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和忧愁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Movie 电影 - 撰文/

美丽的传说往往是一种文化的积淀,越来越多的人在选择影片时偏爱那些从传说改编而来的电影,不仅是因为这样的题材厚重磅礴,也因为这样的电影往往会关照一些关于寻找与回归的思考,让我们随着光影陷入深深的思索,沉浸于缱绻的忧愁之美。

《大鱼海棠》:人类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

《大鱼海棠》的情节从上古传说而来,结合了唯美的日漫风格,又在画面中大胆使用了大面积的中国经典元素,因此不得不说,这是一部包容性很强的电影。恰恰是因为这种题材和这种跨国文化的结合,也让我们在这部影片中看到了《千与千寻》的影子。

四十五亿年前,星球上只有一片汪洋大海,和一群古老的大鱼。在与人类世界平行的空间里,生活着一个规规矩矩、遵守秩序的族群,他们为神工作,掌管世界万物运行规律,也掌管人类的灵魂。他们既不是神,也不是人,他们是“其他人”。

十六岁生日那天,居住在“神之围楼”里的姑娘椿变作一条海豚到人间巡礼,被大海中的一张网困住,一个人类男孩因为救她而落入深海死去。为了报恩,为了让人类男孩复活,她在自己的世界里历经种种困难与阻碍,守护这个男孩的灵魂不断成长,最终成长为一条比鲸更巨大的鱼,并回归大海重获新生。

在影片中,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他们从海的此岸出发,死的时候,他们便到了彼岸。可以说,对人类上古来源的思考渗透于这部影片的始终。椿用“此世界”美好的感情成全“彼世界”的生命,多维空间的大胆创想也让故事情节富有张 力。《大鱼海棠》深深启发了我们的思考:人类从哪里来,死后又要往哪里去?这是一个多么深刻的问题。

《辉夜姬物语》:永远无法抵达的女性自由国

曾获得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辉夜姬物语》,源于日本的民间传说《竹取物语》,这是日本最早的一部物语文学,其中对“人”内心世界的关照在影片中很好地保留了下来。在此基础上,更加凸显出了女性对内心自由世界的渴望和追求,还有无法抵达自由世界的那种无奈。配上哀而不伤的音乐,观影完毕,你的心脏仿佛沉入无法呼吸的黑暗潭底。女性的自由王国应该只存在于辉夜姬的山间童年。然而,童年,谁还能回得去?

影片主要讲述一个老翁上山取竹子,结果竟在附近的一根发光的竹笋中发现了只有掌心大小的娃娃。没有子女的老爷爷兴奋不已,他双手捧着娃娃回到家中,而小家伙竟然在老奶奶的手中越变越大。她与村里的孩子们周游乡间,结识了诚实可靠的舍丸哥哥,享受到了自由浪漫的山间童年。然而好景不长,老爷爷为了让辉夜姬过上贵族的生活举家搬到了京城的豪宅。求婚者络绎不绝,但是美丽的辉夜姬却没了笑容,因为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这人间也不再是她喜欢的“自由王国”。

最终,辉夜姬走到了人生的一个“尽头”,不得不离开人间,飞向了月亮。她的一生注定将在一个古老的传说中孤独地美丽着。如果人间真幸福,何须飞到天上去?这个故事让我们联想到了中国的《嫦娥奔月》,在远古传说中,坚强、乐观、勇敢、美丽的女子,竟无法在人世生存。将《辉夜姬物语》与《嫦娥奔月》对比,我们发现,那种女性对自由的强烈追求,在不同的文化中却是相通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