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会换届难产的格力电器为何分红大幅缩水

Weekly on Stocks - - 本刊特稿 - 本刊特约 飞雪漫天

格力电器2017年度不分红、承诺的2018年中期分红大幅低于市场预期,令很多格力电器投资人黯然神伤;而格力电器董事会在任期届满后的超期服役,亦令投资人倍感焦虑。为何格力电器现金分红大幅低于预期?董事会换届为何难产?

长期以来,格力电器一直以高分红形象享誉A股市场,受到广大投资者的青睐。然而,今年格力电器却一反常态,继2017年财报宣布不派发现金红利之后,在2018年中期业绩大幅增长下,每股现金分红仅0.6元,这令投资者深感意外。与此同时,格力电器董事会于2018年5月31日任期届满至今仍然超期服役,董事会换届的遥遥无期,亦令投资人倍感焦虑。

现金分红大幅缩水

8月30日晚间,格力电器发布了2018年中期报告,在中期净利润同比增长35.48%的背景下,每10股派发6元现金红利。与2013年至2016年间每股分红金额至少在1.5元至3元相比,今年中期的现金分红方案显然是低于市场预期的。

格力电器现金分红金额为何大幅缩水?笔者认为,格力电器缺少一份透明的资本性支出规划,以合理解释其现金分红大幅缩水的原因。此前,格力电器曾表示,将尽快明确资金需求和现金流测算。但迄今,格力电器并没有 发布一份未来的资本性支出规划。

我们知道,格力电器主营业务为空调等家电制造及销售,而家电行业属于轻资产行业,其与钢铁、石化等重化工业相比较,家电行业的资本性支出较低。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格力电器账面固定资产价值171.52亿元、无形资产价值36.63亿元,二者合计208.15亿元。因此,即使其产能翻番,其固定资产、无形资产(主要是土地使用权)等长期资产的资本性支出也不过200多亿元。

与此同时,今年6月末,格力电器账面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019.45亿元,除账面坐拥巨额货币资金外,格力电器账面其他流动资产2018年中期余额为112.04亿元,其中104.59亿元为购买的银行理财产品。

账面坐拥千亿货币资金,另有一百多亿元购买了银行理财产品,从账面上看,格力电器实际上是一家现金过剩的企业,有足够的财力加大现金分红力度;与此同时,即便格力电器出现大规模扩张产能、产能翻一番,所需资本性支出也不过200多亿元。在此背景下,格力电器2017年不分红、2018年中期每股分红0.6元,分红总额仅为36.1亿元的做法显然是有些蹊跷的。虽然,格力电器在此前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和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说明中以“资本性支出较大”为由进行了相应解释,但这种解释的合理性仍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那么,格力电器现金分红大幅缩水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呢?坊间对此 流传着各种版本的传言与揣测。有传言称,珠海国资委希望格力电器投资于珠海当地的国有企业,并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支持董明珠连任,但遭到董明珠拒绝;因此,格力电器董事会换届悬而未决、现金分红大幅缩水。笔者对这一传言持怀疑态度,毕竟格力电器不仅在珠海当地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而且,董明珠作为明星企业家,在国内具有较大的影响力,珠海国资委不至于如此轻率地决定一位明星企业家的去留。

宝能系会否卷土重来?

对于格力电器现金分红为什么会大幅缩水,笔者反复研读格力电器财报及相关资料,仍难以得出合理的结论。但是从格力电器披露的2017年以来的财报来看,宝能旗下的前海人寿自2017年底以来持续减持格力电器股票,今年中报显示,宝能系持有的格力电器股票已减持了一大半,那么,这其中又透露出何种玄机呢?

宝能系于2015年底首次进入格力电器前十大股东,2016年初继续大幅增持。当时,受股灾冲击,格力电器的股价大幅下跌,股价只有十几元。而去年四季度格力电器的股价上涨至40多元,今年以来,格力电器股价曾涨至50多元。持股两年多间,宝能系获得了巨额收益。当初宝能系大举增持格力电器时,董明珠曾怒怼宝能系“油条哥”姚振华“:如果资本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会成为罪人。”宝能系因此

停止了对格力电器的增持。如今宝能系减持退出,获利丰厚。格力电器现金分红大幅缩水,或许是不希望“油条哥”高价套现、牟取暴利。

格力电器现金分红大幅缩水,如果是因为上述原因的话,那么笔者认为,格力电器就有必要反思,为什么宝能系“油条哥”对格力电器的这笔投资能够获取暴利?

