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回顺风车司机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特别策划 -

袁梦是一位顺风车司机,家住玉泉营,工作在西二旗,每天往返两点一线之间,如果能接上顺路的顾客,充分利用了私家车,顺路聊聊天,一举二得。

袁梦从手机上下载了滴滴顺风车的A PP,进行了实名认证,同时上传了驾驶证、行驶本以及本人拿着行驶本的照片,顺利通过了审核,成了一位顺风车司机。能搭上袁梦车的,大多是同事或者邻居,路线差不多。但毕竟自己不是专职司机,路线不适合的客人不拉,会耽误太多上下班时间的也没办法拉,靠着顺风车赚太多外快,对袁梦来说,还只是个“传说”。倒是朋友认识了几位,路上聊聊孩子、工作,既解了闷还能了解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不少人第一次做顺风车司机,跟医生彭科年的经历有些接近。虽然早早就下载了顺风车的A PP软件,但彭科年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订单,加上上班时间紧张、下班时间不固定,他迟迟没有行动。恰巧遇到顺风车有推广活动,奖励金额可观,又遇到了一位跟自己的路线十分匹配的顾客,他才顺势开启了自己的第一单。

第一次跟顾客沟通,彭科年忘记告诉对方自己的车子车型和颜色,好在顾客比较熟悉流程,讲清了自己的特征,在指定地点顺利地对接上了。看到自己把饭盒、包包都堆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女乘客很主动地做到了后座上。彭科年不擅长交谈,车上默默地放着他喜欢的ja z z-hiphop,女乘客在埋头玩手机。驾驶和平时也有些不同,他刻意避免了一些变道和加速的动作,尽量开得平顺一些,毕竟不知道正在玩手机的女乘客会不会晕车而且她还在玩手机,多少还是有些小心翼翼。送达目的地之后,顺利地收款,彭科年结束了他的第一次有些不熟练和略忐忑的行程。

对顺风车届的达人龙龙来说,顺风车最有趣的部分是车主和乘客的交流。在他看来,顺风车车主的收入并不具有太大的吸引力,但如果能开启聊天模式,天南地北,一段路聊出一个朋友,会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每天都在同一条路上擦肩而过的人,因为滴滴顺风车的存在也被系在了一起,是多么奇妙的一种感觉。”搭车时,他遇到过热爱旅游的产品经理当他的司机,寥寥几句话就秒杀了去过加勒比海、斯里兰卡、阿布扎比的他。“我是在芬兰留学的”,“去过冰岛,丹麦也很不错”,“去南极的过程太艰辛了,转机次数很多,在船上半个多月,但是看见蓝色冰川的那一刻我觉得一切都值了”,“每年我都会去固定的海岛潜水”,“今年十一准备去一下东欧”……对,约车时能碰到这么神的司机,也是坐顺风车的快乐之一。龙龙还曾经遇到过想去文莱卖煎饼的某航天企业工程师;遇到把自己的银色车子形容成白色,所以总也对不上号的“任性”司机。还有, 坐在车后座时,从屁股底下摸出了车主的钱包,“这是人与人之间一种怎样的信任啊”!

虽然是乘坐陌生人的车,但大多数人并没有太过于顾虑安全问题,因为顺风车对司机身份有着较严格的审核。顺风车的乘客里,女性占了很大比重。不过不少女司机,还是给自己定了只接单身女性的规矩。有收益,但“多乎哉不多也”;有趣,但是也有难以持续与工作生活兼顾的时候。顺风车主们也都以较为轻松的心态面对这个小生意。

除了能获得收益、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信任,顺风车还通过分享驾乘空间,节约了车辆资源,节能环保,还缓解了交通压力。据统计,顺风车每天可减少10%~25%的车辆,从小区内部或单位内部做起,同一社区在同一地点(沿线)上班的四个人开顺风车上下班,大家每人开一星期的车,一个月下来,每人只需要开一周的车。这样就会在上下班高峰期里有效地减少汽车的出行率,进而缓解交通的压力。

顺风车好处多多,但必须要考虑如何把需求和供给有效结合起来,如何区别顺风车和非法营运问题,避免黑车钻顺风车的漏洞。此外,其中可能会出现的涉及人身伤害和交通事故方面的安全问题也不容小觑。还需要更有力的监管制度的出台,来为顺风车保驾护航。

相关链接:多政策鼓励和规范汽车共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