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庭国际营收数据异常借款加码小贷业务引争议

Weekly on Stocks - - 公司透析 - 本刊实习记者 周月明

皇庭国际最近可谓是多事之秋,不仅股价短期出现连续跌停、大股东减持,且董事长郑康豪也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问询。在诸多负面因素影响下,公司短期跌幅超过了50%,如此不仅暴露出股权质押风险,且也让很多机构投资者深套其中。

皇庭国际(000056.SZ)最近可谓是多事之秋,不仅股价短期出现连续跌停、大股东减持,且董事长郑康豪也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问询。在诸多负面因素影响下,公司短期跌幅超过了50%。股价的暴跌,不仅暴露出高股权质押的风险,且也让很多介入其中的机构投资者深套。

梳理皇庭国际近几年经营数据,《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财报披露的营收、采购金额与现金流量等数据在财务勾稽关系上存在一定的异常,而这或预示着公司股价在近期出现异常暴跌是早有先兆的。

可疑的营收数据

皇庭国际2016年以来的财报数据显示,在营收同比大幅增长的同时,其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却在明显下滑中,体现出明显增收不增利情况,特别是2018年上半年的利润增长表现尤其明显,同比增速几乎处于不增长状况。

数据显示,皇庭国际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营收分别约为3.25亿 元、7.02亿元和4.5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21.45%、115.53%和58.46%,而净利润则分别达到1.13亿元、1.78亿元和1.0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195.93%、59.42%和3.5%。

为什么皇庭国际近几年的增收不增利情况越来越明显?是市场整体经营环境的不景气,还是其它原因所致?《红周刊》记者在对其近三年财务数据进行梳理时发现,该公司近年来的营收与现金流量数据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似乎存在着一定的异常情况。

以皇庭国际2018年财报数据来看,该公司营业收入为45705.95万元,考虑增值税(17%税率)因素影响,含税营收额大约是53475.96万元。同期,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9706.14万元,与营收相关的预收款项减少了2286.85万元,三者勾稽,可以看到上半年现金流入相比营收要多出了8517.03万元,理论上,这将会导致当年资产负债中经营性债权出现金额减少才对。

可事实上,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无应收票据背书)等经营性债权共计12882.75万元,相比期初相同项目合计不但没有减少,相反还增加了6559.46万元,这一数值与理论上应该减少8517.03万元债权的结果相差了15076.49万元。那么,这一矛盾的数据是否意味着,公司存在部分应收款项或现金收入没被确认为营业收入?而若真是应收款项没完全被确认为收 入,则公司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除2018年上半年营收与现金流量数据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之外,皇庭国际2016年、2017年的营收方面数据同样是让人怀疑的,不排除有虚增营收之嫌。

数据显示,皇庭国际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2583.99万元和70227.16万元,考虑增值税(17%税率)因素的影响,含税金额大约分别是38123.27万元和82165.78万元。

皇庭国际的同期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这两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4561.56万元和71247.11万元。考虑同期预收款项的因素,即2016年、2017年公司新增预收款项为115.79万元和3306.24万元的影响,与这两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34445.77万元和67940.87万元。将这两年含税营收与现金流入勾稽,理论上将有3677.5万元和14224.91万元营收因未收到现金需要形成相应债权,体现为应收款项的新增。

然而,从数据统计来看,皇庭国际2016年和2017年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无应收票据背书)合计分别为4589.68万元和6323.29万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分别增加了-674.29万元和1733.61万元,这一数据显然与理论上应该形成的3677.5万元和14224.91万元新增债权明显不符,差额分别达到了4351.79万元和12491.3万元,如此即意味着在这两年中有4351.79万元和12491.3万元含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