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广角镜

红利基金收益惨淡面目全非华安红利精选分类排名“垫底”

Weekly on Stocks - - 目录 - 本刊记者 李健

权益产品净值“全军覆没”银河基金今年缘何“没落”?

近年来,当分级基金、沪港深基金、FOF逐渐走入大众视野之时,有一类基金似乎淡出了基金投资者的视线,这就是沉寂许久的红利基金。年复一年,当上市公司分红还会在财报季激起一圈浪花之时,红利基金却普遍“挂羊头卖狗肉”而面目全非。

《红周刊》记者统计,目前A股的“红利”基金一共有51只,今年以来,多数红利基金净值增长率为负。剔除沾光“红利”二字的基金,纯粹的以分红为指标的基金有35只(含被动型指数基金),今年以来至4月末,其中排在第一名的是华商红利优选,净值上涨了9.78%,排在最后一位的是华安红利精选,净值下跌了13.34%,首尾相差23.12%。

从季报中记者发现,今年1月成立的华安红利精选排名垫底的原因主要是没能跟上市场风格的切换,一季度末,其十大重仓股全部是金融、地产等大盘蓝筹,今年以来有8只股价下跌。

“挂羊头卖狗肉”日益普遍

实际上,在A股市场中,伪红利基金不在少数。例如,其中有一部分是主题型基金—改革红利基金,它们以国企改革为方向来选择投资标的。

比较典型的如建信改革红利,基金契约中如是表述:“本基金主要投资受益于全面深化改革的行业股票,包括受益于国企制度改革、户籍和土地制度改革以及资源要素价格改革等的相关行业上市公司。”与此相似的还有很多,例如中海混改红利灵活、红土创新改革红利 灵活也都是以“改革”为主题的基金,只是用了“红利”的说法而已。

剔除这些“沾光”的基金,《红周刊》记者统计,A股中真正的“红利基金”有35只,包括2只量化红利基金,7只指数型基金和1只混合二级债基金,还有25只主动型基金。这些基金在契约中均明确规定了投资范围。

以国联安红利为例,在基金契约中如是约定:“本基金主要通过投资于盈利稳定增长的、具有较高股息收益率的、财务稳健的上市公司,追求稳定的股息收入和长期的资本增值。”并且规定:“本基金80%以上的股票资产将投资于具有较高预期股息收益率的股票。”

但该基金似乎并没有遵守基金契约,2018年一季度末,重仓股中只有天齐锂业上一财年做出了每股送0.2元的分红,其余9只上一财年都没有分红送转。

今年以来至4月末,该基金净值下跌了5.17%。细究其中原因,基金经理希望选择股价有成长性的企业进行配置,但却对大势判断出现“失误”,潘明从去年二季度开始就看好新能源汽车板块,但是这一板块从去年4月1日到今年5月2日下跌了23.73%。这也导致重仓股表现平平,今年以来至4月末,有5只重仓股股价下跌,其中4只跌幅超过10%:华域汽车下跌19.2%、三安光电下跌17.76%、均胜电子下跌17.58%、赣锋锂业下跌12.81%。

对此,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对《红周刊》记者表示:“A股市场上,根据红利概念选择的股票股价,股价也要随大势变化,投资者炒股的时候是不看分红的。为 什么很多基金公司做红利策略?主要是红利策略符合监管机构的要求。同时分红的企业也是价值型企业,这就导致像京东这样的公司分不了红,这种高速扩张的上市公司没有资本公积和每股未分配利润。风格漂移的根本原因是基金合同的约束性并不强,更多基金经理还是从波段操作的角度去捕捉上市公司股价的盈利机会。”

国联安红利是今年以来红利基金业绩不佳的一个缩影。截至4月30日,35只红利基金中有29只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负值,占比超过了82%。另外6只“盈利”的基金中,只有华商红利优选净值增长率为10.98%,其余5只净值增长率在0.8%以下。由此可见,红利基金今年以来几近全军覆没。华安红利精选亏损最严重,今年以来净值下跌了13.75%。其重仓股中没有一家在2017年末进行分红。基金经理配置了大量金融、地产等股票,但年初至4月末,有8只股价下跌。其中分众传媒、万科A、中国平安跌幅超过10%。

鱼和熊掌如何选择?

