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茶坊

银行股的价值洼地与解禁压力新零售,新在哪?

Weekly on Stocks - - 内容 - 彭肇建

2017 年 11 月 16日上海银行限售股解禁当日,我曾以为其股价会有三个跌停。按11 月 15日上海银行收盘价计算,解禁市值高达 500亿元,是原先流通市值的 3.74 倍,而且这是人数众多的小非解禁市值,抛售压力巨大;股价跌得越低,相应需要承接的资金就越少,三个跌停,就可以让解禁市值降到 365 亿元。

那天上海银行一字跌停,全天成交金额6.91 亿元。11月 17 日从 9 点 15 分到 24 分 27 秒,买卖双方报价撮合显示的都是 13.87 元的跌停价,有 7.6万多手。下一秒开始撮合价上移,最后以 14.04 元开盘,成交金额 11.04 亿元,开盘时的成交金额就超过了前一天的总数。收盘后我认为,上海银行可能已见底了,11月 17日是星期五,一般来说,周五多方无心恋战,这 11.04亿的买盘没有按常理出牌。事后当得知 11 月 17日晚上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了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后,我对上海银行已见底就更有把握了。

上海银行虽然是家城商行,但与工农中建四大行有较多的可比性,如果真的如我原先所想的那样来个三个跌停,必然拖累工农中建四大行一起下跌,也许是从全局考虑吧,不同寻常的资金在第二个跌停板处出手了。但是,如果就此往上攻,那就不能做到少花钱多办事。最好的办法,那就是较长时间在低位震荡,以消化解禁压力。

那么,其他次新银行的解禁压力对大银行有没有影响呢?我认为有。其关系是,其他次新银行的解禁压力会拖累上海银行,也就间接拖累了大银行。虽然拖累作用弱于直接作用,但拖累再弱也是影响,总之,任何一只次新银行的解禁压力,都是整个银行板块的解禁压力。

去年 12月我在茶坊里的文章题目是“价值投资也要考虑供求关系”,从这一思路出发,我认为,近段时间银行股的上涨,解禁压力被逐步消化是主要因素。当然,银行板块属于价值洼地是上涨的内因。我所要表达的意思则是,解禁压力消化得越多,价值洼地也就填平得越多,解禁压力都消化了,洼地也就填平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