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区域地位凸显,中印关系下滑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文/林民旺

2016年,印度在南亚地区的优势地位进一步凸显。伴随着印度经济的较高速增长,国际社会似乎认为印度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在此过程中,南亚的地缘政治格局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印度的地位更加凸显出来,主要特点可以总结为三个方面:首先就是其南亚邻国的外交更加转向印度。无论是斯里兰卡还是今年政府更迭的尼泊尔,都明显地把对印度的外交放在了其外交的第一位。9月底,印度发起对巴基斯坦的孤立行动时,孟加拉国、斯里兰卡、不丹、阿富汗等国都相继积极响应印度。其次,巴基斯坦在南亚受到孤立的程度越来越高,与阿富汗关系恶化,与印度更加对立,跟孟加拉国也因为所谓“干涉”孟内政的原因而发生龃龉。最后,印美亲近触发了南亚地缘政治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中巴战略伙伴关系发展得更加紧密。另一个更值得关注的动向是,俄罗斯和巴基斯坦的关系显然逐步走近了。传统上,印度一直是俄罗斯在南亚次大陆上的首要伙伴。但在9月22日印度发起全球孤立巴基斯坦的行动时,俄罗斯跟巴基斯坦却开始进行首次军事演习,显示出两国的战略接近。

就中印关系而言,2016年尽管中印高层继续保持密集的接触,但中印关系仍有明显下滑。笔者在印度参会或调研中,甚至能感受到印度社会对中国产生了较为明显的反感情绪。总结起来,今年的中印关系主要有三个特点:

第一,中印高层继续保持密集接触,激活了过去的一些沟通合作机制,开启了新的对话机制。高层领导 会晤一直是中印关系平稳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中印高层会晤机制运行良好,习近平主席和莫迪总理分别在上合组织峰会、金砖峰会、G20峰会上都进行了双边会晤,李克强总理和莫迪总理也在东亚峰会上进行了会晤。5月印度总统慕克吉对中国进行了访问,印度国防部长帕里卡尔也在4月中旬对中国进行了首次访问。中俄印三方外长会如期举行,10月第四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在莫迪政府任期内得以重启。此外,今年中印之间还发展出了三个新的交流机制——中印首次海上合作对话、中印首次军控对话、中印首次反恐对话。

第二,第三方因素对中印关系的影响越来越重。印度与美国、日本的关系更趋紧密,联合“制衡”中国的意味更加强烈。美印关系的巨大突破,首先体现在两国签订了《后勤保障协定》,美印防务合作上了一个大台阶。6月莫迪对美进行了第四次访问,其间签署的《联合声明》,声称“美印双方互为亚太和印度洋地区的首要伙伴”,“美国要继续在防务合作上向印度提供便利,最终的目的是使印度能达到美国最紧密的盟友和伙伴的防务合作的程度”。其次,美印联合对华的“小动作”频繁。金砖峰会前,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首席部长”在新德里会面达赖喇嘛,邀请后者明年3月窜访达旺。随后,美国驻印大使在印度内政部官员的陪同下去达旺“观光旅游”。早在今年4月,美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就曾公开说“达旺是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些做法过去都很罕见。最后,印美日三国在南海问题上协同立场。4月中俄印三 方外长会时,印度支持中国“双边谈判解决南海争议的立场”。但是印度驻菲律宾大使却在菲媒体上表态,称印度会支持南海仲裁案的结果。2月,日本媒体首先透露出,印度原则上同意参加美国在南海的联合巡航。7月南海仲裁案结果出来后,印度外交部立即针对南海问题发表了和美国大致相同的立场声明。11月莫迪访问日本时,又重提解决海洋争议要遵守国际法、保障航行自由等。

第三,中印关系中的旧问题没有解决好,新问题又冒出来了。中印边界的“越境”事件今年仍时有发生,但管控机制很有效地抑制了事件升级。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NSG)遇挫、印巴的恐怖主义问题却成了导致中印关系下滑的新因素。早在2010年印度就想加入NSG,但是知道自己希望渺茫就放弃申请了。莫迪上台后觉得印度加入NSG的机遇来了,所以大胆地提出申请,随后巴基斯坦跟进。6月24日,NSG年会在首尔召开,印度没能如愿以偿。印度媒体普遍认为是中国把印度挡在NSG之外,印度国内发起了多次“抵制中国货”的抗议行为,主要针对的就是此事。与此同时,1月和9月,发生了两次对印度军事基地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印度认为袭击源自巴基斯坦,要对巴施加惩罚,同时认为中国在反恐问题上持“双重标准”,严重“偏袒”巴基斯坦。

对于未来一段时间南亚局势的发展,我的基本判断是,在特朗普上台后的6~9个月内,印美关系可能会被暂时“悬置”或“冻结”,不会有大的突破,但是随后可能会进一步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