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一只小怪物

温和地面对这个世界,以懂得,以体谅,以释然,让自己能通过芜杂的羁绊,快步走到想去的地方。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Chat 谈资 -

你要乖,做一只好怪物。你要有锋利如爪的思想,撕开繁杂表象直击内核;要有奇异、独特的自我,跟谁都不一样,任谁也无法改变。但你唯一不需要的是:张牙舞爪的姿态。

最近读到和菜头的一篇文章:“如果你已经确定自己是一头怪物,那么,你要尽快跑到北京、上海、深圳来。哪怕你在家乡的时候头长犄角、鼻孔喷火,到了这样的超级城市里,你也只是最正常不过的存在。这里有无数怪物彼此相安无事地呆着……”

这段话写得实在太妙,让我想起某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失物招领》:如果你遇见一只小怪物,不要恐慌。故事的结局是走丢的小怪物最终也没找到回去的路,但也没有被送进冷冰冰的“有关机构”,而是在主人公的协助下,愉快地进入了一个满是各种小怪物的“小怪物乐园”。

不过,与那部短片的边缘化格调不同,在和菜头笔下,在大城市里,小怪物们—不见容于循规蹈矩的中小城市—存在得理所当然、怡然自得。在他笔下,“小怪物”不过就是看起来与他人不同。在一个封闭的小环境里,这很要命;但放到大城市,没有人会特意去多看你一眼,于是你就获得了奇异的自由。唯一剩下的麻烦只有:如果你不是一头真正的怪物……

关于小怪物的故事很多,或是我在这方面的收藏着实不少。有一个绘本名叫《野兽出没的地方》,里面所画的野兽们都可爱极了!那是一个小男孩的异想世界,当他脱下大灰狼造型的毛绒外套,不再大呼小叫地满屋子乱窜,不再故意与妈妈对抗……而只是在自己的房间内走来走去时,树木便生长起来,长成了一片通 往大海、通往怪兽之岛的茂密森林。在那里,他拥有神奇的力量—只需要喊一声:“定!”就能把张牙舞爪的野兽们都定住,让它们动弹不得。于是它们认为他是“最野的野兽”,尊奉他为“野兽之王”。

前不久在看窦靖童的一个视频时,我又想起这个绘本。那是为了宣传一部电影,她与陈可辛导演的对谈。在舞台上,这个女孩子有种闪电般的爽利与桀骜不驯:染颜色古怪的头发,纹错综复杂的图案,一条黑色细线自唇下延伸至脖颈。可是,在令人诧异的外表之下,她始终微笑着,出乎意料地表现得谦逊、随和。对这种反差,在对谈里她给出答案:我有音乐,所以我没有很多刺。

在骨子里,这女孩跟她的父母一样自我,但她保存自我的方式不同。有别于王菲的疏离、窦唯的孤傲,窦靖童选择温和地面对这个世界,以懂得,以体谅,以释然,让自己能够从芜杂的羁绊里通过,快步走到想去的地方:在音乐的领地中成为自己的王。

其实这是种高效的选择:在不相干的事情上不必较真,无须付出太高的心理成本,把精力留给更值得的事情。毕竟一味地特立独行必然会与周围环境发生碰撞,就会有摩擦、有阻力,就会产生无谓的消耗。收起利爪,反而能让自己过得更妥帖、更自由;松弛下来,能积蓄起更大的力量。

所以如果你是一只小怪物,愿你能找到自己的“怪物乐园”;更愿你无论身处何处,都可以过得轻盈而自由,拥有犀利的思想、奇异的自我与柔软的姿态,不紧张,不紧绷。脱下沉重且闷的大灰狼毛绒外套,舒展四肢,走动一下—让森林生长,使船只航行,令野兽起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