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公司白领,半路出家当编剧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她群体 -

今年33岁的袁子弹,出生于湖南邵阳市武冈一个艺术之家,父亲是戏剧编剧,母亲也是搞文字工作的。受其影响,她从小就阅读了《红楼梦》《挪威的森林》《羊脂球》等大量中外名著,写得一手美文。

1999年,袁子弹凭借优异成绩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她因这个有趣的名字闻名遐迩,好多好奇的男生还曾专门打听,想知道叫这名的姑娘长啥样儿。大四毕业那年,学校安排课堂作业,袁子弹文笔确实不错,虽不是专业编剧出身,但也小试牛刀创作了舞台剧本《天下第一公司》,描写了一个实习生如何在职场生存的故事,那是她的处女作。没想到,老师、学生都反响很强烈,最终被湖南省话剧院采用。初出茅庐就有如此潜力,不仅给女孩在写作上带来强烈自信,也令她在编剧圈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20 03年大学毕业之后,出国留学还是工作袁子弹犹豫不决。也许青春就是任性吧,有趣的是,当时她喜欢的足球协议会在上海举办,就是这么一个奇葩理由,让女孩来到了“魔都”。但袁子弹一开始走的并不是编剧路子。

她说毕业后在上海“打了4年工”,说是“打工”,其实是在浦 东陆家嘴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不过,广告公司的强度众所周知,在这里,她每天加班到夜里十点多。因为太累,只能坐在洗手间里打个盹。当时在恒隆附近上班,算得上上海最好的几个写字楼之一。那个写字楼每天出出入入大概有上万人,袁子弹就是这上万人中间的一份子。

尽管做“食脑族”外表光鲜,但辛苦程度绝不亚于建筑工人,而薪水,又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那会儿,她不知道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自己的才能该如何体现,常常无聊地去玩夹娃娃机,消磨时间。她发现:“世界就像一个娃娃机,你们就隔着玻璃,却总抓不到。”

两年之后,她跳槽到了另外一家广告公司。这时候,当年在湖南话剧院工作的朋友突然拿着《国歌》的本子找到她,称这部剧的编剧临时撤退了,项目面临放弃,问袁子弹有没有兴趣接个档?“人家也没抱什么希望,算是给我让我玩玩吧。”那时,她接到了第一个剧本写作的邀请,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会觉得好像离理想更近一点,在平凡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梦想的东西。”

她说,当时自己并没有任何编剧经验,只是文笔尚可,于是就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一周写了6000字,也就半集,没想到,曾是《雍正王朝》制片人的罗浩,看完就跟她签了正式的编剧合同,也由此开始了她的编剧生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