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简介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Child Raising 家有儿女 - 编辑/刘晓静

一小时爸爸:微信上最受欢迎的家教类公众号,集结了一群身怀技能的爸爸:日本医师爸爸提供医学常识;美国化学家爸爸提供魔术实验;玩具商爸爸教你选玩具;中国蒙台梭利中心创始人爸爸则提供心理小知识;还有能说晚安故事的磁性嗓音爸爸、动手达人爸爸……他们还于2015年出版了新书《科学达人爸爸来了》。

最近有个新闻在国内传播的还算蛮广的:就是美国明尼苏达州本月出台了法律,逐步禁止含三氯生的香皂销售。之后国内媒体很努力地解读了一下,给三氯生扣上反人类的帽子,然后着实声讨了一下各个日化公司。

这让不少爸妈们心里犯嘀咕了,我们要不要跟美国学习呢。这个事情的原委又是什么呢?消毒肥皂有什么害处?还能用么?

我们先从惹事的三氯生说起。三氯生是一个翻译的俗名,来自英文Triclosan(Tri三+Cl氯+San生)的音译混合,大名是二氯苯氧氯酚。这是一个从四十年前就广泛应用的消毒剂,最开始用在医院,后来延展到日化用品中,现在很多的香皂、洗头水、漱口水、牙膏里面都含有三氯生。而很多标榜自己防菌的玩具、厨房用品、垃圾袋甚至纺织品里也都含有这个东西。不过肥皂里含量大概是0.1%~1%,相对来说含量并不多。

那三氯生可以杀菌是否对人体有害?这个问题就复杂一些了。因为生物体差别太大了,所以人类可以发明发现很多专门针对细菌、昆虫的毒药,但是对人无毒或者低毒的就不太好说了。三氯生就是专门破坏细菌的EN R酶,但是人类没EN R,所以这方面不会受影响。

当然,任何东西吃多了都要命,我们之前说夏天车里的水瓶、和添加剂文章中都提过这个指标: L D50(就是吃死一半大白鼠的计量),三氯生L D50毒性是5000mg/kg体重。换算一下,也就是人吃掉和自己一样重的肥皂,才能毒个半死。

肥皂当然不是用来吃的,三氯生在人体存留时间也较短,这就是为什么四十年中,虽然很多科学家都怀疑这东西对人体有害,做了各种研究,也无法拿出确切证据说服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来禁用它。

那既然低毒,为什么州政府要禁用它呢?这个禁令有一个热爱吓唬人的国内媒体没搞懂的细节,就是禁令生效时间是2017年,为什么要给生产商家时间,而不是立刻禁用呢?这是因为禁用杀菌肥皂不是因为有毒,而是由于以下两点:1.生态影响;2.没用!

生态危害是此次禁令的核心原因。除了对水生藻类也有一定毒性,三氯生和我们之前提过的抗生素一样,大量使用可能会造成细菌的抗药性增强,不知道什 么时候就逼着细菌进化成我们搞不定的高级品种了。

而促使禁用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就是,含三氯生的所谓杀菌肥皂比普通肥皂在杀菌性几乎是没区别的。2007年密西根大学的一项研究证明了这一点,而去年年底FDA关于三氯生公告中也表示同意。这是最终导致禁用的导火索。州政府无法忍受一个对环境危害又没有什么用的东西存在,于是向各大日化公司怒吼一句:3年内把库存卖光!然后给我老实生产普通肥皂,别玩噱头!

既然三氯生肥皂威胁环境又无用,那用什么给宝宝洗手杀菌呢?我们的建议和F D A一样普通肥皂就好了。即便以后各大日化公司推出了新的“不含三氯生”、“环保无毒”、“天然杀菌”或“中药成分”的肥皂,大家也可以完全无视,就算他们良心发现说次实话也无视。为什么?因为在孩子成长中过度杀菌,弊大于利。

国外的儿童过敏比例远大于国内,不管是食物过敏还是呼吸道过敏。即便是中国人跑去国外生的下一代,过敏比例也很高。原因之一就是,国外太干净了……

人体的免疫系统是一个学习过程,不断的接触新鲜事物,然后学会如何抵抗。而在无菌或者少菌环境下生长的孩子,免疫系统得不到锻炼完善,结果反而比那些总被“锻炼”的孩子更容易过敏和生病。

关于三氯生的各项研究中,2011年密西根大学的一个研究显示:日常使用三氯生的儿童容易花粉过敏,研究人员想推断出来三氯生破坏免疫系统,但比较牵强。其实,如果这个研究人员学过育儿和社会学,从另一方面来推就合理多了:这些给孩子用杀菌肥皂的家长,肯定特别怕孩子接触细菌,体现在各个细节上,在这样“干净”环境长大的孩子,就很容易花粉过敏。一个例子就是世界上最有洁癖的日本人,花粉过敏比例最高,一些到日本留学生活的中国人过些年也会花粉过敏。

虽然怕孩子生病是家长的天性,但是为了孩子未来的健康着想,其实家长只需要培养孩子良好卫生习惯,而不是过度强调无菌。比起小时候,现在有更良好的医疗保证和更充足的营养。那么不管是孩子还是我们自己,在讲卫生的同时,适度的接触细菌,锻炼免疫力,不是更好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