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1月排名揭晓金信深圳成长坠落榜尾!

Weekly on Stocks - - 机构广角镜 - 本刊记者 张桔

2018 年首月转瞬即逝,公募基金排行榜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万家系和光大系因为重仓地产股而元月匹马领先之时,权益类基金中也有产品一月跌幅接近 20%,这就是成立时间不长的次新基金公司金信旗下的金信深圳成长。

来自 Wind资讯的数据表明,截至 1 月 31日收盘,权益类基金榜首尾的差距已经超过了 30%,其中排在榜首的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开年迄今的收益率约为 19.12%,而排在榜尾的金信深圳成长开年迄今的收益率约为-14.59%。

金信深圳成长疑似精准“踏空”?

在 2017年权益类基金排行榜的末端,中邮和华商系旗下的产品交替占据着“首位”;但 2018年以来,排行榜末位出现了一个资深基民都很陌生的名字———金信深圳成长。

这是一只怎样的基金呢?公开的资料显示,金信深圳成长成立于 2016年的 12 月 22日,作为次新基金公司所发行的一只发起式基金,该基金成立之时所募资金刚过2 亿的生死线。2017 年,该基金全年业绩不佳,其在全部的 1368只基金中仅排在了第1074 位,而基金的规模也萎缩至“超级迷你”的 0.12 亿份。

2018 年 1月,该基金的排名更是直坠谷底,截至1月 31日收盘,其在全部的 1788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最后 一位,而基金当月的净值收益率约为-14.59%。Wind 资讯的数据表明,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名叫唐雷,其自2015 年7月加盟金信基金,目前管理着金信多策略精选、金信深圳成长、金信量化精选等三只产品。从 2017年的排名看,不仅金信深圳成长表现不佳,金信多策略精选也仅排在了 1788只基金中的第1770位,而金信量化精选也仅排在了1788只基金中的第1536 位。

那么,唐雷所掌管的基金缘何出现全线“溃败”呢?这里我们以业绩最差的金信深圳成长为例分析,前不久刚刚披露落幕的公募基金四季报揭示了其中的奥秘。四季报显示,该基金四季度将股票仓位从三季度末的90.19%微增至 90.20%,继续保持了高仓位运作;但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该基金的份额却从三季度末的约 2080 万份大幅回撤至约 1164 万份。

进一步从基金的十大重仓股来看,金信深圳成长的调仓路径出现重大失误,疑似精准“踏空”。公募四季报显示,基金经理在四季度进行了较大面积的调仓,将三季报中的地产、银行、券商完全替换成了光伏和半导体板块中的股票,但替换进的股票却在四季度大幅跑输市场。具体说来,该基金三季报的十大重仓股依次是飞荣达、万科A、平安银行、华泰证券、招商蛇口、招商证券、兴业证券、保利地产、索菱股份、华侨城A,而四季报时的十大重仓股则变成了晶盛机电、中兴通讯、扬杰科技、亨 通光电、至纯科技、长电科技、中天科技、智云股份、烽火通信、精测电子,基金的十大重仓股不仅悉数换掉,而且重仓行业也从上一个季度的金融、地产行业变成了四季度末的制造业和软件信息业。根据记者的统计,今年1月,该基金四季度末所重仓的十只股票在二级市场上均表现为下跌。

对此,基金经理唐雷在季报总结中诠释其理由“:行业景气度高的成长性行业将会获得戴维斯双升,重视半导体、光通信、新能源汽车、光伏风电等行业的投资机会。”但从二级市场的实际结果来看,他寄予厚望的光伏和半导体板块却变成镜花水月。

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格上理财基金分析师杨晓晴则表示,金信深圳成长的问题主要是踩错了市场节奏,错过了后续金融地产板块上涨带来的收益,同时其重仓的光伏和半导体板块在二级市场表现不佳。

金信基金遭遇发展瓶颈?

