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小巷开“社交厨房”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夫妻时光 - 编辑/刘晓静

一开始,阿彬的“真食”只在线上售卖,后来之所以过渡到线下,是夫人的创意。2015年初的一天,韩勤儿回上海探亲,看中了华亭路老弄堂里的一个小院。她想在此开一个厨房,适合发呆会友,可供朋友们闲来组个局,把阿彬种的食材,在这个私享厨房里变成一道道美味,让深山和厨房构成了一个连接。

二人筹划了一下,弄堂的位置比较偏僻,空间也不大,怎么开食堂?韩勤儿的定位是将它做成有趣的社交厨房,名字叫“吃好·穿好”。提供美食之余,还能顺便展出她业余时间设计的那些个性服饰。于是,夫妻俩一拍即合。

既然是厨房,就必须要有厨师。但在这里,只做得一手好菜是“上不了台面”的。首先是厨师要有趣,每个人都可以申请当厨师,分享自己的拿手好菜。作为回报,厨师可以免餐费。但在正式被阿彬接受之前,“大厨”还要先露上一手,征服老板和老板娘挑剔的味蕾。如能过关,阿彬夫妇还会为这位厨师在电脑上存档,记录下他的个人情况、兴趣爱好、擅长菜品等。

但厨师不仅要会做菜,还得是一个有故事并会讲故事的人。在社交厨房,厨师是客人们的朋友,他不会一直在后厨忙活。他会在拥挤的厨房里交流菜肴的做法,会在餐桌上讲述个人经历,在觥筹交错中感受来自食物的爱意。

其次,食客也要有趣。一顿饭结束,要让每位来客多一段人生经历。“这或许就是我们的本意。在这个小空间里,见识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听不同的故事,让自己的生活也过得更加有趣,活色生香。”阿彬满足地说。

饭后,在“吃好·穿好”享受一段音乐,一杯咖啡,再选购一两件老板娘亲手设计的棉麻长裙、粗布汉服、贝壳项链等服饰,也成了不少食客的必选项。“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能带给陌生人那么大的惊喜,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没想到竟还有不少钱赚。”韩勤儿开心地说。

阿彬甚少请自己的朋友来做客,客人都是通过预约和筛选而来。因为空间小,一次只容十来个人。“我会先跟预约的客人在微信上聊天,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人;翻翻他们的朋友圈,看看值不值得接待;并且还要考虑到与厨师话题兴趣点是否能对接上……”

2015年4月,阿彬夫妇邀请到了一位心理治疗师当主厨,这顿饭的主题是“催眠师的销魂午宴”。当天,那位催眠师亲手烹饪了番茄烩牛骨、香椿炒土鸡蛋、油焖春笋等拿手菜,还有香甜可口的荠菜馄饨做主食,黑芝麻汤圆作甜点……在通过秀厨艺赢得一片赞美、心中无比愉悦的同时,他也通过边吃边聊,与一众食客们成为了相谈甚欢的朋友。

一顿午餐结束后,食客们开始要求催眠师“施魔法”,催眠师用了20分钟时间把大家催眠并唤醒,又为在座的各位朋友普及“催眠”的 各类知识。

接下来,阿彬夫妇请来的厨师有作家、插画师、“有1001个故事的公关女汉子”……交了不少新朋友。有时大家还会带上自己珍藏的好酒、好茶、好果、好特产,与阿彬夫妇一道分享。作为回报,阿彬夫妇也会回赠大家一些山野特产。饭厅门前挂着一个开饭钟,到点开饭了,就摇摇铃,吃饭也变得有了仪式感。

活色生香中“玩”出大事

因为每一种食材都堪称深山野味,每一顿饭都很有意思,每位厨师都有各自的拿手菜……藏匿在闹中取静的小巷深处的“吃好·穿好”,渐渐在网上声名鹊起。

随着食客的应接不暇,阿彬和韩勤儿不得不考虑扩张— “吃好·穿好”的第一个分号正式成立。不同于传统饭店的是,这种“社交厨房”只需一人就能管理过来,当然也要身兼主人、收银员、服务员数职。免费大厨,依然是从“网络海选”中来,既为店家节约了不菲的工资开销,还能为食客们带来“每一餐美食的口味绝不雷同”的惊喜和新鲜感。有趣的是,韩勤儿设计的服装,时常会在造型或图案上运用鱼儿、番茄等食材元素。

阿彬觉得很多时候,对于美,对于服饰的一些灵感是来自于对身边事物的接触。“生活的基本就是吃、穿、住、用,吃是第一位的,然后就是穿,穿来自于吃那是很正常的。”他开始列举古代人用贝壳做项链,动物骨头做饰品的例子。“我夫人在这一块有自己的灵感,天马行空的。”在“吃好·穿好”的空间里还有许多有趣的摆设,比如羊毛毡戒指,小猪长袜,这些都出自韩勤儿之手,食客喜欢什么都可以带走。

“我们本来只把自己喜欢的生活理念输送给大家,让忙碌的城市人享受一个‘田园周末’,没想到,在800亩农场的收益之外,竟能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回报!有时你不奔着赚钱去做事,反而更容易赚到钱。”阿彬说,他和妻子大爱眼下的生活,平日“隐居深山”,周末品美食交朋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