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给证金公司订立入市运作规则

Weekly on Stocks - - 专栏文章 - 胡东辉

A证金公司入市改变了 股市场的生态,从其大规模调仓换股的举动可以看出,证金公司套现资金后无意离场,马上又换股开新仓或大幅加仓弱势股,似

A乎准备长期驻扎 股市场运作。目前投

A资公众对证金公司在 股市场的一举一动褒贬不一,褒者认为证金公司起到了平准基金的作用,多次在危急关头力挽狂澜,稳定了市场;贬者认为证金公司是既做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割了散户投资者的韭菜,赚了不该赚的钱。投资公众对证金公司可谓爱恨交

A加,这主要是因为证金公司在 股市场的运作神秘莫测,让其他投资者不明就里。如果给证金公司订立一项入市运作规则,一切按规则运作,同时对其运作盈利所得资金有一个明确安排,比如将盈利部分设立平准基金,不以盈利为目的,永久留在股市运作。这样投资公众的疑虑或许就能打消了。

入市资金运作需要规则约束

目前证金公司的入市资金上万亿元,体量如此巨大的资金是如何运作的?外界一无所知,只能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公告中零碎的信息进行汇总拼图,但这也只能知道证金公司买了什么股票。证金公司入市资金的体量本身就构成一个内幕信息源,其运作信息就是内幕信息,保

2000密制度如何?另外证金公司有 亿元

5 5资金向 家公募基金申购,专门设立了 个

5主动性基金独立运作,这 个专项基金与基金母公司之间的防火墙如何?另外证金公司入市资金的不同运作单位之间是否存在相互通气、协调运作的情况?这些都是投资公众非常关心的重大问题。

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证金公司入市资金的不同运作单位之间是相互通气的,或者是有统一指挥的,因为过去已经出现过好几次证金公司重仓股在同一时间段内集体巨量抛售的情况,如果说这是不约而同,那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另外不同运作单位所买股票类型也高度重合,这说明虽然资金运作单位不同,但接受的指令可能是相同的。这种统一集体行动,在股市中构成一致行动人,在如此多的股票中采取一致行动,其合规性是令人怀疑的。因此需要对这种行为立规订则,明确边界,不能因为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

证金公司入市运作已经两年多,金额庞大,相当于一只巨大的股票型基金。

A既然准备长期在 股市场中运作,那就事关投资公众的切身利益,应该像公募基金一样,每半年公布一份资金运作报告,说明资金的运作情况,给社会公众一个交待。这种事后报告与股票买卖时的保密原则并不矛盾。证金公司入市资金属国家所有,社会公众有权监督其运作情况,不能以保密为由密不透风,必要的社会监督可以确保这笔巨额资金规范运作。没有规则,这一切就得不到保障。

积累经验铺路未来平准基金

A现在 股市场虽然已经摆脱了危机,但并不稳固,稍有风吹草动,仍然会出现恐慌性抛售,因此证金公司还不能退出,至少还不能大规模退出。事实上监管部门也尝到了资金筹码两手硬的甜头,也无意让证金公司过早退出。过去要调控市场,只能通过喊话,市场过热时喊话警示风险,市场弱不禁风时也 只能言语安抚,作用微乎其微。现在就完全不同了,跌有资金托盘,涨有筹码可压,左右逢源,运作自如。如果资金和筹码都左右不了大局,还可以加码喊话,再辅之以专项监管行动,所以证金公司所向披靡。一开始游资还不服,跟证金公司做对手盘,结果都败下阵来,最后统统跪倒在证金公司的石榴裙下,干脆为证金公司抬轿,曲意逢迎。

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给证金公司入市资金的运作订立规则。证金公司已经很强势了,不能没有规则约束,否则其他投资者的运作空间就更逼仄了。救市阶段证金公司可以享有一些特权,比如超限买入不公告,随意分仓不受约束,一致行动人成为公开的秘密,现在证金公司就不应该再享有任何特权了,应该按照公募基金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过可以不受“双十”规定和保持底仓的约束。这需要为证金公司量身定做,也可以成为以后平准基金运作的规则。

过去不少人对平准基金是否可行持怀疑态度,现在从证金公司的运作实践来看,平准基金是可行的,只是要有规可循。现在证金公司的运作已经为未来设立平准基金积累了经验,只要法规完备,

A平准基金就能起到积极的作用。股市场是散户投资者居多的市场,容易形成羊群效应,这就更需要平准基金带头来打破这种效应。证金公司的运作实践已经充分证明了平准基金存在的价值。

(此文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红刊立场。)

更多内容干货,读者可以关注《红刊财经》微信阅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