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山,南涧跳菜一家人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卷首语 From the Editor - 供稿、供图/云南省大理州南涧县妇联

2008年,“南涧彝族跳菜”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15年10月,在伦敦举办的中英创意产业展上,南涧跳菜艺术团4名演员为艺术家萨顶顶助阵。2016年,“南涧跳菜”跳进央视猴年春晚,南涧跳菜不仅登上国内舞台,还登上了国际大舞台。

在南涧跳菜从乡村文化走上国际舞台这一历程中,有一个无量山中的家庭对这项民间艺术沉醉痴迷、热切守护和用心传承,那就是现任南涧跳菜艺术团编导阿本枝和他的家庭。 做无量山自由随性的“歌郎头”

在南涧县的无量山一带当地彝族群众多能歌善舞,每逢婚丧嫁娶、节日朝会等都会通过打歌、跳菜等方式来表传情达意、烘托气氛。1962年7月,阿本枝出生在彝族民间艺人“歌郎头”(即彝族娱乐性舞蹈打歌的领舞者)阿玉帮家里,从小就被父亲背着去打歌,从小受到彝族打歌跳菜熏陶的他,每逢村里有活动就义务参加村里的打歌、跳菜队。

高中毕业的阿本枝当过小学教师,20岁那年,他和村里的姑娘陈怀良一见钟情。很快他们喜结连理,家庭成员也从夫妻二人,变成一家四口—他们的生活中多了两个可爱的女儿。当时,种地干农活是家里主要的生存来源,阿本枝家也不例外,然而父亲的去世,母亲长期身体不好,阿本枝成为了家庭的顶梁柱。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总是挤出时间参加打歌跳菜队。怀着对民间舞蹈狂热的喜爱,年轻的阿本枝频频出没于无量山中大大小小的打歌场,他的打歌技巧快速提高,不仅能单手持笙边吹边跳,用另一只手指挥全场打歌,还能将笙管对地,反吹芦笙,同样指挥打歌。

那时,组织村里的群众打歌跳菜都是义务的,常常要耽搁家里的劳动,家里的农活和照顾老人孩子的重任一下子落在了妻子陈怀良的肩上,开始时妻子有些不理解,可是看这阿本枝那么喜欢,再加上周围群众的诚挚邀请,妻子默默地扛起了家庭的重担。有了妻子的支持,参加打歌跳菜队,阿本枝总能说走就走。

阿本枝高中毕业是村里的“文化人”,他又当过老师有较强的组织和协调能力,在他的家乡方圆数十里,他当“歌郎头”组织的打歌场总是气氛活跃,他极具艺术感染力的打歌和幽默的跳菜绝技也越来越被乡亲们喜爱。有他参加的婚礼,新郎和新娘被认为是最体面最幸福的新人,他也成了远近闻名的“歌郎头”。

把爱好变成工作的人最幸福

1986年,在南涧乡土艺术家马如华的精心培养下,年轻的阿本枝开始在舞台上崭露头角。这年,阿本枝随南涧农民打歌队两次进京参加了“全国民族民间音乐舞蹈大赛”,演出了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集体舞蹈节目《彝族打歌》、三人舞《山鸡情》,深受好评,两个节目分别荣获文化部颁发的编导一等奖、表演二等奖和丰收奖。阿本枝首次担任编导是1991年的初秋,当时全国民运会要在广西召开,阿本枝以他浓厚的乡土气息和扎实的功底被选为教练。那年,家里地质不稳,家里的房子随时面临要倒塌的危险,妻子正盘算着和阿本枝一起盖新房。可有多年党龄的阿本枝,接到任务后二话没说就去了昆明。

阿本枝一去就是3个月,妻子陈怀良一个人干着沉重的农活,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还要照顾着年老的婆婆。家里的房子倒塌了,为了不影响阿本枝,她一个人背废瓦砾和土,盖房子。有了妻子的支持,阿本枝全身心的投入训练,排练的节目很成功,得到了领导的肯定。

同年,阿本枝与杨丽萍在“三月街”结识。当时,60名戴着 大耳环,光头顶着装有红烧肉托盘的彝家汉子表演的跳菜,在三月街民族节上闪亮登场,阿本枝的精彩表演,也给杨丽萍留下了深刻印象。演出结束后,杨丽萍亲自到跳菜表演队入住的饭店向阿本枝等人表示祝贺,之后还多次邀请阿本枝加入《云南印象》剧组和电影的拍摄。

眼界越来越开阔,但是阿本枝总觉得南涧跳菜离不开无量山,他最终选择了留在南涧。1992年,他先后到了县文化馆和文工队工作,成为了一名专业的艺术工作者。

阿本枝虽然从小喜欢音乐舞蹈,在农村也积累了一定的表演经验,可是他总觉得自己离一个专业的艺术工作者还有很大差距,于是他拜师学艺、看书学习、独自练习……这一坚持就是几十年,节目主持、编导、打歌跳菜。阿本枝用自己的智慧将跳菜艺术传承与保护、发展与创新相结合,将南涧经典民族舞蹈打歌和跳菜艺术融合在一起,丰富了跳菜文化艺术的内涵,将南涧跳菜风格和流派由最早的“宴席跳菜”发展为“乡村跳菜”、“宾馆跳菜”和“广场跳菜”。

如今在云南,提起南涧跳菜,人们就会想起那个剃着光头,留着一嘴浓密的大胡子,一张充满欢乐脸庞的中年男子,这个无人不晓的阿本枝已成为了南涧跳菜的“代言人”,他创作了《命肝心》《斛度格》等一些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作品,由他发现和培养的南涧跳菜艺人接近万人。2001年8月,南涧县举办了首届“南涧跳菜艺术节”,32支代表队2243名演员表演的大型文艺汇演,由阿本枝担任总编导。与此同时,他还将多年来的跳菜艺术创作、表演感悟写成理论文章刊发在《民族艺术研究》《大理学院院报》《新农民》等期刊上。

从1980年开始在村里跳菜,阿本枝跳遍了南涧的山山水水,从山间田野跳到了繁华都市,跳上了艺术殿堂。“跳菜”不仅让外界认识了一种反映彝族精神的舞蹈,更让南涧出了名,当地政府借此推出一系列举措打造南涧“跳菜”名片。如今事业顺利的阿本枝,两个女儿都组建了自己的家庭。妻子离不开无量山不愿意到县城生活,依然住在村里,但一提到阿本枝,她总是满满的幸福“老头子喜欢的事情就让他做吧”。阿本枝工作之余,总是会骑着他自己改造的三轮摩托哼着小调,接小外孙放学,课余时还会教他几个跳菜舞步,在阿本枝的感染下,小学二年级的小外孙已经学会基本的打歌跳菜了。

培养人才、开拓市场、策划演出,在弘扬和传承南涧跳菜艺术的道路上,阿本枝永远有做不完的事。他常说:“就像南涧山歌里唱的一样,花无绿叶不好看,绿叶映衬红花鲜,是跳菜艺术点亮了我的生命,是贤惠的老婆和家庭的支持让我的人生如此精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