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商家的“炒单”游戏

Weekly on Stocks - - 回归基本面 - ■本刊记者 赵康杰

“黑老大”袁诚家获 6.79 亿国家赔偿的消息是当下的热门新闻。值得玩味的是,在 6.79 亿国家赔偿款项中不仅包括返还扣押的转让企业款及支付利息,甚至还包括了返还243 箱茅台酒、部分瓶装酒及不能返还的茅台酒折价赔偿70 余万元。

茅台酒似乎不该和一个“黑老大”联系在一起,但这个“黑老大”在被刑拘和判刑前的公开身份是企业家。正如《红周刊》此前报道,社会资本对于茅台的社交和收藏充满兴趣,尤其是茅台酒的保值增值属性,甚至在某些特殊领域已经演变为一种“金融游戏”。

茅台并不缺少变现渠道

如果说一个产品拥有了金融(投资)属性,首先就意味着它能够保值增值,此外还应该具备通畅的流通(退出)渠道。但《红周刊》记者在随后的调 查中却发现,作为重要变现渠道的银行和典当行质押对茅台似乎“兴趣不大”,有着“液体黄金”美誉的茅台酒似乎遇到了变现难题。

不过,随着采访的逐渐深入,《红周刊》记者发现,茅台其实并不缺少变现渠道。其中,茅台粉丝俱乐部“茅粉会”会长皮茂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认为,由于茅台酒本身所具有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要变现其实并不难。“茅台经销商、专门经营名酒老酒的酒商以及部分收藏人士都可以作为茅台酒的变现渠道,而近年来茅台公司相继出品了许多收藏类、纪念类产品,如茅台纪念日、金奖百年、九龙墨宝、航空母舰等珍贵茅台酒也更具收藏价值,这类产品变现问题都不大。”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皮茂帅不仅是“茅粉会”主要负责人,同时还是一名茅台经销商。目前旗下共有 3 家企业是茅台及系列酒签约经销商———北京美酒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名将总代理)、北京茅粉圈酒文化有限公司(系列酒经销商)以及贵州私派酒业有限公司(汉酱贵阳总代理)。因此,在与皮茂帅对话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更多的茅台经销商内部对茅台酒金融属性的态度。

“在我们经销商圈子内,如果互相之间存在有债权债务关系,可用茅台酒抵债,茅台酒在圈内有很强的流动性和变现能力。”在皮茂帅看来,在具有保值增值以及流通属性的条件下,茅台酒在经销商圈子内已经成为了一种“准货币”。不过,这种“准货币”的光环似乎又为茅台酒囤积炒作提供了动力。

因此,目前茅台市场上普遍缺货并不代表真的无货可售。皮茂帅向《红周刊》记者透露“:今年以来,茅台公司出台限价令,53毅飞天茅台酒的终端价不

得超过每瓶 1299元,但是实际的市场价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上限,因此对于经销商来说就会面临一个问题,如果以正常的市价出手,有被厂家处罚的风险,但是以 1299元的价格出手又心有不甘,于是这就导致了普通消费者求酒无路的‘酒荒’现象———其实是部分经销商有酒惜售而已。”

而据另一酒商透露,目前的茅台酒炒作并非只适用于经销商渠道,其实很多烟酒商行也正扮演着“炒家”的角色。他对记者表示,之前媒体报道的很多雇人在专卖店门前排队购酒的情况确实存在,这些大多数都是烟酒商行的行为。“对于普茅这种消费型酒来说,每年的国庆到春节是它的价格高峰期,一些烟酒商行在每年的4 月到8月的淡季稍微囤一点,到了旺季迅速出手,赚取其中的差价。而对于经销商来说,淡季囤货旺季销售,这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的行为。”

而随着采访的逐渐深入,记者注意到,在茅台酒价格水涨船高的背景 下,茅台酒甚至已经变成一款“理财产品”。据皮茂帅透露,对于出售的收藏纪念茅台酒品,有的酒商创新销售策略,有“保底回购”销售计划,即在出售茅台酒后承诺加价回购,这种变相的融资甚至可以让消费者(投资者)的年化收益率达到 10%到 15%,收益远远高于银行定期储蓄。

