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转折:南海斗争这一年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文/安 刚

2016年的南海局势极不平静,政治、法理、军事斗争与战略博弈全面铺开,错综复杂。前八个月中国为应对两大“转折”——美国的南海政策由不持立场、保持“中立”而转向公开介入、高调染指;南海矛盾的主要斗争形式由中国与周边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转向国际司法斗争和中美海上战略博弈,而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然而入秋开始,局势又见证了三个“转折”。

一是中国完成了部分所控南海岛礁填礁造地的主干工程,实现了对南海海域控制力、威慑力由弱到强的转折,永久性地改变了南海地区的战略态势。

二是南海仲裁案走完了它700多天的历程,以一纸被中方视为废纸、 东盟多国事实上视为“鸡肋”的裁决,成为历史记录。它的影响会继续存在,但没有我们曾经担心的那样严重,并且看来还是可以驾驭的。

三是菲律宾领导人轮替,新政府调整对外政策重心,向中国靠拢,与美国摩擦,中菲关系实现转圜,东盟方面也显示了聚焦海上合作、与我共谋发展的意愿,大大减轻了我们在南海的压力。

现在可以明确的是,南海地区的“势”在中国一方。南海周边一些邻国蚕食中国主权权益已久,中国因实力所限而不得不“战略忍耐”的阶段走到头了,出手彻底制止这一局面。而且,随着中国加速崛起和美国相对衰落,西太平洋地区地缘政治的天平不可避免地从完全倒向美国转向至少在中美之间相对均衡化,南海周边国家一方面在经济上更加依靠中国,一方面自知无法在军事安全上完全依靠美国,最重要的是意识到替美国出头与中国激烈对抗这条路走不通,因而开始回调或者收敛。

美国南海政策的转变归根结底是对中国崛起的一种回应,服务于其牵制、规范中国崛起这一战略目标。如果这个判断立得住,在今后的南海问题运作中,只要我们内部不出大问题,只要中美关系不崩盘、中国与东盟关系稳得住,中国对南海局势的控制力就会不断增强,风险总体仍是可控的。

但必须看到,只要中美战略互疑格局不变,南海局势难有真正的平静。自2015年10月以来,美军公开、高调进行的擅闯南沙、西沙行为每隔六到八周便会上演一次。最近一次 就是10月21日美舰再次擅自进入中国西沙(永兴岛、中建岛)领海基线外12海里范围。此举释放出非同寻常的信号,美方已不能以“误入”为由自辩。精心算计好的闯入范围表明,美方、特别是军方不甘心南海局势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接触与缓和中自行降温,坚持运用自身策略,通过“航行自由宣示行动”(FONOPS)等单边手段,对中国在南海的立场和利益进行牵制。此举也显示了美国要在军事安全上拉住越南、防止其从现有与美合作程度上后退的考虑。美军在南海执意进行常态化巡航引发中美意外冲突的可能已成为公认的南海局势波动的最大风险。

现阶段美方最担心我方在黄岩岛采取填礁扩建行动,在其他已扩建岛礁部署战略战术武器,也担心我方宣布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对中国防范之弦始终紧绷。所以说,南海局势的下一步发展,取决于美国是否决意坚持目前的战略应对态势,也取决于我们是否准备采取新的大动作。

我们面临一个新的“转折”的可能性,就是特朗普当政后美国的南海政策会不会回调。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的对外行为方式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到底是“战略收缩”、“新孤立主义”,还是“实力求和平”、“军事冒险主义”,亦或不同路线因时而易、随意性很大的扭曲组合,目前远还不能作判断,他自己也未必理得清,需要密切观察。

具体到南海问题上,我们要看到两点:第一,特朗普本人对南海问题乃至更广范围的地缘战略竞争不了解、不感兴趣,他不会上来就揪着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