2015年股灾期间,为了稳定市场,政策面曾鼓励上市公司大股东、上市公司高管增持上市公司股票,鼓励上市公司回购股票。格力电器曾于2015年7月9日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择机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令人遗憾的是,格力集团最终并没有增持格力电器股票,格力电器也没有回购自己的股票;股灾期间,格力电器高管中,只有董明珠一人增持格力电器股票,格力电器股价一度下跌至15元左右的低位,为宝能系低位买入格力电器股票提供了机会。因此,宝能系“油条哥”该笔投资获取暴利,还真的不能怪“油条哥”投机倒把,格力电器及大股东在股灾期间没有响应政策面的号召进行市值管理,放任股价大跌,以至于价值严重低估,是宝能系“油条哥”能够获取暴利的主要原因。

如今,格力电器股价已经由50多元的价位下跌至37元附近,如果格力电器股价继续下跌,那么,曾经在40多元甚至50多元价位大幅减持的宝能系又是否会卷土重来、低位增持呢?

格力电器有必要披露资本性支出规划

股票的内在价值是其未来现金流量的现值,持续、稳定的现金分红是蓝筹股估值的基石。在美国等成熟资本市场以及香港股市,投资者非常重视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的稳定性、连续性,美国杜邦公司自1904年以来连续100 多年保持按季度现金分红,埃克森美孚等上市公司也持续数十年坚持季度分红,并根据业绩表现上调股息。

今年4月底格力电器宣布不分红以来,港股通资金持续减持格力电器股票,二季度港股通减持格力电器股票2231万股,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家电业另外两大巨头美的集团、青岛海尔今年二季度都获得港股通资金增持,二季度港股通分别增持美的集团、青岛海尔股票1856万股和3204万股。这表明,境外资金是非常重视上市公司持续、稳定现金分红的。

格力电器曾于2016年8月发布《格力电器未来三年股东回报规划(2016年~2018年)》,该股东回报规划称:“若在该规划期间,分红年度内无重大投资计划或重大现金支出项目(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除外)发生,则公司该年度现金分红金额占当年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的比例不低于最近三年平均分红比率,即不低于60%。”

在规划期内,格力电器以大额资本性支出为由,大幅降低现金分红,但格力电器并没有同步发布资本性支出规划,以解释其大幅缩水的现金分红方案的合理性;资产负债表分析也表明,格力电器账面货币资金充裕,资本性支出并不足以影响其现金分红能力。

笔者认为,令格力电器投资者困扰的,不仅仅是其2017年不分红以及2018年中期分红的大幅缩水,而是担心其未来现金分红是否也会大幅缩水,担心其未来现金分红政策的稳定性、持续性。格力电器有必要披露其资本性支出规划,合理解释其现金分红大幅缩水的原因,并对其未来的现金分红政策做出说明,以稳定投资者预期。

难产的董事会改组

格力电器本届董事会已于2018年 5月31日任期届满,按照以往的惯例,格力电器应该在今年5月提出新一届董事人选,提交年度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今年6月5日,格力电器董事会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新一届董事会、监事会的董事、监事候选人提名工作仍在进行中,为有利于相关工作安排,保持董事会、监事会工作的连续性及稳定性,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工作将适当延期。同时,公司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和高级管理人员任期亦相应顺延。公司将尽快推进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工作,并履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

从本届董事会于5月31日任期届满至今,已过去了三个多月时间;到目前为止,格力电器尚未公告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这在格力电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在A股市场三千多家上市公司中也较为罕见。

此前,A股市场另一家知名上市公司万科A董事会换届曾延期三个多月,引发市场非议。万科A上一届董事会于2017年3月28日任期届满,2017年6月30日,万科A完成董事会换届,上一届董事会超期服役三个月零两天。此前,万科原实际控制人华润于2017年1月将其所持万科A股权转让给深圳地铁,实际控制人发生了变更,新的大股东入主,需要物色新的董事人选;另一方面,万科当时仍面临与宝能集团的股权之争,且万科A公司章程规定,持股不满180天内的股东不能提名董事,在此背景下,万科A董事会换届延期,确实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格力电器本届董事会于2018年5月31日任期届满,至今董事会换届已延期三个多月,延期时间已超过当年的万科A,且新一届董事会人选尚未产生。格力电器实际控制人为珠海市国资委,实际控制人、前两大股东均未发生变化,公司股权结构稳定,未发生

股权之争,其董事会换届延期时间尽然超过了当年深陷股权之争的万科A,显属异常。令人费解的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格力电器新一届董事会难产、换届遥遥无期呢?

