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导航时代

剧终时候,天上还升起缤纷的焰火,已近午夜,一轮圆月当空,真是一场美好的意外。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Chat 谈资 -

一上车,就打开导航系统,从这一点,有效地抵达那一点,中间的路程化为车中屏幕上那张简洁的卫星地图,一路的风光和地名都已经不重要,这是一个目的明确的高效率时代。就连步行也可以打开手机,按图和指示索骥,轻易找到方向。

忍不住想起前导航时代发生过的那些意外。许多年前,我们从一个叫作Rust的奥地利小城赶回维也纳,夕阳西下时迷了路。在一个没有路人的小村,找到一个安静的酒吧,两位喝红了眼的大汉,交头接耳一番,替我们指了一条两边种满葡萄藤的乡间公路。那路好像被遗忘在世界的某处,两边的葡萄园无限蔓生,远远有白墙红瓦的小村落,看得见尖顶的教堂。世界安祥而静谧,路仿佛没有尽头,幸好开着开着还是看到了指向维也纳的路牌。

夕阳下的公路渐渐变宽,让我们终于觉得重返了人世,而正在那时,路上不知不觉忽然变得川流不息,许多车辆不知何时出现在我们身前身后,全向着一个方向,无一例外地开进紧临公路的一片傍山空地,充满了仪式感。也许夕阳光芒具备某种神秘力量,我们居然加入那车流,在空地上泊好车。盛装的人们下了车,看上去欢欣鼓舞,走向一条入山的小路。我们不明究竟,幸好立刻询问得到了答案,原来如此欢愉是为了歌剧节。

山风徐徐而来,隐约听得到林涛,诱人要入山去看个究竟。果然在半山树林深处就是露天剧场的入口,有售票的小木屋,但所有入场券显然已经售罄。我们正要打退堂鼓。就在此时,一群人包围了我们—那是五六个老伯老太;方才我们端详海报时,他们便已经远远打量了许久,此时一拥而上,让我们吃了一惊。为首一位老 伯更把脸凑到跟前,小心翼翼问,“说德文啊?还是说英文啊?”

听到答案,他松口气,满意点头,大声宣布道:“是说英文的!你们有票吗?没有吧!”他看看左右,得意地把两张票递过来,说,送给你们,很棒的歌剧。送给你们了。就这样吧。当作礼物吧。他一面说,一面指着票上的时间,以表确认。我们刚出口要问票价,这五六个老伯老奶奶一起摇手,很开心地说:“不必,不必,当作是礼物啦,送给你们了。很棒的歌剧哦!”

我们却之不恭,与他们一起往山中更深处走去。那是一个古剧场的遗址,在夜色初现的灯光中显示着辉煌。观众席大约可容纳四五千人。剧场周围的林子,也像嘉年华般升起红色钟形的灯笼,搭起帐篷,美酒美食如一场流动的宴席。周围人群有种贴近自然的欣然,好像都是周围村子的人互相吆喝着相邀而来的,一面说着,葡萄丰收了,让我们去看歌剧庆祝一下吧。

歌剧初始,山后缓缓驶进一艘古代航船,背景升起焰火。在剧场坐定,远远看见那几位老伯伯和老太太,身上裹着带来的毛毯,朝我们挥手。夜色渐凉,当美丽的演出到底把我们的注意力牵住直至剧终,即便穿着单衣,倒也没有觉得寒意,也许是天气没有那么冷,或者是因为喝了一点葡萄酒的缘故。剧终时候,天上还升起缤纷的焰火,已近午夜,一轮圆月当空,真是一场美好的意外。

稍后,我们才知道这里是欧洲最大的自然露天剧场之一。而我们的偶遇也许是源自好奇,但是在导航时代,人在旅途,我们常常专注地跟着卫星地图往前行进,便自然而然地与这样的美好意外失之交臂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