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越来越炫酷,阅读的意义却从未改变麦小麦

阅读推广人,作家,文化沙龙“爱读书会”组织者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关爱儿童 Care For Children -

很多很多年前,人们把字刻在竹简上、写在羊皮上,那时的书,只记录社稷宗族大事,读书是极少数人的权利。

后来,我们发明了造纸术、印刷术,字印在纸上,薄薄一本,可以写诗文,可以记故事,读书成了更多人的事,那时人们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赋予读书至高无上的地位。

再后来,人们发明了电脑、互联网、各种信息终端,书越来越多,品类齐全,形式多样,整座图书馆都可以放进小小设备里随身携带,人人都可以方便地读书,却不是人人都愿意读书了,因为人们要忙着做其他更有吸引力的事,比如走南闯北、吃喝玩乐,赚更多的钱然后花更多的钱。

让人欣慰的是,虽有很多人为国人读书少而忧虑,最新调查却显示,人们的阅读率开始呈上升趋势。2016年4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了《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8.4%,较2014年的58.0%上升了0.4个百分点,数字不大,却是可喜的上升。

另一个事实是,数字阅读首次明显超过纸质阅读。其中成年国民网络在线阅读阅读率首次过半,达到51.3%;成年国民手机阅读率最高,达到60.0%,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及光盘阅读等都呈增长态势。在数字阅读中,微信阅读最为普及,据统计,有51.9%的成年国民在2015年进行过微信阅读,同比增长17.5个百分点,增幅超过50%。

微时代,我们如何读书?面对太多的诱惑,你愿意拿出每天24小时的多少来做这件事?面对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技术,我们如何面对阅读这件事?

炫酷的技术每天都在更新,各种阅读应用、阅读平台、阅读终端,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阅读的形式更多样了,我们可以听书,既可以听厚厚的大部头,也能只选择听精华部分;我们可以“看书”,可以看文字、看图片,也可以用看动画、看影像的方式轻轻松松阅读。过去看一本书可能要一个月、一个星期,现在花十分钟看一个 思维导图也可以对这本书了解一大半。技术也让分享成为一种可能,让外部世界与自己的内心世界有机会链接在一起。过去一个人在书斋里读,现在手指一点,藏在地球某个角落的同道者就会现身,大家在线上和线下聚合起来,阅读不再那么孤独。技术,和技术带来的全新思维让阅读变得很不一样。我们愉快地享受着这种不一样,让技术的洪流裹挟着我们越跑越快。

可是,太多的可能、海量的信息,和无法控制的高速,也为我们带来各种各样的焦虑。静下心来我们会想:那些新技术真的能让我们更充实吗?那些经过别人过滤的二手知识真的能够代替深度阅读吗?那些花样繁多的愉快社交真的就是阅读本身吗? 我们一边飞奔,一边产生了越来越多的疑惑。

平心静气想一想,我们明白了,阅读,归根到底还是一件自己的事,必须花时间,静下来,孤独地面对自我,面对文字所带来的辽阔人生和深髓思想,把外在的内容变成自己的内心体验。

七年前,我和黄佟佟、曾敏儿、姚远东方三位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民间文化沙龙“爱读书会”,技术在变,我们的传播和分享方式也在变,可是我们的核心一直没有变,那就是自己读书,然后和大家分享。

在一次活动中,我们的主题是“这六年,我最想分享的一本书”。我分享的书是刘慈欣的《三体》,其实几年前,我们已经在活动中交流过这本书,所有的朋友也知道我喜欢这本书。可我宁愿没有新意,还是要在六周年这个重要的日子分享它。我想用这本结构宏大、视野开阔的作品传达这样一个观念:人生苦短,人渺小如蝼蚁,有了阅读这个行为,有了文字这个载体,我们就能够一边过着平凡日子,一边让我们的思想去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宇宙诞生之初,远到宇宙堙灭之时,无论身在何处,我们的精神都可以在无限的维度驰聘。 我想,无论在什么样的时代,这才是阅读的终极意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