在25只主动型红利基金中,国联安其实代表了大部分红利基金的操作思路:即放弃红利策略,跟随市场风格。对基金经理来说,选择分红的企业,还是选择股价有上升空间的企业,是一个两难选择。

不过,与上述例子不同,信达澳银红利回报似乎严格遵守了基金契约,选择的大多是“非主流”的分红股。一季报显示,其重仓股包括:慈文传媒、格力电器、

农业银行、新城控股、东方国信、南方航空、保利地产、依顿电子、长春高新和昆仑万维。这10只股票在2017年年末有8只实施了分红,只有格力电器和东方国信没有分红。其中分红最多的是新城控股,每股分红0.81元,紧随其后的是长春高新分红了0.8元。另外,慈文传媒不仅有分红还进行了送股,每10股转增4股。

虽然重仓股中有8只都进行了分红,但是仅靠分红的钱,在市场不好时似乎并不能“补足”股价下跌。重仓股中有4只今年以来股价下跌,其中依顿电子下跌了13.17%、南方航空下跌了9.14%、保利地产下跌了7.56%、慈文传媒下跌了2.47%。

从现任基金经理的选股思路剖析,基金经理王辉良似乎对于恪守基金契约选择股票“心存不甘”,这点从他在一季报中的解释可以看出来,他表示:“一季度A股市场呈现出较为明显的风格转换,蓝筹股先扬后抑,成长股先抑后扬。本基金由于对成长股的配置比例相对较低,因此最终跑输基准。”

同样,2017年四季度,王辉良在季报中解释:“A股市场整体呈现冲高回落走势,除食品饮料、家电和金融股等少数板块外,其他多数板块普遍下跌。四季度本基金由于对消费品和金融等板块的配置比例相对较低,因此逊色于基准。”有趣的是,对比两次季报总结,基金经理似乎将业绩不佳归咎于严格遵守了基金契约选择股票,从而错过了市场热点。

对此,上海证券基金分析师闻嘉琦对《红周刊》记者表示,红利基金本意是选择投资高股息率的股票,在中国,高股息率的股票一般来自于行业比较成熟、市值比较大的企业,它们才会选择分红;所以红利基金在风格上有一定倾向,一般以大盘、价值为主。而2018年市场风格切换,今年很多基金配置的是家电、金融、基建类的股票,这些板块又出现较大 回调,所以今年红利基金净值回撤比较大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企业分红一般只有几毛钱,二级市场中,股价下跌很轻易就将这几毛钱“淹没”了。

红利基金的“双刃剑效应”

2017年上市公司年报出炉后,A股有很多企业进行了高额的分红,分红大户中,养元饮品每股分3元、梅泰诺每股分1.95元、寒锐钴业每股分1.6元。除了这些次新股分红较高外,很多企业常年稳健分红,例如国光股份2015年每股分红1元,2016年每股分红3元,2017年每股分红2.7元;双汇发展最近3年每股分红1.25元、1.2元和1.1元。

《红周刊》记者统计,最近3年每年分红都超过每股0.5元的企业一共有11家,分别是:中航机电、良信电器、长春高新、信立泰、海天味业、同花顺、地尔汉宇、柳州医药、双汇发展、美的集团和国光股份。其中,美的集团被419只(A、C份额分开计算)基金抱团持有;双汇发展被84只基金抱团持有;信立泰被63只基金抱团持有。

但是翻阅所有红利基金的2018年一季报,没有一只红利基金配置了2只以上上述股票。对此,闻嘉琦指出,基金经理也会选择一些股价有上涨空间的股票,因此并不是所有分红的股票都会选来投资,这也在考验基金经理的选股能力。所以A股市场上的红利基金,更偏向于是在红利策略中做一个“增强型策略”,要追求相对更高一点的收益。

其实,基金经理被迫风格漂移,也是市场对他们短期业绩要求所致,基民希望获得的是短期回报,但这是对红利基金的一个误解。作为舶来品,红利基金在美国比较流行,红利策略在1957年~2003年期间的年均回报率为14.3%,高于道指11%的年均回报率,被认为是长期能够战胜市场“平局”的 策略。

所谓的“高于市场平均”,并不意味着红利基金能获得超高收益,红利策略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跑赢指数,而且风险较低。但是来到A股却变了味,基民追求短期收益,基金公司追求短期规模,导致基金经理只能偏离分红策略,追逐市场热点。在A股,其实红利策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根据统计,近12年、近8年、近4年、近1年,无论是标普红利指数、中证红利指数、上证红利指数,均高于沪深300指数。

对此,好买财富基金研究中心总监曾令华在采访中表示“:从数据回测来看,高分红低估值的高波动股票是比较有效的选投指标。只不过,它也有大年和小年。或者说‘正是因为它不是一直有效,才成就了它的长期有效。’基金经理没办法坚持的原因不复杂,本质上股票是长久资产,持有期可能是十年和二十年,策略才会是有效的。但投资者的持有期才半年到一年,投资方式和负债(投资者的投资)不匹配。投资者的行为受市场本身的影响很大,他的用脚投票,使得基金经理必然去迎合投资者的脚步。另一方面,从管理人来说,不能坚持自己的风格,还是没有足够的成熟。对基民来说,红利指数有普遍的适用性。和买很多基金一样,都是要长期持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