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莲的“爱心小课堂”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Women 她群体 -

在新疆喀什疏勒县疏勒镇,76岁的潘玉莲颇受当地人尊敬,被人尊称为“潘奶奶”、“潘老师”。

1992年,“知天命”的潘玉莲从西藏回到新疆,在历经了半生的沧桑和奔波后,最终回到了故乡疏勒县。父母双亡,丈夫离世,归来后的潘玉莲一无所有,只能和唯一的儿子相依为命。

上世纪90年代的南疆,很多少数民族小孩不会说汉语。潘玉莲出生于一个多民族家庭,父亲是汉族,母亲是维吾尔族,从小精通双语,是当地受人尊敬的“翻译通”。由于家长下班晚,很多小孩放学后在街上跑来跑去、打闹玩耍。看到后,潘玉莲主动请缨接邻居家的小孩放学,路上就教他们几句简单的汉语。

和孩子们在一起,潘玉莲的一颗心也愈发天真、柔软。她下了个决心:干脆办个小课堂。小课堂其实就是家庭简易“小学棚”:狭小的房间,昏暗的灯光,一块小黑板,几张破桌椅,学生数个,老师一位。这是个爱心小课堂,不收取任何费用,孩子肯来就行。街坊邻里知道后很开心,想着孩子放学后终于有人管了。可淘气的孩子哪里愿意来呢?他们在学校待了一天,放学后只顾着疯玩。

万事开头难。刚开始,前来上课的孩子寥寥数人。但潘玉莲并没有气馁,每天仍然认真备课、讲课。她是一个“神通”的人,一开始教汉语,后来语文、数学、英语等课程,她一人全包。她是一个有语言天赋的人,读书时学过俄语、英语,在西藏的6年练就了一口流利的藏语,工作后又当过维汉双语翻译。

潘玉莲教孩子自有一套妙法。上课前,潘玉莲手里都会先拿一面五星红旗,让他们齐唱国歌;她时常为孩子们讲中国的历史,让孩子们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她要求每个孩子必须掌握汉语的同时,还要会简单的英语。

时间一长,来潘玉莲小课堂的孩子成绩得到了明显提升,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小课堂逐渐变成了大课堂。26平方米的小房间装不下,就挪到屋外的大空地上教,最多的时候坐着上百名学生。

小课堂设在家里,可家里却不止潘玉莲一人,还有儿子、儿媳、孙女。“家里两间房,中间隔一道墙。娃娃们在那个屋读唐诗,在这个屋就啥事干不了,到头来我都会背了。”潘玉莲一家住的是土坯屋,儿子潘三虎打趣地抱怨道:“娃娃们的琅琅读书声震得屋顶都直掉土渣子。”

有一次,儿媳在家里嘟囔了一句:“自己的孙女在外头上补习班一个月都要五六百块钱。咱一个月收50块钱不过分吧?”儿媳的话潘玉莲听出来了,她心里也清楚有很多家长都愿意交学费,但她都拒绝了。“都是街坊邻里、乡里乡亲的,从一开始就是免费的小课堂,况且,我做这个也花不了什么钱。”潘玉莲说“花不了什么钱”时满脸轻松,其实她在“骗人”。

潘玉莲是低保户,平常一家人就啃冷馍、嚼硬馕,每个月的低保金除了维持生活开支,剩下的钱基本上都用在了孩子身上。钱都去哪儿了呢?新铅笔、新本子、教辅资料、奖励用的小红花、课前给孩子烧的花茶水……这些都是她精心准备的小礼物。钱不够用时,她就拖着患有旧疾的老腿,步行几公里去捡破烂瓶子卖。

1998年,乌鲁木齐的一家单位想聘请潘玉莲教授俄语。当时,儿子也在乌鲁木齐打工,潘玉莲在犹豫中就答应了。可没过多久,孩子们纷纷打来电话,“潘奶奶你去哪里了?”“你家里怎么没有人?”“我们好想你啊!”……听到孩子们的声音,潘玉莲再次犹豫了,一边是时常牵挂的孩子,一边是宝贵的工作机会,该如何选择?潘玉莲最终当然选择了前者。从那以后,潘玉莲再也没离开过孩子们。在她心中,这群少数民族娃娃是她下半辈子的精神寄托。她的一颗心,全扑在孩子们身上。

26年弹指一挥间,潘玉莲像一棵开花的老树,任风雨划出一道道裂痕,任岁月留下一圈圈年轮,她和她的小课堂一直伫立在那里。从爱心小课堂走出的孩子已经超过2000名,一到节日假期,就有东南西北的人来看望潘玉莲,他们都是潘玉莲曾经教过的孩子。(资料提供/相关省区市妇联宣传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