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往烟萝

Women of China (Abroad) - - Chat 谈资 -

“日往烟萝”所寻求的并非超然于世的解脱,而是一股新鲜的、蓬勃的生机。

念中学的时候她学国画,最喜欢画的是兰花。一大张雪白的纸上,只著疏疏落落的几笔,就是觉得,多了反而不美。老师也夸她画得好,虽然画的是娇美的花儿,那几笔却不显柔弱,反倒透出点儿旷达的意味,像古代的文人雅士。

但后来不知不觉就荒废了。要考大学,考上了大学忙着上课、参加社团、交男朋友,大学毕业了又忙工作。她是凡事认真的人,时间、精力去了别处,心里虽然还是惦着画儿,但画笔是很久都没有提起了。有一天收拾东西,在抽屉最里面翻到画笔,自己愣了好久。

彼时她被公司外派到北京,半年,临行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把画笔装进行李。带去干嘛呢?就像念大学时每逢暑假都带好多书回家,以为自己会有大把的时间看,结果每次都原封不动地又带回来。她叹了口气,关上抽屉。

到了北京,果然不得空。闺蜜约她见面,约三次,都因为她有各种临时插入的事儿而要改期。后来,终于有机会一起去了西郊的红螺寺。

那座寺庙最有名的是庭院里一雄一雌两棵紫藤,据说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与她从前在南方常见的藤缠树、树缠藤那种难分难解的纠结不同,眼前这两棵北方的老藤显出一股干脆利落的劲道,又充满动势。她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国画老师,就最爱藤萝,曾经给她看文征明的《真赏斋图》:长松亭亭、古藤缠绕,空间是宁静的,可又并非死水一潭,只因有了藤萝,便生出一股生动、有力度的气韵。还有一张唐棣的《古藤书屋图》,古藤在茅屋上盘旋,几乎看得到线条在抖动。

中国绘画与园林都主张“景色宜遮不宜露,小径宜曲不宜直”。盘旋的藤萝就像是屈曲的小径。景色是有形的,如果只画孤

立的山林树石,有可能会显得突兀,这时候藤萝似有若无,隐约闪现,就能增加出几分变化的意境。

她还记得老师讲评她的兰花时,曾经援引唐朝司空图(也有人说是李嗣真)的《二十四诗品》,说画品如诗品,其中的“旷达”特别能对上她的心怀。而在“旷达”底下,就有一句“何如尊酒,日往烟萝”。老师就指着“烟萝”说,酒没有,但意境有即可。

往日的情境忽然涌上心头。她想起老师的解释,说古人将“到山水中去”称为“日往烟萝”,所寻求的并非超然于世的解脱,而是一股新鲜的、蓬勃的生机。

正好闺蜜指着一块匾额念:“老树幽亭古藤香。”她说,你看,老树与幽亭都是静态的、彼此孤立的,但是这两棵古藤攀附延展,四处游走,左牵右连,就把原本互不相关的事物联系起来了。所以,有限的世界便生出了无限的延伸,静止的空间也增加了流动的节奏。

又笑说,自己已经来过一趟。想起元代画家曹云西的《秋林亭子》题有一诗:“云山淡含烟,万影弄秋色。幽人期不来,空亭倚萝藤。”只要能摆脱固执的内心,环顾四周、去看看身边的景物,就会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充满无边的生命活力:藤蔓层层,向上盘绕;万影乱乱,映现出一个奇特的世界。

她想着,回去城里,不如买套新笔。闺蜜说:已经买了。那天的眼前之景,让她想起自己小时候学书法,喜欢怀素的草书,老师就说“笔断而意不断”,像藤蔓。唐朝的任华说是“欲绝又不绝”,外在的线条看起来中断了,内在的意脉却仍是贯通的。

这不就是说,不管中断了多久,想要提笔的时候,仍然随时都能开始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