格力电器董事会由九人组成,其中,独立董事3人,非独立董事6人,非独立董事中,4人由格力电器第一大股东格力集团推荐提名,2人由格力电器第二大股东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推荐提名。

格力电器新一届董事提名候选人迟迟未能产生,说明格力电器大股东与本届董事会之间在董事提名人选方面存在较大分歧。由于第二大股东提名的人选只有2人,第一大股东提名多数人选,是格力电器实际控制人,分歧应该主要来自于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事会换届延期,久拖未决,说明格力电器实际控制人有意对格力电器董事会进行较大幅度的改组,由此产生了较大分歧。

谁来接班董明珠?

董明珠的去留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话题,格力电器董事会换届延期,这是否意味着,董明珠留任与否,依然没有定论呢?

董明珠今年64岁,格力电器前董事长朱江洪于2012年退休时的年龄为67岁,参照前任的退休年龄,董明珠应该还可以再留任一届。朱江洪此前为广东省人大代表,而董明珠为现任全国人大代表,从政治身份来看,董明珠也应该能够至少再留任一届。在今年5月16日晚举行的“格力2018再启航”晚会上,珠海市委书记郭永航在致辞时表示,祝愿年轻的董明珠女士,带领年轻的格力电器,把事业做得更加辉煌,珠海市委书记的讲话也表明,董明珠的连任应该没有悬念。

笔者认为,格力电器新一届董事会之所以难产,其分歧不在于董明珠本人留任与否,而在于董明珠未来的接班人选的确定上。董明珠或许将继续留任一届甚至两届,但考虑到董明珠终将退休,新一届董事会产生后,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职位或将分离,接班人选或将出任总裁一职,甚至兼任副董事长(董明珠接班前就曾担任格力电器总裁兼副董事长)。能否产生一位胜任的接班人,引领格力电器进入后董明珠时代,这对格力电器未来能否续写辉煌至关重要。

此前,格力电器曾任命黄辉为执行总裁,这或许意味着,格力电器有意从内部培养接班人选。格力电器董事会换届延期,董事候选人提名迟迟没有结果,这或许意味着,格力电器实际控制人珠海国资委对此有异议。2012年朱江洪退休时,珠海市国资委曾提名国资委官员周少强出任格力电器董事,但在股东大会上,周少强的提名未能获得多数选票而意外落选,周少强身为格力集团总经理,却落选格力电器董事,未能进入格力电器管理层,成为当年A股市场一大热点新闻。此后,周少强因在豪华会所公款消费数万元并引起广泛关注,被网络戏称为“学酒哥”,最终被免除格力集团总经理职务。时隔数年,珠海国资委是否有意再空降一位政府官员进入格力电器作为董明珠的接班人选呢?

管理团队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对于充分竞争性行业的企业而言,尤其如此。上海家化曾经是A股市场的绩优白马股,被中国平安收购后,原董事长、总经理相继离职,中国平安从外部挖了一位职业经理人出任上海家化董事长,上海家化此后业绩持续下滑,一蹶不振。笔者认为,家电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空降一位政府官员来 领导,不仅有可能与当年的“学酒哥”一样、与格力电器的企业文化产生冲突,而且将难以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如果不从企业内部选拔人才,而从外部空降,于格力电器而言,很可能是自毁长城。

后董明珠时代的格力电器能否延续辉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格力电器能否产生一个强大的接班人团队,这对于董明珠而言,对于格力电器实际控制人珠海国资委而言,都将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如果董明珠之后的格力电器不再辉煌,甚至从此一蹶不振,那么,对于董明珠的职业生涯而言显然算不上圆满,至多只是成功了一半,这不是董明珠所希望的,也不是珠海市国资委所希望的。那些成功的百年企业,都是经历了一代代企业掌门人的接力、传承,不断走向辉煌。

虽然格力电器此前在公告中表示: “公司将尽快推进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工作”,但迄今董事会换届工作依然无果,令市场和广大投资者陷入焦虑之中。董事会换届久拖未决,在资本市场的负面效应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像格力电器这样的优秀上市公司,更应该率先垂范,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树立良好的市场形象。期待珠海市国资委能够有足够的智慧,吸取当年空降“学酒哥”的教训,推进格力电器董事会换届工作,推动格力电器管理层的平稳过渡和顺利交接,确保格力电器能够不断强化其核心竞争力、续写辉煌。

根据今年中报披露的股东人数,格力电器拥有45.99万股东,是A股市场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型蓝筹股上市公司;考虑到其董事会换届延期日久对市场的负面效应,深交所作为监管机构也有必要致函格力电器及其实际控制人,询问其董事会换届久拖未决的原因,敦促其尽快完成董事会换届工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