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联软件采销数据混乱不清人工成本核算一团乱麻

Weekly on Stocks - - 公司透析 - 本刊记者 胡振明

作为一家专注于从事能源行业管理软件的开发的综合服务提供商,普联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联软件”)曾于2008年9月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在几经沉浮后最终于2012年11月在美退市。从其退市前公布的2012年三季报看,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均为负数,分别为-207.55万元和-44.5万元。如今,普联软件欲回归A股创业板上市,在其2015年首次申报并于2017年2月向监管层再次报送最新版招股说明书后,距今一年多时间再无新信息发布。

在分析普联软件最新版招股书时,《红周刊》记者发现其报告期(2014年至2016年)的营业收入及采购方面相关数据与现金流量并不匹配,而作为软件开发成本中最重要的人工成本也有诸多疑点。与此同时, 若按照近日流传的“IPO在审企业需满足近3年净利润合计超过1亿元,且最后一年超过5000万元”的IPO新的审核要求,普联软件要想成功过会恐存在一定压力,其报告期内(2014~2016年)竟然没有一年净利润能够超过5000万元,分别只有4032.10万元、3961.04万元、4133.69万元。

营业收入数据合理性存疑

招股书披露,定制软件开发与技术服务业务是普联软件的核心业务,是其最重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报告期内,普联软件分别取得 19647.02万元、21324.75万元和23806.37万元的营业收入(见表1)。相较营收的持续增长,其营业利润却有小幅下滑,由2014年的 4183.24万元下滑至2016年的3868.91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在营收与利润表现反向而驰的背后,其报告期内的营收与同期现金流量、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并不合理。

以2016年为例,虽然23806.37万元营收为报告期内最高的一年收入,但这一年的主营利润却是三年中最低的。考虑到普联软件享受增值税优惠政策,且部分收入不征增值税,在本文分析其营收与现金流以及债权间勾稽关系时,为更谨慎分析其中存在的问题,暂不考虑其增值税的影响。

招股书中,“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6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22386.08万元,同时,“合并资产负债表”中2016年末的“预收款项”余额为1518.02万元,相比上年年末新增了390.29万元。在财务核算中,预收款项的增加一般意味着本年度虽然预先收到了现金,但没有结算,应不计入本年度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中,因此在考虑本年度营业收入相关现金流量时是需要将其剔除的。整体核算后,与普联软件2016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应为 21995.79万元,以数据与23806.37万元营收相比,理论上未付现 的1810.58万元营业收入需要形成新增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

资产负债表中,2016年年末的应收票据余额为457.49万元、应收账款余额为11441.38万元,与此同时,还有金额比较大的坏账准备1036.23万元,综合考虑,2016年的应收款项合计达到了12935.10万元,与2015年末的9249.28万元合计值相比,新增债权3685.81万元,这与前述理论新增值1810.58万元相比,存在1875.24万元的差额无法获得合理解释。当然, 这是未考虑增值税因素的影响,假如把应该征收3%增值税的那部分营业收入的税额考虑进来,这个差额又将会出现新的变化。

招股书显示,2016年“定制软件”和“产品化软件”的收入分别是13709.51万元和2585.98万元,这两项收入的增值税如果按软件产品的实际税负3%计算,则销项税额有488.86万元;同时, 2016年“技术服务”和“服务外包”分别取得5809.33万元和1193.13万元收入,若按服务收入6%税率计算,则有420.15万元的销项税额;此外,这年还有461.05万元的“硬件产品”收入和47.36万元其他收入,按17%计算可得86.43万元的销项税额。

综合起来,根据收入分类测算的增值税销项税额合计达到995.44万元。在此基础上,若考虑2016年国内收入占比96.52%(暂不考虑国外收入的增值税),则这年国内收入增值税的销项税额只有960.80万元。由此可知,就算考虑了增值税影响,与理论新增值1810.58万

元相比,仍然还有849.78万元的差异。

与2016年相似,在暂不考虑增值税因素的影响下,2015年营业收入与现金流量、应收债权之间同样出现超过千万元的差异。

招股书披露,2015年的营业收入为21324.75万元,同期,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为21315.10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19663.76万元与预收款项的减少额1651.34万元之和),两者之间仅相差了9.65万元,理论上这意味着当年应该基本没有什么新增债权之事。可事实上,2015年年末应收账款余额8203.59万元、坏账准备738.96万元、应收票据306.73万元,合计应收款项余额为9249.28万元,这相比2014年末的7903.32万元新增债权达1345.97万元。很显然,这个数据与理论上新增债权 9.65万元债权相差了1336.32万元。

