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倾心的浪漫婚姻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夫妻时光 -

饶平如1922年出生,和妻子毛美棠都是江西南城人,两家是世交。

战乱时期的1940年,高中没毕业的饶平如弃笔从戎,投考了黄埔军校。毕业后他参加过抗战,是个血气方刚的军人。其间,有人给他介绍过3个漂亮女孩,他都以正在打仗为由推掉了。1946年夏天,饶平如的父亲来了一封信,希望他借着假期回家定亲。父亲带他前往临川周家岭3号伯父家,他记得相亲时跟父亲走进女方家的厅堂,看到左边正房窗口,一位姑娘正在梳妆,揽镜自照,涂抹口红,他记得她一颦一笑,顾盼生辉。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美棠,简直一见倾心!

后来才知道,毛家就美棠一个女儿,比他小三岁。女孩性格活泼开朗,爱唱歌,绘画。她小时候生活很优越,在贵族学校读书,十几岁的时候,经常和同学一起跳舞,舞姿优美。有趣的是,当时两个人并没有机会多说话,父亲走过去把戒指戴在姑娘指上,人生大事就这么定了,两个青年都觉得好笑。

此后两年里,两人的书信穿梭在枪林弹雨,从未间断,感情也在字里行间不断升温。1948年,他和美棠在南昌的江西大旅社举行了婚礼。1949年,饶平如和毛美棠不愿抛下父母,拒绝随国民党部队撤去台湾,设法去贵州投奔亲戚。从此开始了东奔西走的生活。“一路上虽然辗转颠簸,却感觉挺浪漫的,一路走走看看吃吃,后来在贵州也是,生活单纯而愉快。”

1951年底,饶平如接到在上海经营大德医院的 舅舅来信,说总院需要会计。饶平如一去便担任了两个工作,一是医院会计,一是大德出版社编辑,饶平如每个月可以拿到240元的工资,当时人均收入只有30元左右。“那几年是我这辈子最风光的日子,美棠和孩子们也来到上海。她不用工作,在家做全职太太,一家人在一起的生活忙碌而欢喜。”

没想到大喜之后却是大悲。1958年,饶平如被当作“反革命”送到安徽六安汽车配件厂劳教。从此,美棠带着孩子留在上海,夫妻俩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

分居21年相濡以沫

饶平如这一走就是21年,夫妻俩只能靠信件交流。在儿子饶乐曾的童年记忆里,母亲永远是在灯下写信的样子。“她有一支金笔尖的钢笔,最后笔尖磨得只剩两块铁皮。”

一个人拉扯5个孩子,美棠历尽艰辛。“一帮孩子都由她一手抚养,我除了省点工资寄回家,别的什么也干不了。”说起这些,老人总是自责。那些年,饶平如只有春节可以获准回一趟上海。为此,他要向同事借一个月的工资,提前采购花生、瓜子、鸡蛋等年货,然后再挑着120斤重的担子走五六里去汽车站,转货车,再从上海北站朝家中疾步走上两个多小时。那时上海还是配给制,他带来的年货对孩子们来说真是惊喜。他笔下的春节只有欢乐: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吃着干货,而饶平如吹起口琴,美棠又唱起了歌。

饶平如说,“5个孩子,他们现在能够各自在社会上立足,都是美棠的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