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对孩子说话,何必小心翼翼?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卷首语 From the Editor - 供稿/水亦田供图/全景

给宽容设定一个界限和规则

最近这几年家庭教育指导得越来越细化,连父母说话的声音大小、语调尖锐、措辞犀利都被严禁。父母从60后的权威型家长,到70后的民主型,再到80后的朋友型,而今呢?伺候孩子的过程简直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甚至卑躬屈膝对孩子毫无原则的宽容接纳。

有的孩子因为妈妈怀孕了要生二胎就以跳楼相威胁,最终逼迫妈妈含泪引产四五个月已成型的胎儿;有的因为考试成绩不理想,妈妈批评两句就离家出走;有的品学兼优,却因为老师想给他调换座位,一怒之下冲出教室跳楼身亡……

最近两年屡见不鲜的案例告诉我们什么?我们的谨小慎微根本换不来孩子的身心健康!民主育儿也必须树立家长的权威性,给宽容设定一个界限和规则,也就是管理学中常说的阈值。阈值也叫做临界值,是指一个效应能够产生的最低值和最高值。

回忆一下我们的童年,老师的责罚,妈妈的训斥与鼓励表扬交相辉映,没有几个孩子因为过度表扬放纵,亦没有几个孩子因为长辈的几句话就寻死觅活的离家出走。如今我们家庭教育中对孩子的宽容、理解、尊重被无休止的细化了,其重要性被人为的扩大化了,甚至是过度渲染了,不是吗?

曾参加过一个亲子活动,其中有一个环节是让母子互相赞扬,每个妈妈都对自己的孩子如数家珍,孩子对母亲的付出却视而不见。我当众表达了我的看法:教会孩子自我认同的同时,也需要让孩子认同他人。活动组织方的老专家不愿意了,有板有眼的拿书本理论教导我说: “不应该当众批评孩子,要给孩子留面子,要尊重孩子的情绪,你这样让孩子很难堪”等等。

我不支持这种做法,对于我自己的孩子一个人的小错误、小缺点可以我事后启发教育,但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不应该在公众场合点醒迷茫的家长吗?

专家们请停止对家长无休止地批判,过度的民主、宽容会造成家长在家毫无权威可言,对孩子的尊重必须要有孩子对家长的对等尊重,如果孩子说什么家长就必须言听计从,顾忌孩子的所有小情绪,那么中国五千年的国法家规就会本末倒置。

1.一定的界限和规则对孩子很重要。

孩子需要自由、平等、民主的家庭氛围,有表达意志的权利,你可以自主的安排睡觉、吃饭以及做家庭作业的时间,但是自由必须在合理的阈值范围内。比如:在一小时内你不吃饭我就会把饭菜撤走,你饿了,我不会再单独给你做。我也有我的原则、我的生活,你需要等到下一顿饭的时间。妈妈不是你的佣人,平等、自由是相互的。不要仅仅为了孩子就丧失自己的生活节奏和尊严。

2.家长要有主张、有底线。

正如前文说到,那个怀二胎又为了老大引产的母亲,我认为这位妈妈是不理智、不负责任的。家长自己优柔寡断,没有主见很容易被孩子牵着鼻子走。正如伏尔泰所说:“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家长需要做的就是先定好自己的计划、有明确的主张,然后通过与孩子推心置腹的交谈,引导孩子接受你的建议,或者两个人规划出一条更优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