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透析

五方光电采销数据可信度低材料成本数据核算异常

Weekly on Stocks - - 编者的话 - 本刊记者 胡振明

中公教育借壳亚夏汽车百亿交易仅提升每股收益1分钱

必康股份聚焦医药健康全产业链

越博动力新能源动力总成领先厂商

天地数码:条码联世界 和谐促发展

高举环保大旗的万邦达多点开花

湖北五方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方光电”)是一家主要从事红外截止滤光片(IRCF)、生物识别滤光片等精密光电薄膜元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在本次递交新股发行招股书之前,也曾有过提前进入A股市场机会,即在2017年5月时,公司曾被上市公司硕贝德(300322)相中,拟重金收购其100%股权,然而最终却因“由于证券市场环境及监管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较大变化,且交易各方对交易细节条款不能达成一致意见”而折戟。或是有了上一次重组失败的痛苦经历,五方光电不再谋求新的“买主”,转而选择排队IPO。今年5月初,五方光电发布了首版招股书,拟在深交所IPO。

《红周刊》记者在仔细梳理后该份招股书后发现,虽然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和利润保持着持续增长态势,但实际上在五方光电持续向好的经营数据光环下,公司不仅存在采购数据混乱现象,且持续增长的营收也有一定的异常。

采购数据混乱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2015~ 2017年”,下同),五方光电向主要原材料供应商分别采购了8241.56万元、13486.81万元和13242.29万元(见表1),占当年采购总额的74.92%、68.91%和55.74%,由此可推算出报告期内五方光电的采购总额分别达到11000.48万元、19571.63万元和23757.25万元,考虑17%的增值税进项税额的影响, 含税采购总额分别达到12870.56万元、22898.81万元和27795.98万元。

2017年,五方光电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7105.69万元,该数值并不是公司当年用于采购的全部现金流量,其还包含了一部分预付款项的新增金额,即在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57.93万元影响后,真实用于当年采购的现金为17047.76万元。以之与当年27795.98万元含税采购相比,明显可看到有10748.22万元的含税采购额未能付现,理论上这将会有10748.22万元体现为应付账款或应付票据等经营性债务新增。

可事实上,“合并资产负债表”数据却显示,五方光电2017年年末应付账款为 8596.72万元、应付票据为9994.11万元,18590.83万元合计仅比年初时的两项合计13587.01万元新增了5003.82万元,显然是远远小于理论上新增的10748.22万元负债,相差金额高达5744.40万元。

招股书中,虽然还披露了存在票据背书转让一事,但事实上,五方光电在2017年票据背书转让金额7080.57万元和票据贴现金额6641.50万元的合计值13722.07万元要远远超过上述差额,即若将这两项金额对应付款项的影响考虑进来,仍有7977.67万元的数据差异无法获得合理解释。

另外,五方光电在2017年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大概增加了19468.92万元,比当年的“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 现金”17107.76万元要多出2361.16万元,也就是说,相当于有与该金额相等的应付款项属于长期资产购建而形成的。可即使是考虑这个金额影响,仍有数千万元的差额无法获得解释。

与2017年类似,2016年的采购方面数据同样是存在问题的。以2016年的含税总采购额22898.81万元与2016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 8805.24万元,再加上预付款项减少额1万元后进行相互勾稽,理论上将有14092.57万元新增债务产生。可实际上,2017年应付账款9082.13万元与应付票据4504.88万元合计仅比年初时新增了9170.31万元债务,即意味着仍有4922.25万元含税采购未获得现金流和新增债务数据的支持。

与此同时,招股书披露的2016年票据背书转让的金额为13597.76万元,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增加的14019.95万元也比当年的“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5014.65万元多出9005.30万元,即这9005.30万元的应付款项是属于长期资产购建而形成的。在考虑了票据背书和长期资产购建金额的影响之后,采购与现金流和新增负债之间的数据差异缩小到几百万元,这个结果显然比2017年存在数千万元的差异要明显合理的多。

可问题在于,为什么用同样的方法测算这两年采购方面数据的勾稽关系时,会出现明显不同的结果呢?那一年的数据更为真实?

营业收入数据不匹配

和采购情况相似,在分析五方光电的营业收入及其相关数据关系时,《红周刊》记者发现其2017年和2016年营收方面也同样存在异常。

2017年,公司在取得了62401.10万元的营业收入基础上(见表2),考虑17%增值税销项税额因素,则当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73009.28万元。与当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 52471.31万元勾稽,理论上将有20537.97万元未收现的含税营收需要形成相应的债权。可实际上,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五方光电2017年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18780.05万元、应收票据余额为13955.25万元,此外,这年年末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有1064.50万元,三项整体合计为33799.80万元,与上年末同类项21419.98万元合计相比,新增债务仅为12379.82万元。很明显,真实值与理论值相比相差了8158.15万元,即有8158.15万元含税营收既没有收到现金,也没有获得相应经营性债权予以体现。

虽然招股书中,《红周刊》记者看到对上述勾稽关系形成影响的票据背书转让金额与贴现金额在2017年合计也有13722.07万元,但这个金额与上述8158.15万元差额数据并不相符,仍存 在着数千万元的差距。

与2017年营收数据异常类似,五方光电2016年的营收方面数据同样不太乐观。以2016年53191.50万元含税营收与22905.42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和预收款项减少的7.12万元勾稽,理论上将有30278.96万元未付现的含税营收将形成相应的经营性债权。

事实上,2016年的应收账款余额17508.03万元(此外还有坏账准备950.74万元)与应收票据2961.21万元的合计金额仅比2015年新增了15210.65万元。很显然,实际新增债权与理论新增债权相差了15068.30万元,即有15068.30万元含税营业收入在2016年既没有获得相应现金流也没有获得相应债权支持,而即便是考虑了2016年13597.76万元票据背书转让的影响,也仍有数千万元差额存在。

材料成本可能不准确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还可发现,和上述营业收入勾稽关系的异常形成呼应的是,五方光电的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与采购、存货之间的配比也有一定的异常。

在2017年的主营业务成本之中,五方光电直接材料成本的金额达到21513.28万元(见表3),占其主营成本的64.60%,这个金额与本年度的总采购金额23757.25万元(根据向主要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金额13242.29万元及其占总采购的比例55.74%测算)相比要少2243.97万元,这意味着除了结转到主营成本之外,本年度的总采购中还有一部分未完成生产、销售的直接材料体现在存货之中,即存货将有相应地增加。

招股书披露,2017年年末的存货之中有原材料922.49万元,这跟上年存货的原材料金额相比减少了31.33万元。与此同时,存货之中还有914.29万元的 半成品 、577.97万元的库存商品和761.35万元的发出商品,这三种存货合计金额达到了2253.61万元,和上年存货相同项目的合计相比减少了1416.39万元。如果按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64.60%测算(主营业务成本结构与产品生产成本结构差不多),减少的1416.39万元存货包含了大约914.99万元的材料成本。

综合上述对存货情况的分析,原材料与各产品的材料成本增减情况合计减少946.32万元,即存货之中相当于材料的部分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900多万元。一增一减后,前后相差达3190.29万元。如此大的差异,就算是考虑成本核算与上述测算过程的误差,也是明显不正常的。

与2017年类似,2016年的数据异常情况也是非常明显。根据向主要原材料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及其占总采购的比例可测算出,这年的总采购有19571.63万元,比主营成本之(下转第 46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