若去考虑国内收入(占营业收入的94.56%)受增值税因素的影响,即“定制软件”收入12492.76万元和“产品化软件”收入1010.44万元按3%的税率计算销项税额,“技术服务”收入5916.54万元和“服务外包”收入1564.19万元按6%税率计算,而“硬件产品”收入340.81万元按17%税率计算,那么国内收入部分的增值税销项税额有862.27万元。不过,就算细致地按收入分类考虑了增值税的影响,上述差额之中仍然还有474.04万元的差异无法解释。

人工成本与薪酬不符

招股书披露,“人工及费用”是普联软件营业成本的主要组成部分,报告期内占比均在91%以上。其中,营业成本之中的“人工”报告期内分别为6275.44万元、6758.48万元和7391.18万元,占比达到57.56%、54.58%和53.69%。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平均薪酬等数据测算,《红 周刊》记者发现其人工成本与薪酬表现并不相符。

例如,2016年软件开发人数580人、实施服务人数为375人,同时,这年平均薪酬是每人10.67万元,由此测算,这年软件开发和实施服务人员的薪酬总额为10189.85万元。这部分薪酬总额是普联软件在2016年营业成本的最主要组成部分。

此外,在2016年年末的存货之中也包含部分员工薪酬。存货的“项目实施成本 ”3761.05万元,比上年年末的3137.85万元增加623.20万元。如果按2016年度“人工”占营业成本的比例53.69%测算,在新增加的“项目实施成本”之中则包含了334.60万元的人工成本。由于“项目实施成本”是未形成营业收入的存货,因此,这部分相关的人工成本是没有包含在本年度营业成本之中的。剔除掉这部分人工之后,则理论上软件开发和实施服务人员的薪酬总额中应该有9855.25万元是计入营业成本的。然而,对比招股书中披露的2016年营业成本之中7391.18万元“人工”金额,可以发现两者之间相差了2464.07万元。也就是说,招股书披露的人工成本很可能比实际数要少2400多万元。

2015年的人工成本同样出现类似的问题。这一年软件开发人数与实施服务人数合计有866人,而平均薪酬是10.82万元,可知软件开发和实施服务人员的薪酬总额有9370.12万元。与此同时,存货之中“项目实施成本” 3137.85万元比上年年末增加130.10万 元,按本年度人工占营业成本的比例54.58%测算,其中包含了71.02万元的“人工”成本。剔除掉这部分人工成本影响后,理论上,2015年度营业成本之中“人工”应该是9299.10万元,可实际上招股书所披露的2015年度人工成本却仅有6758.48万元,两者之间也相差了2540.62万元。

报告期内,连续两年都出现了人工成本与理论薪酬之间出现较大金额的差异,合计达到5000万元,这对于普联软件现有的每年仅2亿元左右的营业规模而言,影响还是非常大的。当然,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即软件开发和实施服务的员工收入真实收入要远远小于平均薪酬水平,也只有这样,其人工成本才可以与理论薪酬相接近,但对此,招股书却没有具体员工分类薪酬的表述,而这也难免让投资者产生一定误会。

社保缴纳的疑点

其实若进一分析普联软件招股书所披露的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缴纳情况看,前述人工成本之中出现的数千万元差异或许真的是“事出有因”。

根据招股书,2016年普联软件缴纳的社会保险(公司缴纳部分)分别是养老保险1040.73万元、医疗保险498.53万元、失业保险56.54万元、工伤保险29.31万元和生育保险52.27万元,由此合计,

这年“五险”的缴纳金额为1677.38万元。与此同时,招股书披露的普联软件和自己的子公司、分公司、其他派出机构的“五险”缴纳比例也并不完全相同,但合计最高也达到了35%,仅由最高数据可推知,这一年“五险”的缴纳基数总额至多是4792.51万元。由2016年“五险”的实际缴纳人数1005人平均,则每个人的“五险‘缴纳基数应该是4.77万元。可是若根据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平均薪酬10.67万元来测算,该缴纳基数却并非如此。