实际上,或许正是因为金信深圳成长元月业绩“垫底”,这才让这家默默无闻的公司走入大众的视野。

那么,金信基金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呢?根据《红周刊》记者的采访,这家成立于 2015年7 月的基金公司如今仅仅度过了两年半的时光,其注册地位于深圳前海。在它的股东结构中,国元信托占了 31%,该公司也是近几年公募圈中少有的几家信托系公司。

对于该公司,大金泰石识基研究院核心分析师王骅指出,2016年底基金子公司监管新规落地,对基金子公司内部治理、风控指标等多个方面提出了要求,之前比较火热的基金子公司发行类信托资管计划因为监管原因不能继续。在监管趋严的形势下,信托公司入股基金公司的动力明显下降,抓住尾巴上车的金信基金可能受此原因影响,规模发展也并不顺利,旗下的10 只产品总体规模都不大,平均规模1.1 亿元。

对此,记者查阅了 Wind资讯的相关数据。数据显示,从 2016 年第二季度开始,金信基金的资产规模从 2.1亿起步,彼时其排在了 108 家公募中的第 104 位;但经历了一年半的发展后,截至 2017年四季度末,公司的资产规模也仅为 10.9 亿,其排在了 122家公募中的第 112 位。

从公司旗下的基金规模来看,现有的 10只产品基本徘徊在 2 亿规模上下,特别是其中多只基金的规模“迷你”。以公司的权益类基金为例,2017年四季度的数据显示,其中规模最大的金信量化也不过 2.06 亿,排在其后的是金信智能中国 2025 的 1.64 亿,而金信新能源汽车、金信转型创新成长、金信深圳成长等多只基金的规模甚至不到 0.5 亿。

在规模利剑常年高悬的背景下,基金经理的日常操作难免畏手畏脚。记者注意到,目前该公司的基金经理队伍仅有三人,除去唐雷外,另两位基金经理分别是周余和刘榕俊。其中,周余主要负责公司固收产品的投资,而权益类基金的重担则由唐雷和刘榕俊合力分担。

从任职回报来看,唐雷管理金信多策略精选大约 238 天,其任职回报约为 42.84%,这也是两位基金经理中最拿得出手的一份成绩单。但值得注意的是,金信多策略精选 2018 年 1 月同样业绩不佳,当月其净值下跌了约9.13%,而且基金四季报显示,其股票仓位的配比为零。

同样是出于基金经理唐雷之手,金信深圳成长的股票仓位高达九成,金信多策略精选则仓位为零,两者之间可谓天壤之别!

除去金信基金外,在1月权益类基金的倒数排行榜上,2017年整体表现欠佳的前海开源、华商基金依然有多只基金延续了“颓势”。

从前海开源基金来看,前海开源沪港深新硬件C、前海开源沪港深新硬件A、前海开源人工智能、前海开源一带一路 C、前海开源一带一路 A、前海开源中国稀缺资产C、前海开源中国稀缺资产 A 等多只基金当月净值表现乏善可陈,其中尤其是沪港深新硬件基金净值跌幅也超过了10%。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前海开源前些年发行了多只主题类的特色基金,但在去年以来结构化特征明显的二级市场中,其中大部分主题都不是市场的热点,而基金经理操盘基本恪守基金的契约来选股,这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去年金银珠宝基金、今年多只主题类基金表现缺乏亮点。而对于这类基金的持有人来说,或许只有耐心等待板块轮动所带来的投资机会!

而从华商基金来看,来自 Wind资讯的统计表明,截至 1 月 31 日收盘,华商旗下的华商创新成长、华商新常态、华商乐享互联网的月度净值跌幅均超过了 6%;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三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均为高兵。

那么,高兵何许人也呢?相关的资料显示,自从 2010 年 2月加入华商基金后,高兵在华商基金已经度过将近八年的时间,而他迄今总共掌舵过五只华商系的基金,如今他已不再管理华商盛世成长和华商产业升级,他仍然掌舵的三只基金则包括了华商创新成长、华商新常态、华商乐享互联,三只基金的净值在 2016 年和 2017 年均录得年度“负收益”。原因何在呢?从三只基金的逐季重仓股来看,高兵虽然不是军工股的疯狂拥趸,但其也有自己的投资“偏好”。

王骅分析指出,从持仓上看,这三只基金自高兵上任之后一致性较高,一季度以生物、医药、环保、军工为主;二季度逐渐开始配置家电、白酒等看好的领域;三季度增加了周期品中的有色板块以及新能源汽车的配置,并且做到了逢高减持;四季度又重新以白酒家电为底仓配置,同时以半导体和消费电子为进攻品种。各阶段其实还是把握住了一定的机会,尤其是三季度抓住了铝的一波上涨,全年为负收益主要还是因为各阶段的重仓品种中都出现了较大跌幅的个股,例如二季度的海虹控股、兆易创新,三季度的众和科技以及四季度的厚普股份。虽然其总体操作侧重阿尔法策略,但从精选个股获得超额收益的角度其实做得并不好。

2018 年 1月已过 2 月已来,开局不利的基金经理们还需要为全年比拼做更好准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