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心尽力就是正面评价

《中国女性》:韩国辉: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Men 男人 - 编辑/王怀周

目前,你的最大焦虑是?很多,比如,现在媒体环境和经济环境都不如以前,会有很多新的挑战,所以,对于我来说怎么去面对新形势新挑战去做一些创新其实是挺难的,在这方面我在想办法,下了不少的功夫,但是效果还是与想象中的有差距。

《中国女性》:上次我们聊天你几次要哭,你一直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吗?

韩国辉:一点也不,只是倾情表达,如果说得高大上一点,我只是在叙述那个情境,但并不是在那个情境里出不来,讲到高兴的事情就开心,讲到伤心的事情就难过,这是一种正常情绪,不会说秋天来了满地落叶就感慨,我从来不那样。《中国女性》:你刚刚40岁,感受如何?

韩国辉: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其实人是这样的,当你没到40岁的时候,看别的40岁的男人,你会说:哎呀,年纪那么大了,我到了那个状态可怎么办啊?然而,到了反倒不焦虑了,你会觉得39跟38也没有本质的区别。所以还好,这个焦虑是之前的焦虑,不是现在的焦虑。现在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或者是瞬间觉得自己怎么样了。他们有的人说我40岁体力不行了,其实你这几年的体力都不如前几年,不是说40这个节点一下子就不行的,不是一个概念。《中国女性》:最近几年,你的最大的变化是?

韩国辉:第一是我想问题会想得深刻一些清楚一些,而不是只是在做,想得会比以前多了,做的东西反倒没有以前多了,以前在不停地做,做加法,这几年逐渐在想清楚的时候再做一些事情,会做减法。

做事,我也在调整,比如以前我会没有耐心跟别人讲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只是告诉你你要执行,这个事我要这样,但是现在会注意跟别人交流一些我为什么,我是怎么想的……现在会有这样的耐心,以前我会说,这种事都想不清楚,我觉得想不清楚是你的事情,做不好也是你的事情,但是,我的要求是我的要求,现在逐渐地会告诉你我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这个目的我想了这样的一些手段,我要达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中国女性》:你希望别人怎么评价你?

韩国辉:我跟我同事说过,有一天我离开旅游卫视的时候,希望得到的评价是:老韩这个人呢,不是个坏人,然后也想做点事情,做没做成事情不好说,但是他挺尽心尽力的。这个对我来说就是正面评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