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基本面

从“川菜馆上市”的疯狂看股票投资就是生意

Weekly on Stocks - - CONTENTS - 本刊特约 马喆

如果你炒股炒成股东,很多人会笑你是个投资的失败者。可这是投机者的思维,在这些人眼中,股票就是一张可以随心所欲炒来炒去的纸片。在千千万万市场摩擦交易制造者的共振下,资本市场有时候像一个巨大的赌场。十赌九输,如果你参与游戏,你注定是那个失败者。可如果你把股票投资当成是生意,把自己想象成实体企业主,那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川菜馆上市的“疯狂”

我很喜欢用川菜馆去举例来说明股票是什么?

如果你想盘下楼下老王经营了多年的川菜馆,您不可能由着老王漫天要价。您一定会仔细问几个问题,

———这家川菜馆去年赚了多少钱?前年又是多少?……

———这家川菜馆账面资产是多少?现金是多少?桌子椅子又是多少?

老王可能会这样告诉你:“我这家川菜馆经营多年了,回头客很多,回报也很稳定。餐馆去年赚 51 万、前年 49万,最近 5 年平均年净利润50万。属于这家川菜馆股东的账面资产最新余额 500 万,我们有 100 万现金,还有 200 万设备,余下 200 万是房租和装修。”老王会告诉您,他认为这家川菜馆的合理估值应该是500 万。

好了,我想您已经很清楚这家川 菜馆的基本财务状况了。

如果作为买方,你得向老王开出一个有利于自己的买价,你可能这样说:“看看,您这家川菜馆的回报率只有 10%,那些房租和装修费实际早已经花掉了,桌子椅子也需要折旧,我只能出 300万的价格。”我相信如果能在这个基础上继续压价,你还会再继续压价。

购买这家川菜馆时,你是如此地理性,如此地精明。

但如果把这家账面资产 500 万平均年回报 50万的川菜馆如果拆成100 万份,并且每份股票每天都可以交易。很多人马上就会失去了以往的理性。川菜馆每份 5元的价格很可能会被荒唐地炒到 20-30 元,人们痴狂地坐在电脑前,津津有味地说着梦话:“昨天某某大明星来到我们川菜馆用餐,股价看涨啊!”“看看,昨天国家统计局的宏观数据多棒,利好消费板块! ”“k线图已经出现了金叉,出现了最佳买点!”

真得无法理解人们的癫狂。川菜馆还是那家川菜馆,把它看成一个整体,合理的市场估值是 500 万,拆成100万份每份 5元,整体市值还是500 万啊!本来很简单的事情竟然变得如此的复杂?

巴菲特的投资就是在做生意

金融行业的可悲就在于把简单的生意想复杂了,巴菲特的伟大就在 于把简单的事情做伟大了。

6岁时,巴菲特就一次背起6瓶可口可乐,挨家挨户地推销。卖完 6瓶可口可乐,扣除 25美分成本,巴菲特净赚 5 美分。小小的巴菲特早早就明白了生意是什么。巴菲特童年时期卖可口可乐和口香糖的经历,少年时期经营弹珠球和送报生意,深深地影响了巴菲特对股票的理解。这里面最根本的就是,他内心深处一直把股票投资看成生意。

对于投资,奥马哈先知是这样定义的———“投资即现在先投入一笔钱,在未来某个时间再拿回一笔更多的钱,拿回这笔钱要先扣除这个时期的通货膨胀。”

巴菲特所指的拿回一笔更多的钱是只从企业未来的净利润里获得,而不是来自别人的口袋里。巴菲特要的是净利润而不是市盈率。我们看一个案例:

1986 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用3.15亿美金收购了《世界大百科全书》和柯比吸尘器的生产商史考特飞兹。巴菲特根本没打算 5年后用6.3亿美金卖掉公司,更不在意别人对史考特飞兹的估值是多少?他只在意这家公司能真正赚多少净利润。让我们看看巴菲特要的东西吧,

史考特飞兹 1986-1994 年 9 年里共计为伯克希尔·哈撒韦贡献了5.554 亿美金的净利润(下转 31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