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成长,一边变老

张小井:出版社编辑,29岁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Topics 特别策划 - Q:你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需要为老年生活做一些规划和准备的? Q:你如何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这些规划? Q:总结自己做这些规划的收获。

Q:你有想过自己老年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吗? A:尽管被很多现实的问题所禁锢,然而还是想要尽量不忘初心,希望和爱人一起变老的愿景能够实现。等孩子18岁以后告老还乡,有自己的院子,种自己喜欢的植物,不必为发呆浪费时光而恐慌,也不必为自己毫无成就而焦虑。

A:有了孩子以后。整个恋爱结婚的过程还都像过家家,直到女儿呱呱坠地,母亲来到北京帮我带孩子,我们的家庭毫无悬念地成为了都市里最常见最常规的“三代漂流家庭”。突然觉得自己曾经的那种“怎么着都能活”的想法不再是洒脱而变成了幼稚。

父母需要赡养,孩子需要抚养,尽管这是些烂俗不堪的理由,但毕竟就是现实的情况。有一次自己换算,发现自己现在不就是小时候打眼看去毫无悬念的那些“大人”吗—那些应该结婚,应该工作,应该按部就班的大人。换句话说,肩上有了责任感。

A:30岁的坎上,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觉得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有一丝惊喜,连惊讶都没有。所以给自己制定了学习和进步的规划,希望自己和家人能越来越好。

给自己制定了一些短期目标,比如针对所从事职业的专业考试,比如简单的健身活动,以及财务上的积累和规划。

前期做起来很难,拖延症和懒癌真的很难克服,但是每一次实现计划都会鼓励自己,毕竟如果一点都不做就什么都没有。 A:走在校园里,经常被当做“同学”。我在25岁左右的时候,有人鼓励我去继续深造,我给出的答案是:我已经丧失了学习的能力。但是此时此刻的我,发现自己不仅没有丧失这种能力,反而比起上学时更有学习的动力和效率,也许短期内没有明显的回报,但是从心理上讲:从无所事事百无聊赖到每天都觉得十分充实甚至时间不够用—谁说这不是又一次成长呢?

作为80后生人,一度在每年生日的时候大言不惭地在社交平台上留下“太讨厌了,我都18岁了”这样不顾及看客心理生理反应的字句。

从20岁开始,我习惯在每年生日的凌晨写一篇给过去一年的墓志铭,内容多是对过往青春的怀念,和对年华流逝的无奈—直到去年的生日,我像履行一种神圣的仪式一般坐等到午夜,却久久盯着屏幕上的光标不知所以—“当你发现你连可以哀叹的时光都寻不到的时候,也许,你真的开始老了。”我对自己这样说。是的,在我以为自己还没长大的时候,我已开始变老。这便意味着即使世界对于我而言依旧是充满未知的神秘,然而我却可能已经快要丧失了去探索的勇气。成长的过程浪费了太多的时光,每每湿着眼眶怀念昨天时,却不知今天正慢慢成为明天的回忆。

因此,开始慢慢变老的我,经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便是:没关系,即使是现在,在以后看来也是值得留恋的。

曾经在不经意间,和爱人商定,等我们有了孩子,等TA成人后,我们便一起回去山脚下的老家,把那所院子装饰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然后慢慢变老。

这毕竟是成长中的单纯愿景。

当成长在某一瞬间戛然而止时,脑海中那幅阳光明媚的愿景都变成了“离医院太远怎么办”“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孩子一次怎么办”“想念城市生活怎么办”这样现实的恼人的问题。—我终究变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就好比曾经无数次立志等我有了孩子一定要任她自由生长,好像一只自由的小鸟,却禁不住同事大姐们的威胁耸动还是为她套上了禁锢双脚的舞鞋。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毕竟生活不只是爱情和远方,还有柴米油盐。

但是我始终认为,一个人的幸福感,与他对生活和自己的要求紧密相关。曾经一度觉得生活一眼看得到底,不清楚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即使再过三五十年又有什么意义?还好,跌入谷底后便能触底反弹。

首先,我想要的人生绝非大富大贵,平淡的生活正合我意。之所以感到枯燥乏味,是因为自己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把心填满,幸福感就会回来,对未来便又充满希望。

于是开始找寻自己的兴趣:烘焙,不为从商变现,只求家人朋友吃得健康和满足;写作,脑海时常文思如泉涌,养成随时记录的习惯,不求成名成家,只希望写给能看懂的人。同时,降低对家人的要求:孩子,健康快乐就好,毕竟我就是个平凡的人,想要她变成什么人呢?爱人,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人总说,女人的一生像一条抛物线,25岁开始就走向了下坡路。但是我丝毫不这么认为,现在连退休年纪都延长到了65岁,我们为什么不能在30岁再过一次青春期?让自己幸福,才能精彩地慢慢变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