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高要求”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关注心灵 -

以前听过一个笑话,说人生的痛苦莫过于:有个当教师的母亲和一个当心理咨询师的太太。后者可能与做心理咨询师的太太的过分敏感猜忌有关,洞察一切谎言和秘密也是相当可怕的,而前者则因为教师往往有一个职业病:严厉。

身边恰好有一位宝妈是初中老师,大家常在一起聊孩子和家庭的事,也会互相邀请到家里做客。有一次去这位初中老师家做客,她非常热情地招呼着我们,两个孩子也能玩到一块儿,但不一会儿,两个小丫头就闹起别扭来,抢着要玩一样东西,谁也不让谁。

她马上走过去,很严厉地对女儿说:“我怎么对你说的,妹妹是客人,你是主人,要学会分享的。”同样,内容没有问题,只是她那严厉的眼神和语气,连我都被吓到了,顿觉尴尬,那一刻似乎我应该也跟着她,严厉地训斥女儿一番:“你怎么回事呀,怎么能抢别人的东西呢,这不是你自己的呀!”但是,我的职业病只能让我对女儿说:“宝贝,你是不是很想要这个(女儿点点头,眼泪都要溢出来了)……你想要,姐姐却不给你,你觉得有一点生气和难过,是吗?”

宝妈还在那里严厉地训斥孩子,孩子已经哇哇大哭了起来,原先的一点委屈已经被点燃成了愤怒。那一刻,我不认同她对孩子的态度,像是一个严厉的老师对待犯错的学生,训斥、指责、过分高要求,她希望孩子说出那句最经典的道歉:“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

在大学做心理咨询,我常遇到那种学业优秀的大学生,却在每次考试前无比焦虑,甚至啃自己的手指,掐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他们说:我需要高要求(折磨)自己,才可能考得好,我不允许自己失败,不允许自己平庸,不允许自己犯错,不允许自己掉以轻心(放松)……

咨询过几次,我和来访学生建立起了信任的关系后,常会引导他们根据最痛苦的情绪,做一些自由联想,回忆起来的往往是一些小而平常的事情:弹钢琴的时候,老师打骂自己,妈妈也在一旁看着;练毛笔字的时候,写了一张又一张,手都快麻木了,老师和妈妈才说,好了就这张吧……回忆起这些经历时,他们露出和大学生年龄不相称的神情:像个孩子般委屈地流泪,痛苦、害怕、愤怒、无助。

生活本已经够多磨难和考验,何苦还为难自己,岂不是罪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