模增长幅度最快,截至今年6月底,唐德影视商誉资产共计1455.69万元,较去年年报的商誉数据暴增2922963.45%,增幅位列第二名的安图生物则形成商誉1.65 亿 元 , 较 去 年 年 报 暴 增510422.17%;同时还有海联金汇、飞马国际、国药一致等13家公司的商誉也均暴增百倍以上。相比之下,在资产端和利润端方面,金利科技的商誉却在总资产中所占的比例最高,达到80.27%。

《红周刊》记者了解到,导致A股上市公司上半年商誉规模明显增长的原因基本在于并购的落实,如安图生物的商誉之所以在今年上半年出现暴增,就是因为其以近10倍的溢价收购百奥泰康75%的股权。

我们知道,商誉增加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并购标的在未来能够为企业经营带来超额利润的潜在经济价值,但同样不能否认的是,商誉也是把“双刃剑”———从资本市场过往的案例来看,在商誉暴增背后的高溢价收购往往蕴藏着巨大的风险,在业绩承诺不达预期的背景下,商誉减值日渐成为一些上市公司业绩下滑的“黑天鹅”。如在2016 年年报发布期间,二六三上市6年来业绩首亏的原因就是计提商誉减值致净利减少了3.55亿元。

商誉减值“黑天鹅”频现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从近两年的A股上市公司实际案例看,商誉的快速增长确实会给上市公司业绩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和负面影响,特别是创业板和中小板公司,做为近两年并购最热闹的群体,恰恰也是受商誉减值影响最大的群体。

统计数据显示,仅在2016年年报期间,A股市场共有341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01.24亿元,其中,中小板公司119家,合计商誉减值46.09亿元;创业板公司83家,合计商誉减值20.38亿元。特别是在计提商誉减值损失最大的10家上市公司中,全部为“中小创”企业(见附表)。

记者还注意到,在上述10家上市公司中,因商誉减值的影响,有6家上市公司净利润亏损,7家公司在年报披露后股价下跌。其中,*ST三泰2016年年报净利润亏损了13.04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损失就高达6.53亿元,商誉减值带来业绩大幅亏损的同时,公司股价也在年报披露后10个交易日内大幅下跌了22.87%;吉艾科技年度净利润亏损4.39亿元,其中计提商誉减值达3.98亿元,在年报披露后10个交易日内,股价跌幅也高达31.34%。

其实,有关提减商誉值损失导致业绩暴跌的案例在此前也是屡见不鲜的,如作为“中小创”的金利科技就曾在2014年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12亿元至1.32亿元,其原因在于收购的宇瀚光电经营业绩未能达到预期。要知道,金利科技在2011年至2013年的累计净利润才1.30亿元,一桩 因并购产生的商誉减值就几乎毁掉了该公司3年的经营成果“。跨界专业户”中科云网在2014年商誉也减值1.6亿元,主要是由并购的上海味之都等子公司业绩亏损导致,要知道,中科云网历史上最好的业绩也仅为其在2011年创造的9312.87万元净利润。

除了这些历史案例,在今年市场整体商誉规模“水涨船高”的背景下,商誉减值的“黑天鹅”风险也仍然存在。在2017年半年报发布期,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因商誉规模增长而发布了风险提示。如全通教育在8月25日就发布《关于2017年半年度报告的补充公告》称“: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商誉账面价值为129592.4万元,占公司报告期末合并净资产的61.21%,主要系公司收购全通继教、西安习悦、湖北音信、河北皇典等公司带来的商誉。若全通继教、西安习悦等子公司未来经营状况未达预期,将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商誉减值的问题,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就指出“,中小创”上市公司因并购活动频繁,成为商誉减值的“重灾区”,对有些发生过并购重组并作出业绩承诺的上市公司,投资者更应对其商誉减值风险给予高度关注“,同时,投资者还应甄别并避开高商誉个股,以免受到利益损害”。

谁将成为下一个商誉减值“地雷”?

