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上自己生命的山口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电影 Movie -

“一个个仓颉蹲坐在沙地旁殷勤地为初民解释新造的字词时,神情该是眉飞色舞抑或戒慎恐惧,一个小小的方块字竟然能够牢笼天地百态,万事万物都逃脱不了字的局限……”

“当有了文字,所有一切白云苍狗般转瞬即逝的思想才得以固定于简牍之上……”

“我注定徘徊在时间的两岸,拄杖摸索,缓慢地触摸一个个文字石块,排列为记忆中的模样,试图为解构的文字重新理解、建构,是永不止息的苦力,永不停歇的西西弗斯。”

这几段文字,摘自散文选《白日之梦》里的一篇—《文字咒》。

今天我随身携带着手机,只需点开“互联网”的图标或各种APP,信息便唾手可得;我也不缺发表信息的渠道,随时随地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可是,我经常感到失语。当我独自坐下来,想写出一些不同于生活浮沫的文字时,我的大脑往往一片空白。我的注意力顺着手边的网络逃逸到各种可以倚赖的东西上,文字,也随之涣散,溃不成形。《文字咒》的作者曾昭榕这么说: “我明白,这是作为一个惯性依赖电脑、网络以及3D媒体过度刺激感官而非思想的现代人,所难以躲避之天罚……仿佛听见虚空的呼喊,时间是巨大的梅杜莎巧笑倩兮,你拥有双眼却永生对文字盲目,文字底层最美好的意蕴在神经锥细胞、杆细胞传导中麻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