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想之缸里喂养了许多鱼”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她群体 -

蒋胜男写作20年,每一部作品都各有千秋,每一个人物都栩栩如生。那么,她的这些创作灵感与人物素材是从哪儿来的呢?

她说自己经常会被一本书、一部戏甚至是一段新闻里的一个点所触动,脑子里会不由自主地演绎一个个故事。通常她会把这些故事放进文档里,当作一个大纲模胚,然后无意识地不断积累,酝酿很多年,“这种感觉就像不断往自己思想的池子里投撒鱼苗,向它们喂食,看着它们长大一样”。 当其中一条长得特别大、特别好的鱼出现后,会不停地骚扰她,不得已她便把这条“魔鬼鱼”从思想的鱼缸里捞出来,以这条鱼为核心进行创作。于是,一条“鱼”常常就衍生出了一部小说,拉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

这个过程就像她创作《芈月传》时的场景一样,对春秋战国素材的积累便是往自己的“思想之池”中投撒鱼苗,而秦宣太后这条鱼长得最大最好,又恰逢当时她无意间看到兵马俑的纪录片,专家猜测兵马俑可能非秦始皇嬴政所有,而是他的祖母秦宣太后。就这样几句话,一个极小的触发点,让她决心把这条大鱼打捞而出。

提及创作题材,蒋胜男说她尝试过各种题材与风格的写作,都市、武侠、言情等等,她都能驾轻就熟,但越简单意味着越没挑战性,直至她开始创作历史小说。她说,写历史题材小说,几乎要把她所有的知识储存全部耗光,然后不停地补充能量不断地去学习去思考去提升,非常过瘾。一旦进入写作情境,她就会被故事所驱使,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仿佛显现在眼前,他们的性格驱使着他们走向各自的命运,当某一个人物成长为“大鱼”时,便是蒋胜男将行“捕捞”之时。

如果说灵感是作品的起源,那么作者就是作品的上帝。当生命产生以后,当故事里的人物有思想、有情感的时候,身为上帝也无法毁灭它。面对每一个作品,她毫无畏惧地直面,毫不犹豫地创作,只有把这个故事写完,这个人物才能从她的脑海里清空,随后,又会有新的人物占据脑海。她的思想之缸里又会有初生的小鱼苗,在逐渐成长。

“最好的感情就是‘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看过蒋胜男小说的读者都会发现,蒋胜男笔下的爱情各有各的不同。《芈月传》里,蒋胜男写出了芈月的三段感情,春申君黄歇的爱纯洁无暇、秦王的爱幽暗难测、义渠王的爱炽热浓烈。小说里对爱情的描述会让人认为她一定是历经过这样的爱情,是一个有爱情故事的女人。然而并非如此,蒋胜男笔下的爱情全是她脑海中的想象,而她本人至今仍旧 单身。那么,这样的她又是如何看待两性情感的,又如何将爱写进小说里、描写得那么深刻动人?

“爱情,是极为稀缺的,如果爱情来了,是无可名状的,一生只有一次,必须抓住,不计利害得失。”蒋胜男对爱情的看法同样很清醒,她说有的人很幸运,能遇到爱情,有的人,或许终其一生也遇不到。但是许多人的爱情,其实只是一种“配适度”或者是误会。

对于婚姻,蒋胜男认为婚姻更重要的是“契合”,越理性的人,越能够遇到理想的婚姻。而那些认为爱情必须是情感的碰撞、多巴胺的爆炸、是感性是冲动的话,那么越理性反而越遇不到这样的爱情,因为理性会自动过滤掉多巴胺。

当两个人在一起,彼此喜欢,喜欢到愿意天天在一起,愿意忍受对方的缺点,那就可以在一起了,就可以用契约来见证此刻的决心,婚姻便是自然而然的结局。最好的感情是“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这种感觉类似于1加1等于2或者大于2的组合,总不能1加1小于2。这种累加值不是指物质,而是指生活质量和精神愉悦度等综合因素。因为你找一个人在一起,肯定是需要彼此互相滋养,而不是互相消耗。

至于她自己,蒋胜男也说,并非刻意单身,只是觉得婚姻和感情要顺其自然,一切自有安排。但是单身其实也一点都不影响她将自己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她有自己丰富的精神世界,有一大帮共同创作的朋友互相鼓励,平时专注写作,偶尔给自己放个假,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彻底放空自我。这种忘我的生活状态是大多数人都难以企及的,她们不是囿于家庭琐事就是囿于人际关系。而对于蒋胜男来说,自有一片任她驰骋的浩瀚宇宙。无怪乎她愿为写作静守孤灯,只因它带给她长河浩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