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是股权质押重灾区

Weekly on Stocks - - 股权质押专题 -

化。所以当前股权质押问题要想解决,必须借助于外来力量,而且必须达到万亿规模的资产才能有效对冲当前存在的股权质押风险。

不过,从会计处理手段上而言,作为质押方的券商等机构,即使承担股权质押“爆仓”风险,短期也不会马上暴露在市场上,其对市场风险的释放可能是个长期的过程。通常的做法是,以成本法记账,最多是利息收入减少,而非账面资产的大幅计提降低。

《红周刊》:近五年来,国企平均质押比例增长仅为1.5%,而民企平均质押比例增长约5%。看来民企更缺钱呀。

王炜:是的,截至10月23日数据显示,国有上市公司平均质押比例为5.99%,而民营上市公司平均质押比例高达23.15%。民营上市公司这么高的资金需求,说明资金一定是用于经济活动了,而非其他活动。这也侧面说明民营上市公司当前杠杆特别大,在这种情况下,一旦降低杠杆率,上市公司还不起钱,那么民企这么高的质押比例,就会牵连整个经济体系,产生一连串反应。

《红周刊》:从最近5年的财务费用数据变化(见表2)来看,民营上市公司和国有上市公司也出现了分化走势。

王炜: 2014年以来,民营企业的财务费用呈现增长趋势,且在2017年呈现出大幅增加。反观国营企业数据,从2015年以来财务费用不断下降,尤其是2017年下降明显。这也比较契合近年来国企和民企的发展现状,例如2015年环保去产能后,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利益获得明显改善,如7亿吨的钢铁每吨涨价2000元,一年多进账1.4万亿元,这对企业成本肯定是大幅降低。

通常来说,上市公司财务费用的大幅增加,意味着流动性一定非常紧 张,因为上市公司借的钱多要还的利息自然会增加。从这个角度来看,民营企业的流动性是日趋紧张的,而国企的流动性是趋向于宽松的。(下周我将在《红周刊》就这部分内容做深入探讨)

《红周刊》:对于高比例股权质押的个股,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有哪些需要注意?

王炜:分析股权质押比例最高的前十家上市公司今年以来走势可以发现,跌最多的印记传媒今年以来跌幅已经超过77.2%,对于股权质押比例较高的上市公司,在公司发展向好的时候是有助于企业扩张和成功的,但在去杠杆的过程中,也容易引发从大股东股权质押以及上市公司股价的整体崩溃。这也提醒投资者在选股时面对质押比例高的上市公司要十分小心,因为企业杠杆加的太高,万一大股东还不起钱,一定会抛出股票,这对公司股价来说影响肯定是负面的。

化解股权质押,需释放更大的流动性

《红周刊》:面对股权质押危机,上市公司通过补充担保物、补充资金等手段进行“自救”。这种“自救”方式效果如何?

王炜:解除股权质押风险,一是把钱还上,二是股价涨上来。追加质押肯定就是拿不出现金了。但追加质押物也和股市走势密切相关,如果现在市场能反转的话,当前股权质押的风险将大幅减少。否则,不断补充质押这种“自救”方式只是将股权质押风险爆发时间延迟。同时随着不断补充担保,股权质押比例会随之提高,一定程度上将加大上市公司股权质 押的包袱。

《红周刊》:近期各方纷纷出手纾解股权质押危机,如地方政府成立转向资金、券商千亿资管计划、鼓励险资参与质押问题解决等,您认为这些政策的纾解效果如何?化解股权质押危机的关键是什么?

王炜:地方政府或监管部门帮助解决民营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问题,对于辖区内的上市公司,尤其是优质上市公司来说,是好事。券商的1000亿资管计划,主要是在“救”自己,上面我们也提到当前股权质押对券商体系的压力比较大。1000亿资管计划,加上部分杠杆,对降低当前股权质押率方面是能起到比较大的作用。不过这其中有个前提,即二级市场有足够的流动性将上市公司股价支撑住,否则也是治标不治本。4万多亿元质押仅利息就近3000亿,这是一笔庞大的开支!

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主要来自于各方面的存款,而要想将存款吸引到证券市场,就必须有赚钱效应。例如,虽然有政策允许20多万亿的理财资金购买公募基金产品,允许险资购买法人股。但是如果没有赚钱效应,险资和银行理财资金进入证券市场的积极性并不会很高,除非有政策强制性要求必须相关资金必须进入股市。

《红周刊》:那要提振信心、实现市场反转,资金哪里来?

王炜:市场的信心不是涨一两天就能有的,而是需要一个庞大的外场资金池进入,这就需要大招,例如,释放更大体量的流动性。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我国广义货币(M2)余额180.17万亿元,在极端情况下,即使1%的流动性也有1.8万亿元,就可以很好解决计提坏账以及股权质押问题。经济学角度看,释放流动性降低杠杆是必然规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