与“炒货”并存的“炒单”现象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上述提到的“炒货”行为也仅仅是在今年以来茅台价格飙升的背景下才逐渐兴起的,而在此之前“,黄牛”和“黑市”基本上都把目光聚焦于“炒单”环节。

据《红周刊》记者采访的一名贵州籍经销商透露,所谓“炒单”的根源有两种,一种是来源于经销商的提货单,另一种是团购批条。虽然每瓶 999 元的批条价格远远高于出厂价,但在1299 元的终端价格面前,经销商每瓶也可获利两三百元。不过,《红周刊》记者了解到,这种批条模式在实施的过 程中逐渐偏离了初衷,部分成功申请的批条并不自用,而是将批条加价转手,同样作为“准货币”流通。

近水楼台先得月,《红周刊》记者了解到“,炒单”已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茅台现象,尤其以贵州籍酒商为甚。“说的夸张一点,就在贵州茅台酒厂门口,每天在那里搜集单子的人,随处可见。”上述贵州籍经销商透露,申请批条的都是一些小商、个体商和关系商,对于缺货的大商来说,可以广泛收集批条增加自己的库存。

每瓶 999元的批条转手加价,就像击鼓传花,在“炒单”甚至“炒货”推波助澜的作用下茅台价格将被不断推高,如果没有“限价令”的约束,最终为此买单的必将是终端消费者。而对于这些深谙茅台酒金融玩法的经销商来说,他们在整个交易中快进快出,所获得的利润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银行规避 仅华夏典当行“欢迎”

另据此前媒体报道,茅台酒可以

(上接第 14 页) 市场,公司也曾试图改善业绩度过危机。

自2013年起,科融环境净利润持续下降。2016年报显示,公司营收7.64亿元,同比下降23%,净亏损1.32亿元。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净利润2500万元,不过扣除出售房产带来的2192万元利润等非经常性损益后,剩余利润只有47万元,这也意味着,如果下半年依然无法扭转局面,一旦2017年再度亏损,科融环境将被戴帽,甚至可能退市。

主业凋敝、业绩不佳,收购资产合并报表成了最有希望的一条路。今年6月底,科融环境公告称,将收购永葆环保70%的股权。标的公司股东方承诺,公司2017年、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500万元、5500万元,平均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依据标的公司预测的2017年扣非后5000万元净利润 乘以11倍市盈率计算得出标的整体估值为5.5亿元,70%的股权对价为3.85亿,按照评估报告中公布的账面净资产6448万元计算,溢价率超过8倍。

评估显示,永葆环保去年总营收7807万,净利润3141万,看似接近40%的净利润率下,是2064万的应收账款;今年1~5月,标的公司总营收3597万、净利润1916万,应收账款达2178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利润率,让人疑惑。

永葆环保曾于2015年挂牌新三板,业绩报表显示,公司2013-2015年的净利润为197万元、436万元、291万元,扣非后净利润只有196万元、446万元、98万元。可以看出,在2016年之前,永葆环保业绩平平。但到2016年,公司业绩飙升,当年总营收7807万元,同比2015年增幅51%,净利润更是达到了惊人的3141万元,增速达977%,扣非后净利润翻了29倍。增速之快,不禁引起了媒体 质疑,有公司内部人士也颇为不满“,永葆环保净资产才6000多万,并购产生的商誉超过3亿,将来怎么处理?一旦计提减值,又会导致年报净亏损”。

治理混乱

此外,公司高管更迭频繁,自2016年7月更换实控人以来,科融环境的董秘已经在一年内更换了单庆廷、张永辉、常永斌和孙成宇4人,原董事长贾红生、原财务总监彭育蓉二人被捕,董事长则从贾红生换成了毛凤丽,毛凤丽又于今年8月25日辞职、李庆义走马上任。

短时间内高管如此频繁更迭,也从侧面证实了公司的混乱。这样的企业,诚信自然也让人担忧。毛凤丽等高管在今年4月曾表示,将增持公司1亿-10亿元的股份,5个月过去了,增持并未落实。记者也试图拨打毛凤丽的手机,但未能拨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