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股缴税”真的合理吗?

Weekly on Stocks - - 编者的话 - 本刊特约 杨宝忠

虽然民生银行中小股东谋求修改利润分配的倡议最终得到董事会的支持,但在职业投资人杨宝忠看来,相较于国外资本市场的“拆股免税”,“送股缴税”是此次民生银行险些造成股民倒贴钱分红的症结所在。

编者按:民生银行中小股东“贴钱分红”的闹剧发生后,职业投资人杨宝忠联合民生银行中小股东呼吁董事会修改不合理的利润分配方案。在杨宝忠看来,相较于国外资本市场的“拆股免税”,“送股缴税”是此次民生银行险些造成股民倒贴钱分红的症结所在,同时作为历史遗留问题应予以废除。

就在杨宝忠反思“送股缴税”政策合理性的同时,A 股市场上依然有上市公司在大玩“数字游戏”,徽水利和达安基因就是其中典型。若按照上述两家公司推出的利润分配预案,投资者在持有股票不足 1 个月的,扣除红利税后分红所得为0———“倒贴钱”式分红已经“谢幕”“,零”分红闹剧可能还将持续下去。

《红周刊》将民生银行中小股东“贴钱分红”的事件予以曝光后,笔者感到非常震惊,这篇名为《民生银行可以不送股吗?》的文章不仅引起了所有民生银行中小股东的警觉,更让投资者明白,所谓“高送转”炒作终会一地鸡毛。所幸,民生银行董事会顺应民意,及时调整了分配方案。但是,今后如何防止中小股东“贴钱分红”的闹剧再次发生,笔者认为,其中的关键就是要尽快取消“送股缴税”这一不合理的税收政策。

“送股缴税”有违常理

从本质上讲,上市公司“送红股”无法让股东得到任何收益,送股与转股在国外资本市场一律称为“拆股”。比如苹果公司 2014 年 6 月 8日将 1股拆成7 股就不存在任何税收问题。再比如可口可乐在 1919年上市时每股价格为 40美元左右,到了 1993 年,若按复权价计算,可口可乐的每股股价已经达到每股 210 万美元,74 年累计涨幅超过 5万倍。为了避免由于股价过高导致投资者无法交易,可口可乐历史上进行过多次拆股,但上述拆分并没有向投资者征税。拆股好比将 一张 100元面额的纸币兑换成两张50 元面额的纸币,也非常类似于巴菲特常说的“将一张大饼切成十块”,其内在价值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征税的理由又何在?

但据可查资料,“送股缴税”的政策最早出现于国家税务总局于 1993年 3 月 31日颁布的《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印发征收个人所得税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在第十一条“关于派发红股的征税问题”中,国家税务总局明确规定“:股份制企业在分配股息、红利时,以股票形式向股东个人支付应得的股息、红利(即派发红股),应以派发红股的股票票面金额为收入额,按利息、股息、红利项目计征个人所得税。”

政策痼疾要根治

其实,自 1993 年至今的 15 年间,红利税的征收政策发生3次较为明显的变化。第一次变化出现在2005 年,当时国内对于股票红利税实施减半征收,将税率调整为 10%,并一直沿用至2012 年;2013 年,A股市场开始实施差别化的红利税征收制度,规定持股时间 1个月内的投资者,税率提升至20%,持股时间在 1 个月至 1 年的投 资者,税率维持 10%不变,而对于持股时间在 1 年以上的投资者,红利税税率下降为 5%;第三次变化则是在2015 年 9 月 8 日,对于个人公开发行和转让市场取得的上市公司股票的持股期限超过 1 年的,股息红利所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

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内红利税的征税制度发生了变化,但“送股缴税”的规定却始终保留至今,这也是此次民生银行险些造成股民倒贴钱分红的症结所在———按照民生银行先前的利润分配预案,持有民生银行A股不足 1个月以及通过港股通持有民生银行 H股的投资者如果参与此次利润分配,每 10股还要倒贴 0.16 元。由于笔者本人就通过港股通持有民生银行H 股 5万股,笔者不仅在分红后分文未得,甚至还要倒贴 800 元。

合理的所得税税收制度绝对不可能让股民的“所得”变为负值,而且“送股缴税”的制度本身也存在“一刀切”的设计缺陷。例如,大多数 A 股股票的面值为每股 1元,若按面值收税,每股股价将近 700元的贵州茅台与每股股价仅为 6元的工商银行因送股向投资者征收的所得税税额将无二致,这本身也是不符合逻辑的。

证券制度存在缺陷尚可理解,毕竟每一个证券市场的发展都是由不成熟走向成熟的,但修正不合理的“送股缴税”制度却是一件非常急迫的事情,很多上市公司推出的“高送转”方案就是在玩“文字游戏”,这让中小股东付出了其本不该付出的代价。(文章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红刊立场)

(上接 16 页)份制银行本身仍旧存在着高增长的特点,所以错误地压低了股份制银行的估值,这是不正确的。正确的是在下行周期,股份制银行和国有银行估值应该大体是一样的。这是我相对看好股份制银行的一个原因。

我们看到高成长高风险的股份制银行,其实到 2018 年初,它的资产减值损失已开始降低,它的拨备覆盖率则开始提升。换句话说,股份制银 行的资产质量也开始好转了,也出现了拐点。与此同时还没有估值方面的反映,所以股份制银行中包含着错上加错的问题。

同时还要注意到,由于资金供需关系紧张,导致同业拆借上升。由于从同业拆借上升传导到银行向客户贷款利率上升有一个时间过程,在 2017 年出现了同业拆借利率几乎翻了一倍。但银行对终端客户贷款还没有传导过 来,还没有提升,股份制银行作为拆借资金的重要需求方,反而因为资金紧张受损了,然而这种损害注定是短期的。2017年股份制银行增长不如国有银行,与这个同业拆借利率上升但银行向客户贷款利率还没有来得及上升有重大关系,这个不利影响是短期的,这个问题 2018 年会逐渐消解。

基于以上三点,我认为股份制银行更值得关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