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广角镜

发起式基金迎三年大考,广发、天弘最“受伤”?

Weekly on Stocks - - 内容 - 本刊记者 李健

近日,发起式基金再次成为基金市场的热点:鹏华基金开创了公募基金“全员跟投”的方式,新发行的鹏华策略回报要求全体员工跟投 900 万,并至少持有 1 年;此外,嘉合睿金也在 2017年首募发行失败后,在 1 月22日发布公告称转型为发起式基金。

但是当年成立的发起式基金却隐忧浮现,2015年大批发行的发起式基金在 2018年迎来了他们的“大考之期”。当初在 2015年成立的这些“发起式”基金,在招募说明书中做出了规定:如果在成立三年后规模不满2亿元,基金就会自动清盘,不可延期。记者注意到,截至 1 月 29 日,在2015年成立的 79只发起式基金中,有 32只不足 2 亿元,它们的前途浮现问号。

60 只发起式基金有清盘风险

在 2015年的大牛市中,为了吸引投资者的目光,基金公司发行了多只发起式基金,也就是说基金公司内部人士也为基金成立贡献了不少的真金白银。统计表明,2015 年成立的发起式基金多达 115 只(A、C份额分开计算),而在之前的三年中,发起式基金一共也只成立了 76只。

记者了解到,发起式基金在设立时有严格的约定:在基金合同生效满3年后的对应日,如果基金的资产规模低于2 亿元,基金将按照基金合同 约定的程序进行清算并终止,且不得通过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进行延期。

对于在 2015年成立的发起式基金,今年就是“三年大考”之期,《红周刊》记者统计,截至 1 月 30 日,在115只发起式基金中,60 只(A、C 份额分开计算)规模尚不足 2 亿元,占比达到 52%。这其中,19 只基金规模尚不足 0.2 亿元,规模最小的是英大灵活配置,目前的规模为 0.108 亿元,紧随其后的是天弘量化驱动,规模为 0.1163亿元,天弘中证休闲娱乐规模为 0.136 亿元。

这些基金中,广发套利对冲是“最紧迫”的一只,它成立于 2015 年2月 6 日,但基金最新规模仅为 1.79亿元。《红周刊》记者以基民身份致电该公司,该公司内部人士表示,目前还没有接到清盘的通知,但是如果条件满足,该基金会清盘的。同时,在今年 6 月 30日之前到期、且规模不足2亿的发起式基金还包括:广发纳斯达克生物科技、中金绝对收益策略、英大灵活配置、天弘量化驱动、天弘医疗健康、天弘中证移动互联网等等。

有华南地区的公募人士表示,目前已经有基金公司计划将发起式基金转型为更为热门的产品,例如把指数型基金转型为 ETF基金,增加场内份额和交易量,增加投资策略和市场参与度。对此,资深分析师常玏对 记者表示:“对于一些规模离 2亿相差不多的基金来说,公司有可能用自有资金补足缺口。另外,如果积极拓展销售渠道,将基金作为 FOF 的底层资产,也将提高发起式基金的规模。”

两大公募舍卒保车?

对发起式基金而言,在公开募集之前,基金管理人会运用其固有资金及基金经理的自有资金认购不低于1000万元的份额。例如中欧滚钱宝货币基金,公司用固有资金认购了8157万份;中邮尊享一年定期认购了 1000 万份,其中基金经理任泽松自掏腰包认购了 500 万份;华夏医疗健康混合的基金经理陈斌在发行之初认购了 100 万元,并且每月定投。数据显示,到 2017年年末,陈斌共持有 134.56 万份基金份额。

在自掏腰包的基础上,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会一同承受亏损。例如目前亏损最严重的是广发纳斯达克生物科技美元 QDII 基金,其截至 1 月30日的净值为 0.1603元。记者翻阅2017年四季报,发现该基金在发行时,基金公司用固有资产认购了1000万份,如果按照每一份亏损0.8397 元计算,公司固有资金“亏损”了 839.7 万元。

除了广发基金,天弘基金的“重灾区”则体现在指数型发起式基金上。记者统计,有 23只指数型发起式

基金规模不满2亿元,净值也小于 1元,例如中证 100、中证 800、上证 50以及电子、医药、券商银行等行业指数基金。细究原因,这或许和这些基金的成立时间有关。记者了解到,天弘基金在2015年发行成立的发起式基金大多是指数型基金,当时市场对指数基金的认可度还不高,天弘基金发行成立了 20只指数基金,采用发起式方式投入了 2亿元。

但是由于市场认可度的原因,天弘的这些发起式基金在成立时的规模都只有 1000 万,远远不足 2亿元。而在随后运作的3年中,这些基金规模仍然没有达到2 亿元。Wind 资讯的数据显示,天弘在 2015 年发行的 20 只发起式基金中,有 12 只净值小于 1,占比达到 60%。另外,天弘基金在2015 年成立的发起式基金中,有 3 只是权益类基金,而这3只基金的规模未达到 2亿元。

这里以天弘医疗健康混合为例分析规模较低的原因,该基金截至1 月30日的净值为 0.8288。2017 年四季度,该基金净值增长率为 0.12%,同期业绩比较基准上涨了 2.31%。基金经理似乎错判了股市和债市的形式,他们配置了 90.17%的债券,配置了7.9%的股票。

天弘基金似乎也注意到了“三年大限”的问题,开始将不足2 亿的基金做转型或者拉动规模的处理。例如天弘医疗健康混合 1 月 18 日发布公告称,该基金转型为混合型基金,不受 2亿元规模的限制。另外,天弘旗下的很多发起式基金,在 2017 年下半年规模都出现了“暴涨”。例如天弘中证证券保险,在 2017年二季度末的规模为650 万份,到 2017年三季度末增长到了 1.5亿份;天弘中证医药 100 在2017年一季度末规模为 966.5 万份, 到三季度末增长到了 1.42 亿份。

发起式基金路在何方?

根据证监会网站数据统计,2018年以来,监管层已经先后核准了天弘荣享、鑫元淳利、前海开源乾盛、南华瑞鑫等定开发起式基金的批复。可以预见的是,这些产品很快就会发行,加之此前密集申报的定开发起式基金相继获批,2018年或将出现“井喷”态势。归根结底,对基金公司来说,想要把发起式基金做好,最根本的是要把业绩做好。

例如截至 1 月 30日,东方红睿元三年定期灵活的规模是 15.05 亿,同一天的净值是 2.24,在三年中净值实现了翻倍的增长。Wind 数据显示,该基金从 2017 年 1 月 1日到 2018年 1 月 30日,净值增长了 64.46%,同期业绩比较基准上涨了 3.03%;再例如规模接近 100亿的兴全新视野灵活,截至 1 月 30日的净值为 1.265,自 2017 年以来,该基金净值增长了 23.78%,同期业绩比较基准为 6.62%。

对此,资深基金分析师王群航指出,发起式基金推出的背景,是 2012年左右市场行情低迷,投资者几近绝望的时候,基金公司想出的利益捆绑的方法。虽然基金公司与持有人的利益进行了捆绑,但放眼全球市场,很少有基金公司能把发起式基金做出超越普通基金的业绩。

另外,发起式基金有可能被基金经理视为“唐僧肉”,对其进行利益输送。所以在王群航看来,发起式基金在监管上需要更加严格。而且目前的发起式基金,其基金经理用“真金白银”投入的比例并不多,因此和基金经理“利益捆绑”的关联性也不高。此外,他还建议基民,同等条件下,投资者可选择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认购金额较多的基金,而且要规避规模相对较小的基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