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甘英慰平生无怨无悔

她一辈子从事妇女工作,见证了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妇联的发展历程。她是红军老同志,被誉为“德高望重的老大姐”。她说:“我这一辈子,党指向哪里,我就奔向哪里,不管遇到任何艰难困苦,始终信任党、热爱党,无怨无悔。”如今,96岁高龄的她,仍然在与时间赛跑,尽力工作,发挥余热。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Beautiful Life 美丽人生 - 采访、摄影/张平

一辈子从事妇女工作

黄甘英1920年生于北京。1936年加入“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奔赴冀南抗日根据地。1948年,她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在中共中央妇女工作委员会工作。

第一次做妇女工作的黄甘英,曾在思想上有一些动摇,这时邓颖超大姐找她谈话:“你是妇女却不愿做妇女工作,这话讲得没出息,难道你想等着让男人来解放妇女吗?”黄甘英从没见过和蔼可亲的老大姐这么严厉,觉得心服口服,从此立下了做一辈子妇女工作的志愿。

“整整半个世纪,我一直在全国妇联工作。一辈子没有换过工作单位,一辈子都在从事妇女工作。这是我对邓颖超大姐的庄严承诺。”

1949年3月黄甘英参加了第一届全国妇女代表大会的工作。此后,曾先后担任全国妇联组织部副部长,全国妇联城市工作部副部长、全国妇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等职务。1957年10月任全国妇联国际联络部部长。1961年5月,任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兼国际联络部部长。

“我觉得,国际妇女工作很适合我的性格特点,可以淋漓尽致地发挥我的能力和优势。每当出访时,带着国家的重托,我心里都交织着为祖国的自豪、来自组织的信任、艰巨任务的挑战、完成任务的喜悦。几十年来每一次都像战士出征一样,满怀豪情奔赴战场。”

1978年后,黄甘英先后担任全国妇联第四届、第五届副主席。黄甘英从事国际妇女工作三十余年,出访过五十多个国家,率团参加过世界妇女和平大会等多次重要的国际妇女会议,并且代表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担任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中的中国委员和国际和平年中国组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黄甘英说:“自从1949年4月,召开第一届全国妇女代表大会,成立了全国妇联,我就与妇女工作结下了不解之缘,见证了全国妇联工作发展的全过程。无意之中,我还创造了一个纪录。在全国妇联机关中,只有我一个人参加了从第一届到第十一届全国妇女代表大会,只有我一个人见证了这一切。”

热心社会活动,扶贫做义工

19 9 0年至19 9 8年,黄甘英担任中国扶贫基金会常务理事、福利发展委员会主任。“我们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帮助贫困地区建立富民小学,建立乡卫生院,解决贫困孩子上学和贫困群众看病就医的问题。几年来,我们共建立富民小学10所,乡卫生院6所。”

在各地农村,当她接触到那些急切盼望上学的儿童的目光时,当她看到那些为得到培训编织毛衣名额而欢欣的妇女时,她感到心酸,感到自己做得还不够。“我心甘情愿尽最大努力为扶贫事业做义工。”

那时,黄甘英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她时常跋山涉水,住宿荒郊。1993年,她与扶贫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一起去内蒙古多伦县。那里属于沙漠地区,路途远,沙地难走,很费劲,他们半途找了个路旁小店住了一宿,第二天接着走才到达。经过深入考察,他们在多伦建立了富民小学和乡卫生院。

“七八年间,我们走到哪里,就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哪里。每个项目都要走两次才能完成,我每次都亲自带领人马出行,从不敢偷懒,不畏艰苦,立志一定要办成功,不浪费国家的资金。”

除了参加人大、政协、扶贫等社会工作之外,黄甘英还在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等担任过大量的社会兼职,参与各种类型的社会活动,尽自己所能为社会多做贡献。

心系家乡,发挥余热

黄甘英的家乡在广东省梅州市梅县水车镇,作为身上流淌着客家人血液的客家女子,她心里始终惦念着家乡的建设。过去乡亲们出门赶集要坐摆渡,很不方便。黄甘英多方筹备,终于在梅州修建了“水车大桥”。黄甘英感到光靠个人力量改变家乡面貌太难了,应该发动更多的人共谋发展大计。于是,她充分利用自己从事外事工作的经验,联络了一些客家资深的政治家、外交家和科学家,发起成立了北京客家海外联谊会,终于圆了她要弘扬客家文化、团结海内外华人华侨为国家、为家乡尽力的梦想。

黄甘英把北京客家海外联谊会的工作作为自己人生的又一个新起点。随着时光的流逝,当初的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现今的北京客家海外联谊会不仅成为国内客家人的中坚力量,也是全球颇具影响力的社团。从1999年到2013年,北京客家海外联谊会先后多次被评为“北京市社会团体先进集体”和“优秀侨界社团”。

二十多年的客家联谊工作,是黄甘英生命历程中的一段重要经历,她广泛接触了海内外客家乡亲、华人、华侨,先后参加了在美国旧金山、马来西亚、新加坡、广东梅州、河南郑州、四川成都、福建三明等地举办的各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

人们对黄甘英赞誉不断—有人说她“年届九十有余,依然关心客家事业,精神可钦可敬”,有人说她是“颇具感染力的民间大使”,还有人称她是“客家人中德高望重的老大姐”。

9 6岁的黄甘英,一生历尽坎坷,如今身体硬朗,声大气壮。她的女儿说:“母亲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心里没病。这也是母亲高寿的原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