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会”: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朱虹

专栏作者,企业财务金融专家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关爱儿童 Care For Children -

在我们居住的上千万人口的城市里,有这样一群手持火把的青年,他们通常在夜间出行,作为“知识”的使者。书页,是他们唯一可用的材料,驾驶着将它折成的帆船,滑翔着剪裁的风筝,或者蹬踏着粘合的滑板,从云端,以形形色色的方式到达凡间。这些使者们无一例外地举着小小的火把,在夜里,悄悄探访那些爱书人的床头,为醒着的人们带去新鲜的书香,引他们到窗前去看这座城市因为夜读的你我而一派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为入梦的人们留下一纸书笺,让他们被清晨枕边镀上阳光的温暖文字唤醒心中久违的感动。

我见过这样的青年,沉静下来,用你的心去感受,就可以看见他们身后燃烧的微光。之所以是微光,因为这些使者的能量并不来源于“知识”本身,而来自于他们能够聚拢的灵魂。以书为名,被召唤的人越多,使者的火把就会越亮,知识就会散布到更遥远的角落。但这是一件辛苦的差事,年轻的使者们首先只能选择在“深夜”里出发去寻找合适的对象,他们先要将自己的火把点亮,让火焰烧旺松油的芳香来刺激人们的嗅觉,如果自己的深度和积累不够,就会让油脂的香味因为温度把控失调而败味,让那些本已双眼放光的人们再次沉睡。如果好不容易将火把燃亮,想把它固定住燃成一丛篝火,就必须要确立成熟的机制,即使招募的人来了又走,去去留留都没有关系,只要每一个新加入者捡拾到最优质的木料,而围绕篝火的圆圈也必须始终保持合适的直径,大家围绕火堆欢歌起舞,每个人都要让声带颤抖,奉献独一无二的歌喉。使者们知道尽管这不是合唱团,不必苛责人人音色一致,但是杂音决不被允许,旋律还要日益优美。他们时常觉得自己不是在传播知识或者文化,而是在阐述一种信仰。

我视他们为勇者,因为在他们的坚守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怯懦。我感谢使者们曾经驻足过我的窗前,并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地留下了一粒美好的火种,让我开始成为“悦读会”的一员,从此心灵有了更安稳的归宿。但我没有能够围绕着篝火跳舞,太多的牵绊剥夺了自己的精力。可是相信我并没有走远,仍然让自己停留在篝火光芒能够照亮的角落,让面颊感受到它的热度,让阴影永远 被留在身后。原谅我只能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不过信仰已经在心中发了芽。在围绕着篝火歌舞的人群中,我时常也能看到与我一样的女孩们,她们看上去那样独立和自信,她们享受着这种家庭式的温暖,一如在自己的家中扮演的角色,只是她们在这里找到了更自由的存在。她们的脸上多半洋溢着渴望理解和认可的神情以及希望把美广泛传播的母性。我爱听她们的故事,有的人在“悦读会”里因书缔缘、牵手相伴,有的人夫唱妇随、以书会友,也有人来这里寻找困惑人生已久的答案,我们欣喜地看见大家一点一滴的进步。

燃烧的篝火偶尔会在柴堆中迸出意外惊喜的礼花,它们那样绚丽,绽放到夜空,像繁星,落在了遥远的草垛,篝火周围攒动的人头中不再能看见那些释放出焰火的人的身影,他们散成点点星光,像草丛里的萤火虫,独自享受阅读的乐趣。也许在他们看来,篝火派对还太原始,那些民间的舞蹈与系统规范训练的芭蕾不是同一种风格,读书在萤火虫们看来,从来就是一个人孤独的狂欢,不会因为和没有读过同一部作品的人分享而能让愉悦的感受加分,他们并不排斥那一端的篝火,只是有着自己的习惯。

使者们能否将篝火派对的阵容扩大,让自己身后的微光愈发明亮,需要做更多的思考。这一来自民间、无偿自发的组织,如何吸引更有分量的舞者,如何在篝火以外探索出与阅读相近的延伸乐趣,如何让分享阅读的方式变得更加丰富和深刻,将是火苗越烧越旺的关键。它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智慧。已经有一些优秀的团队开始全职承担起使者的重任,他们渴望点亮的是一盏盏长明灯,在我们随处可以发现的地方,随手舀一勺灯油,每一个人又都可以将火种继续传递。这些使者在音乐、诗歌、独创本、话剧甚至美食等等所有能够与文字和书籍相通的事物中,寻找创作灵感,寻找每一位爱好阅读但却喜好不同的读者,以千丝万缕的联系将人们捆绑在一起。

当拴在你我手腕那根红绳上的铃铛被书香再次吹动时,你会看见漫天星光,一片通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