在梳理2017年半年报数据过程中,《红周刊》记者发现市场中确实有不少上市公司的商誉在今年中期出现了大幅增加,这背后很有可能隐藏着一颗颗商誉减值的“地雷”。

以近年来热衷于并购式外延扩张的LED封装企业鸿利智汇为例,在8月29日披露的半年报中,鸿利智汇披露其商誉为8.91亿元,这一数字相较2016年

年报时的1.81亿元商誉暴增393.23%,对此,鸿利智汇将商誉暴增归结为收购速易网络所致。《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这起让鸿利智汇商誉暴增的收购起始于去年9月份,当时,鸿利智汇与速易网络股东签订的购买资产框架协议中,鸿利智汇以每股12.70元的价格斥资9亿元收购速易网络100%股权,仅这起收购案就给鸿利智汇带来了7.10亿元的商誉。

根据交易协定,速易网络承诺在2017年度和2018年度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不低于7600万元和9650万元,也就是说,一旦速易网络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业绩承诺,则鸿利智汇将陷入商誉减值的“旋涡”,并最终影响上市公司业绩。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担心并非是“杞人忧天”,要知道鸿利智汇在2016年年报中就曾出现过并购“后遗症”。

·现象篇 2·

在去年年报中,鸿利智汇一共计提了商誉减值9920.68万元,并最终导致上市公司的业绩由前3季度的大增八成转为暴跌,虽然鸿利智汇在业绩预告中提前释放了利润骤降的消息,但还是让市场投资者措手不及———2016年12月19日至27日的7个交易日中,鸿利智汇累计跌幅高达30%,总市值蒸发了30亿元。对于鸿利智汇大幅计提商誉减值的原因,其并购企业斯迈得业绩承诺不达标是“罪魁祸首”,此外,鸿利智汇为了整合LED封装业务,计划将斯迈得产能搬迁并入江西鸿利光电有限公司,因此计提商誉减值约1亿元。如今,公司又高溢价收购速易网络,是不是还会重蹈覆辙呢?对此,在2017年报中或将会有所体现。

无独有偶,一直以来立志要打造“中国迪士尼”的长城动漫也面临着商 誉减值的压力。两年前,长城动漫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并购了诸暨美人鱼、宏梦卡通、东方国龙、新娱兄弟、宣诚科技、天芮经贸和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创意园等多家涉及动漫、游戏、旅游创意园等业务的文化娱乐类公司,并正式进入文化娱乐行业。随着上述收购资产并表,长城动漫的账面商誉出现了大幅增长,在2016年末达到5.89亿元。不过,随着2016年年报的披露,《红周刊》记者注意到,长城动漫旗下如宣诚科技、东方国龙等多家子公司业绩并未达标,但长城动漫对此却未计提商誉减值。如今,从公司2017年半年报披露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长城动漫商誉仍有5.99亿元,在母公司业绩羸弱、子公司2017年业绩承诺能否完成尚且存疑的情况下,长城动漫高达6亿元商誉“悬顶”的尴尬不容小觑。 化、ST明科,另80只个股中除中油资本、中国人寿、中信银行、健民集团、中国石油、老凤祥、国药一致、英特集团、珠江啤酒、重庆水务、宁沪高速、苏泊尔、新华保险等13只老股外,其余全部为去年底以来上市的新股次新股。

在581只股权质押比例超过30%的公司中,有300只个股的质押比例超过40%,117只个股的质押比例超过50%, 41只个股的质押比例超过60%,还有9只个股的质押比例超过70%。相比前述低比例股权质押公司,这些公司如果发生股权质押风险,则股东补充质押的能力堪忧。

股权质押比例超过70%的公司分别有茂业商业、美锦能源、深大通、天夏智慧、建新矿业、印纪传媒、藏格控股、银亿股份和赫美集团,按照申万行业分类分别属于贸易、一般零售、房地产开发、煤炭开采、营销传播、计算机应用、营销传播、工业金属、家用轻工等行业。(下转第 15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