因平均薪酬之中不仅包括员工的工资、薪金、津贴和补贴,职工福利等,还包含了公司缴纳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而社保缴纳基数按员工平均工资确定,因此,从平均薪酬的角度测算缴纳基数需要剔除公司缴纳的“五险一金”,而普联软件的“五险一金”缴纳比例之中,母公司、子公司及其他分支机构的缴纳比例不完全相同,因此,为了谨慎起见,在这里仍以最高缴纳比例来测算。其中,公司缴纳“五险”的比例为35%,而住房公积金的缴纳比例是12%,由此,平均薪酬之中包含的“五险一金”公司缴纳比例合计达47%。在此基础上推算,平均薪酬10.67万元的“五险一金”缴纳基数应为5.66万元,而这与上述的4.77万元相差了0.89万元。

如果按实际缴纳的人数1005人计算,两种角度测算出来的每个人的“五险一金”基数合计相差了890.86万元。一般情况下“,五险一金”的缴纳基数就是员工的“工资薪金”,这意味着,普联软件对包括工资薪金在内的薪酬披露很可能是不准确的。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如单纯从住房公积金的角度测算,2016年普联软件缴纳的公积金有597.48万元,而缴纳比例为12%,由此,这年公积金的缴纳基数总额应该是4979万元。同时,这 年公积金的实际缴纳人数是992人,由此,平均缴纳基数是5.02万元。这跟上述的通过平均薪酬及“五险一金”缴纳比例测算出来的结果都不一样。

2015年也有类似现象。这年缴纳“五险”的金额是1666.49万元,而公司缴纳比例最高也是35%,由此“,五险”的缴纳基数总额是4761.4万元,同时,实缴人数是895人,可见,平均缴纳基数为5.32万元。不过,在2015年平均薪酬10.82万元及公司缴纳“五险一金”的比例合计47%可知,平均缴纳基数却是5.73万元。这个缴纳基数和以住房公积金实缴金额532.71万元、实缴人数884人以及缴纳比例12%测算出来的5.02万元相比也是不同的,并且跟上述5.32万元相比,也相差0.41万元。如果按895人的实缴人数计算,据招股书披露的“五险一金”测算出来的缴纳基数与根据平均薪酬测算的基数相差371.07万元。

综合上述两年出现的问题,通过实缴“五险一金”和平均薪酬这两个角度测算的“五险一金”缴纳基数之间,均出现了诸多差异。这就意味着,普联软件的薪酬及其人工成本核算上很可能真的出现不容忽视的误差,而这也恰恰呼应了前述关于人工成本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采购数据混乱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普联软件向主要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是1481.83万元、565.08万元和1058.53万元,占当期 采 购 总 额 的 57.70% 、31.34% 和55.79%,由此可知,采购总额分别达到2568.16万元、1803.06万元和1897.35万元。需要注意的是,招股书中明确了这些采购金额都是含税的。

2016年,普联软件的含税采购总额1897.35万元(含税)与同期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6211.63万 元相比,相差了4324.28万元,在对冲掉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34.04万元影响,则多出的4280.24万元的现金流出很可能是偿还了往年的经营债务,可事实又是如何呢?

资产负债表中,2016年年末的应付账款为931.69万元,和上年年末的476.58万元相比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455.12万元。即意味着理论上原本要减少4280.24万元往年负债,可谁知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是增加了,一来一去,差额达到4753.36万元。

2015年的采购与现金流量、应付账款之间的差额也同样让人感到疑惑。这一年采购总额为1803.06万元(含税),但是“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却高达4713.92万元,剔除预付款项新增加的16.74万元,和采购相关的现金流量高达4697.18万元,比同期采购总额要多出2894.12万元,理论上要导致2894.12万元经营性负债减少。可事实上,资产负债表中,2015年的应付账款年末余额只有476.58万元,与上年年末余额相比反而新增了123.26万元,即2894.12万元理论减少值相比反而差距拉大到3017.38万元。

连续两年,在有限的采购规模和负债变化之下,有数千万元大额的现金流出存在异常,对此,普联软件自己和保荐机构都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吗?

(上接第 43 页)的必要,如果真的要分红最好还是现金分红更实惠些,而若民生银行高管坚持认为有扩张股本的必要,那么,鉴于独立董事在关于2017年下半年利润分配的独立意 见中提出的“公司正处于战略转型阶段,留存的未分配利润主要用于加快推进战略转型落地实施以及优化和调整业务结构,不断增强风险抵御能力”要求,以及资本公积转增 股本无须缴纳红利税的规定下,建议民生银行从维护广大社会公众股东利益的角度出发,对利润分配方案进行调整,由送红股改为以资本公积转增股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