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曲调,从前世唱到今生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卷首语 From the Editor - 撰文/顾寒山 供图/全景

应该是在一个迷人的季节,闲适的午后。我翻阅杂志,在扉页处,邂逅一首小诗:

读到郑愁予的这首《错误》时,我心里醉得一塌糊涂。跫音,三月的春帷,青石的街道,达达的马蹄……这些文词、意象,美得不可方物,让我无法抗拒。我固执地认为,这座小城一定是苏州,只能是苏州。因为除了苏州,再没有城市承载得了这么美丽的错误。

后来,听到范宗沛的一首《青石的街道向晚》时,我更是惊得目瞪口呆。怎么会这么巧?评弹,倦倦的思绪,萦绕不去的乡愁……这韵律意境,简直是应郑愁予的诗而生。这更是写给苏州的音乐了啊!

按图索骥,查找音乐的出处,原来这是2004年风 潮唱片发行的一辑评弹音乐。9首曲子,曲曲精品。《水色》、《十三月》、《摆渡人之歌》,皆流传甚广。然而,唯一首《青石的街道向晚》最让我刻骨铭心。那些苏州女子,张口唱着温软的吴语,让人感觉无比风情。评弹融合了大提琴的忧郁气质,居然那么迷人。

青石的街道向晚,这清绝的七个字,染了时光的忧伤气质,仿佛为苏州量身订做。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唯念姑苏烟雨柔

你听昆曲么?说起跟苏州有关的音乐,昆曲简直是前世上天赐给苏州的梵音。悠扬的笛子,典雅的戏袍,绝美的声腔……看一出昆曲,疑似穿越到唐宋,让人倍觉惊艳。犹记得《牡丹亭》里那段著名的《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苏州园林的意境便丝丝渗了出来,亭台楼榭、曲院轩廊,历历在目。还有那个叫杜丽娘的女子,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还是苏州城跟她的渊源最深,换成别的城市都不能。

后来听到音乐人张伟林为某网络游戏写的一首《苏州小调》,我不能自已。我单曲循环了无数次。这么美,它简直太贴合苏州的气质。一定是懂苏州的人吧,才会写出这么美的音乐。旅行苏州回来,我写了一篇游记发在网络,豆瓣电台的网友说要把这些文字录成节目,结果他们就用了这首小调当背景音乐。夜深不睡,我读着自己写下的一字一句—全是带着对苏州的深情,再听着这首温软的小调,几欲落泪。那些音符一寸寸滋养着我的内心,我仿佛看见一支大笔蘸上丹青画出了半个苏州城,那些寒山瘦水,那些杏花

春雨,一点一点跃然纸上,绽放在我心。

经典的笛子独奏曲《姑苏行》更是道尽了苏州的清雅幽丽。脆亮的笛音,袅袅娜娜,韵味悠长。后来,来自苏州城的戏曲名伶盛小云用评弹把这首曲子演绎出别样的韵味来。盛小云,一看名字便教人想起民国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从民国到现代,从京剧到评弹,仿佛伊人未曾离去,不过摇身一变,换了一个姓氏,长留人间。评弹娓娓,轻清柔缓,听得人毫无抵抗力。盛小云的歌声,软糯甜香,是典型的江南小家碧玉模样,丹唇一启,余音绕梁。吴语,丝竹,吹皱一城的春光。评弹一曲,真真教人唯念姑苏烟雨柔啊!

苏州河边

邓丽唱过一首《苏州河边》,那是一首小众的老歌,偶然在一次电台节目中听到,轻缓的节奏,抒情的韵律,很有民国周璇的味道。邓丽君那柔和而朦胧的歌声,犹如在往事中喃喃自语:“我们走着迷失了方向,尽在暗的河边彷徨,不知是世界离弃了我们,还是我们把它遗忘……”于是不由得想起那些跟苏州有关的爱情来。

娄烨的电影《苏州河》里,周迅纵身一跃,跳进苏州河里,对站在岸上的马达说,假如我化作一条美人鱼,你会来找我吗?女作家雪小禅的笔下也写过苏州河,一个唱昆曲的女子为爱情赴汤蹈火,失恋后跳进苏州河觅死,结果自杀未遂却遇到了人生的第二次爱情。

所以,苏州可以是“刚”的,如文艺作品里那些决绝的女子;苏州亦可以是“柔”的,如三月的烟雨,如昆曲里的百转千回,如张伟林音乐里的缱绻缠绵。

那些跟苏州有关的旋律音韵,千百年来将苏州一再传唱,仿佛从前世唱到今生。这一座城,在这些迷人的韵律中化作人间的天堂,长留此世,至清至美。

如果说有一座城,让人从古代描绘到现代依然写不尽它全部的面目与清韵,它的历史、人物、园林、气质都藏着一种诗意的深婉,那个地方——非苏州莫属。关有 苏州的音乐,你又留意过多少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