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夏日草原

天空蓝得耀眼,好像无限深邃的湖泊。盛夏倾泻而下的阳光,在草原上,微微动了一下。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谈资 -

草原上,更多的时间,我和女儿阿尔姗娜都是待在院子里,看着凤霞养的鸡们飞来跑去,将凤霞采摘下来的青菜啄上几口,而后便虎虎生威地飞上了栅栏,并将我刚刚洗好的阿尔姗娜的衣服,给弄脏了。阿妈看着心烦,追赶着将它们全都捉到羊圈里去,可是没多久,这些练就了一身本领的鸡们,又飞了出来,只气得阿妈哭笑不得,忍不住骂了起来。阿尔姗娜却是高兴,看阿妈追赶鸡们不小心绊倒来了个嘴啃泥,她还咯咯笑个不停,而且一定让我将她从车里抱出来,跟着一起追赶鸡们。

凤霞一家三口习惯了坐一辆摩托车一起出门办事,所以即便是去商店买个针头线脑,他们三口也一溜烟一起跑了出去。他们一走,偌大的院子里就剩了我和阿妈、阿尔姗娜三个人。我和阿尔姗娜抬头看天上的喜鹊、燕子飞来飞去,还有蜻蜓蝴蝶也过来凑热闹。天空蓝得耀眼,好像无限深邃的湖泊一样,让人看着看着便有些晕眩。洋姜和向日葵一起向着天空,将黄色的花朵高高地绽放开去。阿妈忙完了菜园子里的活计,才坐下来歇息,于是三个人一起抬头看天上的云朵,看得久了,阿尔姗娜便打起了哈欠,阿妈笑说: “凤霞他们玩他们的,我们也不看家了,走,回屋睡觉去。”

尽管我早已熟悉了草原上的一切,可是借了阿尔姗娜的眼睛,我又发现一切都是那么地新鲜和陌生。早晨一只蹦到我鞋子里的青蛙,让阿尔姗娜兴奋了好久,甚至见了谁,都要“啊啊”叫着让人看我的鞋子,好像那只青蛙依然在里面安静地待着。她还喜欢蒲公英,并学了我的样子,撅起小嘴来,用力吹着。而在看到蒲公英的小伞们纷纷飘走的时候,她还会跟着跑过去,挥着小手,一直追到看不见为止。我还和她花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坐在草原上,就为了倾听奶牛吃草时,雨点一样沙沙沙的美妙的声音。还有蝴蝶或者蜻蜓,围着我们翩翩起舞。一只小羊忠诚地跟在奶牛后面,咩咩叫着走回家去。而阿尔姗娜,则挣脱开我的手,摇摇晃晃地去捕捉蝴蝶和蜻蜓,或者跟了奶牛排队回家。

阿尔姗娜跟大狗朗塔更是亲密无间,她学了小伙伴查斯娜的样子,去抓朗塔长长的毛发,还一脚跨过朗塔,坐在它的身上。只要不是太疼,朗塔就任由两个小姑娘抓挠它,丝毫不会动怒。倒是有时候它跟着我和阿尔姗娜一起散步,忽然间兴奋了,就从远处飞奔过来,将两个爪子一下子搭在我的肩膀上,表达它的亲密,直把抱着阿尔姗娜的我,吓一大跳。一家人都忙,常常忘了喂朗塔饭吃,它从不吼叫着提醒我们,照例瘪着肚子跟我们出去遛弯。只不过遇到大狗朝我们狂吠,它很没出息地躲到了我们屁股后面,好留一点力气,继续跟我们在草原上散步。

每隔几天,就有从海拉尔开来的大卡车,载着一车厢的蔬菜瓜果,围着小镇一圈圈地转着,一边转一边还会跟马戏团的一样,用大喇叭喊着“买菜买菜”。他们卖的菜,当然都避开人家园子里有的,专门卖些诸如西瓜、桃子、黄杏、蒜黄、胡萝卜之类的草原上的稀罕物,所以我每次听见了,就抱起阿尔姗娜飞跑出去,拦截那辆卡车。有次一边跑一边喊,那高音大喇叭单顾着朝前赶,愣是没听见我的喊叫,于是害我跟个运动健儿一样,抱着阿尔姗娜,顶着大太阳,在完全没有阴凉的颠簸的土路上,整整跑了六里路!直到终于有一个开摩托车的陌生牧民,看我辛苦,载上我,飞奔着拦住了那卡车。

我正兴奋地挑拣着水果和蔬菜,凤霞也飞奔而来。只是摩托车被丈夫骑走了,凤霞只能背着五六十斤的瓜果蔬菜,徒步回家。两个人一心想着回家可以好好做一顿新鲜菜吃,于是虽然一个抱着娃,一个背着菜,却都健步如飞起来。而阿尔姗娜,虽然被大太阳晒得蔫蔫的,却也揉着眼睛,努力地让自己配合聊得欢天喜地的我们。可是最后,她还是烦了这样没有尽头似的走啊走,小嘴巴一边不停地喊着“妈妈”,一边朝我做着想要吃奶的动作,直把我和凤霞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盛夏倾泻而下的阳光,在草原上,微微动了一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