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专业,一点玩儿“术业有专攻”当然好,但如果不“专攻”就连碰都不能碰了,那生活未免失之狭隘。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谈资 -

一次我去潜水,遇到个北京小伙,计划要去考救援潜水证书,然后再考教练证书。我问他:是想往职业教练方向发展?结果小伙说,跟北京潜水圈的人聚会,一桌子都在说,自己都有什么证,颇有几分“论资排辈”的意思。大家都是刚刚攒够潜水组织要求的最低潜水次数,马上就去考。

这倒是个挺神奇的脑回路。一开始我不怎么理解,就有点诧异。因为我自己潜水纯粹为了好玩,所以有可能会去发展的是各种专项证书,比如有一次想进海底洞穴看看,就花4天时间考了洞穴潜水专项证书(没证书不让进洞,因为着实危险)。还从来没把考证看作是晋级系统……

后来我琢磨着:这是不是跟中国家庭让孩子学钢琴,必须要一级级往上考,考到十级一样?我猜想,如果十级往上还有级别,孩子们就得接着考。结果把原本是一件好玩的、增添乐趣与可能性的事情,硬生生变成了“考试一条龙服务”。

问题是,潜水教学组织为什么要区分“休闲潜水”与“专业潜水”呢?很多人都曾问我:学潜水难不难?要我说,在休闲潜水范围内,真心不难。因为这套课程就是为普通人能够获得潜水乐趣而设计的。教材上最经常说的就是两句话:安全潜水,享受潜水。

比如,休闲潜水的深度被限定在0至30米,极限40米。这个深度对技术和装备的要求都不算高。但这个深度范围也恰恰是光照最好,因而海洋生物最繁盛的区域—能提供最广泛的潜水乐趣。的确,有些人就是想挑战极限,或去奇异的地方,会往技术潜水方向发展,但他们是少数。

我觉得弹钢琴也是一样,只有少数人有天赋与热情成为职业演奏者,其他人需要的,其实是从中获得音乐以及弹奏的乐趣。对 此,弹奏技术强一点、弱一点,真没那么重要。过分强调技术门槛的结果反而会导致:很多人想学,但是望而生畏;还有些人学了,但是不快乐。

在这种体系之下,专业人士会着力强调专业性,把门槛垒得高高的;普通人则只有仰望的份儿,或埋头不停地爬台阶。但让我们实事求是地说嘛,大家由于时间、天赋等方面的限制,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变成专家。那么,难道就只能做围观群众?

所以,我总是想做一些把“专业”与“玩儿”嫁接在一起的事情。比如,我有个合作机构在做素人剧社,让普通人经过专业老师的培训,能够演出一些话剧或者舞蹈,很有意思。后来他们问我,有没有可能让普通人经过一些培训,也能够写作剧本?

我瞬间脑洞大开,说咱们不要一上手就写部正经八本的长剧,难度高、耗时长,能参与进去的人也少。不如拆解成若干个小短剧,甚至是片段式的,彼此之间有那么点似有若无的关系,又有独立性,包括风格都可以多样化一些。

这样一来,可以引入多个编剧,每人贡献一个片段;可以引入多位素人剧社的演员,甚至邀请观众进入戏剧场景,一起演。大家玩到一起,各种可能性就出来了。连舞台都可以拆散了—不再是中央舞台,变成散点式的,嵌入一些日常生活的场景里,比如,一座公园、某个街区。

我的出发点很简单:让普通人轻松愉快地参与进来,享受编写故事、演出戏剧的乐趣,而不是被挡在“专业”门槛之外,或处于“专业级别”的压力之下。没有这个必要。术业有专攻,能做到非常精深当然好,但如果不“专攻”就连碰都不能碰了,那生活未免失之狭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