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的升华,收益的升级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特别策划 -

在短租平台的引领之下,国内也出现了如“小猪”“途家”等网站,为短租提供了平台。小猪短租平台创始人、C EO陈驰就曾说:“个人把家里闲置的房间、沙发或者整栋房子分享给有需求的人。用户在一个城市里面不用去住酒店,可以使用别人闲置的房子,这叫分享经济,这个业务是受分享经济的启发。”

陈驰在访谈中提到,“以前我们可能会担心,中国人和陌生人住在一起,可能会有很多不便,通过我们大量的观察发现,如果把人和人之间通过入住的模式还原成‘熟人社区’关系的时候,人们之间的相处其实是相对融洽的,有的房客会真正地把这里当做家,甚至会帮你做饭,帮你洗衣服等等。很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大院、邻里关系的那种感觉。”

分享不仅是一种生活理念的升华,也带来收益的升级。一位居住在二线旅游城市的房东,将自己的房子由长租改为在线短租,租金实现了翻倍:“一年一租,一个月2500元;短租的话,基本上每个月30天有二十二三天是有客人的,一天200多块钱,一个月4400元左右。”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拥有黄金地段的房东,在短租的盈利空间上更是大有可为。

“短租房东月入万元”这样的新闻吸引着许多人加入到分享的行列中,提供并享受着低价优质的服务。陈驰就曾经发声鼓励北漂、上漂甚至广漂的年轻人加入短租房东的行列,不再住地下室或城中村,可以很体面地住一套还不错的房子,然后将其中的一间或两间拿出来做短租。这样可以负担很大一部分的租金,生活质量会有大幅提升。

但短租的兴起,也带来一系列问题。互联网的短租平台,只能做到信息发布和对接,很难对民宿房东进行服务质量方面的监管;有些小区因为位置便利,有不少短租房出租,流动人口管理难度也变大。曾有资深社区工作者建议,解决好民宿短租房对社区造成的安全,最重要的还是引导辖区居民自觉申报登记备案,比如,当地的片警和社区联合起来,谁家有房子对外单租,最好先在社区警务室备案,而不是一味地杜绝短租。毕竟短租充分降低了社区的空房率,又增加了居民的收入。

2016年3月,国家发改委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提到了“支持发展共享经济,鼓励个人闲置资源有效利用,有序发展网络预约拼车、自有车辆租赁、民宿出租、旧物交换利用等。”民宿短租作为发展分享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得到了国家层面的支持。但与其他的分享经济业态一样,民宿短租业的发展也处于需要完善监管的状态。什么样的房源可以用作民宿短租经营?房源的消防、安全、卫生是否需要合格证?一些具体的规范还有待出台。国内一些地区也陆续在制定和出台民宿管理办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