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橱风格就是“我自己的样子”

袁坚:专栏作者,互联网公司策划总监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Topics 特别策划 -

如果你打开我的衣橱,大概会以为自己变成了色盲:里面只有黑白灰,外加一点蓝。单纯以色彩论,我觉得任何颜色都好看,都有适合它们的地方;但招呼到自己身上,以上就是我的选择。当然这种情况不可能是从小就开始的。跟大部分的妈妈一样,我的妈妈也喜欢给女儿穿红颜色。曾经有个妈妈跟女儿说:“女孩子穿红颜色,会显得皮肤好、气色好。”所以我小时候有红色背带裙,妈妈亲手做的;有粉红色的衬衣,爸爸出差去上海时特意买回来的;还有红色的小皮鞋,随着年龄增长,每年都买新的,但直到初中才改为黑色,后来就一直是黑色的了。单只从衣橱的角度回想,就知道我小时候被宠爱有加。那时我的每件毛衣上都是妈妈亲手织出的好看又别致的图案。最早就是她给我的审美启蒙:即便材料有限、预算有限,也可以靠自己的巧思和双手获得想要的效果。现在回想起来,或许也正是这样的宠爱和启蒙为我打下基础,让我后来去选择自己的 风格时,哪怕这风格跟妈妈的眼光完全不同,但我心里一直是有底气的。

进入大学是我自己全权选择衣物的开始,我的衣橱就是在那时变成了黑白灰。那一年我经济独立,不为别的,只是为了选择自己喜欢的学校、喜欢的专业,跟持不同意见的爸爸妈妈说:“那我自己去读好了。”用奖学金和稿费支付完学费、住宿费,还要支付逐月递增的购书预算,但把衣橱变成黑白灰还真不是为了省钱,惟一原因只有一条:这才是我自己的样子。

后来我做过一段时间时尚编辑,才了解对很多人来说,要找准、要建立起自己的风格实属不易。就像对色彩的态度一样,单纯以风格论,我觉得许多风格都好看,包括它们背后曲折的演变历史、包括穿在合适的人身上的精彩表现,都令人赞叹—拍片时,也总会不断追求风格的变化,呈现出更多的可能性;但是,招呼到自己身上,我很决绝,所以我的衣橱十几年来并无太大变化。

所以我应该很了解“我是谁”、“我要做什么”、“我要怎么去做”这一类的问题?但又并非如此。当我说“我的衣橱并无太大变化”,这句话绝对不意味着:我没有买过什么新衣服。事实上我每一季都在买,而且数量不少。比如,每到秋天我差不多都会买半打白衬衣,每一件的设计、细节都不相同。曾经有整整一周,我穿的都是白衬衣加牛仔裤,而且每天都是不同的衣服。

那段时间我正在一间互联网创业公司做设计总监,同时打理着好几个项目,自由撰稿人时期落拓不羁的袍 子都沉寂了,每一日,觉得最贴合当天心境穿出来的就只有白衬衣加牛仔裤。朋友们嘲笑我,继续坚持就可以成为“猫布斯”。我正色对他们宣讲:乔帮主那件黑色圆领衫出自“三宅一生”之手,而所用的材料是全世界最顶级羊毛—产自小羊驼哦!

还是拿扎克伯格做个“小目标”吧。我一直觉得他的灰色圆领衫并不仅仅是为了简单、不用耗费额外心神,可以把有限的注意力集中到真正重要的问题上。还因为,那样穿“最像他自己”,最让他感觉自在、舒服。真的,当一个人拥有了稳定人格,谁还会愿意穿“不像自己”的衣服,而自找别扭呢?建立好衣橱风格,在挑选衣物时那些适合的就会自动跳出,很有效率。

所以时至今日,我的衣橱仍然只有黑白灰,加一点蓝。可以预见在未来,仍然会是这样。这并不意味着我这人古板、守旧,不懂变化。恰恰相反,这里有个心理学上的理论可以用来解释:正是因为我在其他方面猛烈地追求变化—平均两年搬一次家,几年换一座城市,前后更换了文学、媒体、教育、互联网等多个行业,在这个过程中恰需要在某些方面建立稳定性,比如衣橱风格。

衣橱风格塑造着自我形象,所以即便在不同的地域内、不同的领域内穿行,在骨子里我始终是我自己。最后说一个保持衣橱风格始终如一的小秘密:虽然没有色彩的变化,也没有材质更改(我只穿全棉,外加零星的麻料),但对每一件衣服的设计与细节都很挑剔。得益于曾经在时尚行业的工作经验,我知道怎样的设计是好设计。有足够的知识和能力做支撑,让我的衣橱更有底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